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花的精灵

摸个甜甜,现代paro,“拇指”花精灵洋X花店店长晓

花的精灵——薛晓薛

【一】

闹市的街道里,开着一家花店,在人来人往之间,在喧嚣里,留下了一抹绿意还有片刻的安宁。

与以往的花店不同,这家店里并没有剪去根叶的花朵,所有的花都扎根在泥土里,盛开着傲人的美丽。

那些被装饰起来,能够插在花瓶里的花朵虽然也一样绚烂,但是绚烂之后却只有消弭,或许是晓星尘太过于相信,花落花开是一轮宛若凤凰浴火的重生。

说来也奇怪,花店的生意倒是挺好,许多人看到他的花长得不错,都会忍不住买上一盆,或是放在阳台或者放在厅里。

爱摆弄花草的人,也是静得下心来的,晓星尘本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在这日日夜夜的熏染之下,更多了一些出尘的气质。

晓星尘的床头也有一个花盆,是一个很小的白色花盆,里头放着泥土,但是却没有冒出绿色。

里面是有种子的,是很多年以前教晓星尘的师父抱山散人送给他的,那时候抱山散人说这种子如果用心灌溉,会开出最动人的花。

那年晓星尘年纪很小,他相信了,于是一种就是十五年。

也正因为这盆花,他才辞去了之前朝九晚五稳定的工作,开了一家花店。

忙碌了一天的晓星尘回到了家里,收拾洗漱结束,他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习惯性地给花盆倒了一点水。

“晚安。”他说。

他没有看到,也没有人看到,泥土下的种子动了一下。

【二】

天还没有亮,一阵浓郁的花香唤醒了晓星尘。

那是晓星尘从没有闻到过的味道,他睁开了眼睛,出乎意料的事是,眼前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小人。

他是那么小,那么粉妆玉琢。

晓星尘还当自己睡得迷糊,竟然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来:“你是我种出来的吗?”

小人走过去点了点晓星尘的眼睛:“你实在是太喜欢我了,竟然养了我那么久,看到你这么喜欢的份上,我也只好长出来了。”

晓星尘点了点头,迷迷糊糊间,他又睡去了,第二天的闹钟准时响起。

床头的花盆里长出一朵花,说不出它到底像那一朵花,大概称得上独一无二。

他正准备起身,却发现一个小人拽着他的头发,小小的一个,几乎没有重量,晓星尘伸手把他捧了起来。

或许是存在《拇指姑娘》中的花之王国,又或者这是从永无岛跑出来的精灵。

精灵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看向了晓星尘,挥动了一下自己的翅膀,他飞了起来,然后落回了花上,他踩着花瓣说着:“我叫薛洋。”

种了多年的种子,终于破土而出,这果然是最珍贵也最神奇的花朵。

【三】

薛洋是一个随性的精灵。

他陪着晓星尘已经大半年了,一直都是开心了就开心了,不开心了就不开心了,晓星尘也捉摸不透他的心情,只好哄着他。

晓星尘喜欢薛洋,当然喜欢薛洋,他喜欢他的朝气,喜欢他的美丽。

花精灵的花开了便永开不败,直到种出他的人死亡。

这几天薛洋又开始发脾气了,一个人躲在自己的花里,也不出来和晓星尘说话,只有晓星尘给他浇水的时候,他才看两眼晓星尘。

捉摸不透愿意,晓星尘只能用手指亲亲戳着花瓣,问着:“阿洋你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明天你跟着我去花店好不好?”

从花瓣里露出一个脑袋的薛洋,眨了下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飞起来,往晓星尘最近带回家养着的一盆兰花飞了过去。

兰花娇嫩,不易开花。

薛洋却是个没心肝的,他小小的手放在了兰花的花蕾上,用力地飞舞着自己的翅膀,往后拔去,全身都在用力。

兰花被硬生生扯掉了一个花苞。

“你这是干什么?”晓星尘有些生气了,他捧着花苞看着薛洋,没有笑容。

薛洋却是更生气些,他飞到了晓星尘的面前,抱住了他的鼻子,狠狠地咬了上去。

“你是我的,不许养别的花。”霸道的语句,却是软糯的声音。

生气的原因有了答案,晓星尘的怒气像是被泼了一盆水。

【四】

闹区里的花店关门了,听说是转让了主人。

听熟悉之前店长的人说,因为他已经养了最好,他也最喜欢的一朵花。

评论(6)
热度(12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