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聂瑶蓝】He killed him

现代paro√三尊三角XD聂→瑶⇔蓝


He killed him——聂瑶蓝

【一】

屋子本就是素色的装修,此刻显得更为冷清了一些。

钥匙扭动了门锁,相貌姣好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起来有些疲倦,双眼之下都带了一点黑青,眼睛里布满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像是快哭了。

关上了门,屋子里只剩下了金光瑶,他连再走动一步的力气都不再拥有了,双腿一软便这么坐了下来,他的手放在了鞋架上,鞋架的第二层两双相似的拖鞋整齐地放在了一起。

他大概是在人前掩藏了太久自己的情绪,连放声大哭都做不到了,他只是小声地呜咽着,肩膀也在无助地颤抖。

像是落水的人失去了最后一块浮木。

一滴泪落在了地上,它变作了鬼。

高大俊俏的鬼魂突然出现,似乎是凝聚出了身体,但仔细去看,他的双脚仍然漂浮在空中,他看着地上的金光瑶带着一丝的迷茫。

“阿瑶?”

不知道死去多久的鬼魂忘却了前尘往事却还记得令他心动的青年,他的声音沙哑,那一声呼唤像是从破旧的乐器里发出来的噪音。

金光瑶浑身颤了一下,在这安静至极的时刻,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咽下口水的声音,然后他缓慢地抬起了脑袋,看向了鬼魂,他大概有些怕了,竟然往后退了一下,脚都抵在了门上。

“大……大哥。”金光瑶喊了一声。

【二】

白天又一次来临。

名为聂明玦的鬼魂坐在了金光瑶的床边,鬼魂没有重量,自然也不会让被子凹陷,金光瑶却是醒了,他动了动自己的眼皮,然后看向了聂明玦,他说:“早安。”

素来冷面的鬼魂挂了些许的笑容,如果是被他生前认识的挚友看到,还会以为是哪位别的鬼魂夺取了聂明玦的样貌。

聂明玦并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只是从金光瑶的描述里知道他们的过去,那似乎是一些很甜蜜的故事。

金光瑶本来是个私生子,之前他的母亲姓叫做孟瑶,在他还是孟瑶的时候,他认识了聂明玦,和另一个叫做蓝曦臣的人一起结拜做了兄弟。

他们一路扶持,还帮聂明玦要回了自己的董事位,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金光瑶也被认回了金家,本来都很好,只是聂明玦突然就死了。

在那个他回来的夜里,金光瑶看着他的眼睛,他说:“这真是太好了。”

聂明玦是喜欢金光瑶的,哪怕他已经死了,但是这种喜欢刻上了灵魂,就成了爱了。

这些日子以来,金光瑶几乎是没有离开过屋子,赖在家里,还美名其曰想要休息。

大概是在人间久了,他吸收了许多的的灵气,甚至可以短时间完全变成实体,聂明玦在想,是不是再久一点,他就能拥抱金光瑶了。

金光瑶去洗漱了,被丢在被子上的手机亮了,聂明玦条件反射地点开了手机的密码,那是他不熟悉的数字。

白色的屏幕上,是一个搜索的提问框。

[如何杀死一只鬼?]

【三】

那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好奇心放出了七宗罪。

他死去的那一刻,一同刻上骨髓的,不仅仅是爱,还带着漫天的恨意。

洗漱好的金光瑶走了回来,他对上了聂明玦的眼睛,聂明玦的身体突然又散去了,手机掉回了床上,屏幕还亮着。

金光瑶开始往后退去,他的肩膀略微的起伏,面上还是一副无畏的模样,金光瑶的这个样子聂明玦见过的,他本来以为是他的欢喜,却不想他只是怕到了极点。

他所恨之人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不怕呢?

“你有没有后悔?”聂明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

金光瑶笑了一下,声音都没有颤抖:“没有。”

他似乎也想起了很多年前,那时候他们很好,真的很好,只是他在爬上高位之后,开始动了手脚,并且被聂明玦发现了,聂明玦甚至想要让他离开。

金光瑶是从尘埃里爬出来的,怎么会愿意再从云层里落入泥里。

他的话激怒了聂明玦,他伸手便想去抓他,猛然从金光瑶的身上迸发出了一阵蓝光,挡了一下,光就散了。

“二哥。”

聂明玦知道金光瑶说的是蓝曦臣,他也知道了,门口成双成对的拖鞋不是他的,这个家也不是他的,他是金光瑶的故人,不是心上人。

“蓝曦臣也死了啊,你是为了他哭的?”这是明知故问的问题,聂明玦没指望得到答案。

一双眸成了红色,滞留的鬼魂成了怨灵,彻底丢弃了人的情感,变为了魔。

他终于冷漠地把手伸向了金光瑶的脖子。

【四】

He killed him .


评论(2)
热度(2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