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及时行乐

后来两个人重归旧好的前提吧XD本来我以为我会开小破车,后来发现,我连车轮都没了……
及时行乐——薛晓
池塘边有一座小木屋,看起来是新修葺的,呼吸的空气里都带着木头的香味,小木屋的主人是两个人看起来格外优秀的男子,若是被寻常姑娘看了去,怕是一颗心都落在上头了。
一身玄衣的青年看上去年纪要稍微小一些,生了一双虎牙,笑起来更稚气了几分,往日他去附近城里采买,都能用这张脸得来几分优惠,看着就是个闲不住的人。
此时,他却静静地坐在池塘边,手里头握着一根竹竿,或者说是极为简易的鱼竿,线的那头也不知道绑什么,他坐在这里好半天,太阳都到了正午了,也没能钓上来一条,他倒是也不恼,另一只手握着斗笠,给自己缓缓地扇着风,好不惬意。
“阿洋,我去买菜的。”晓星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时过境迁,那双宛若藏了星辰的眼睛终于完好如初,漂亮得倒映着这个世界,他的头发只是随意地拢起,却依旧有着一副谪仙气,若不是他手里头挎着一个竹篮,指不定被误以为是九天上下凡的神仙。
本来只是一句近来重复了许多次的话,这次却是触动了薛洋的神经,他猛得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手里的破鱼竿往地上一丢,斗笠也放在了板凳上,他直接就抢过了晓星尘手里头的竹篮,理直气壮地说着:“买什么菜啊,今天晚上吃鱼,我一定可以钓上来的。”
“便这么有信心?”晓星尘听了话笑了一下,然后他走了过去,直接拿起了鱼竿,鱼线的那头竟然连个钩子也没有,“你是想效仿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这话说的。”薛洋没有反驳,他只是突然伸手拥住了晓星尘,“你于我而言,不也算愿者上钩吗?”
晓星尘似是想起了过往种种,他点了下头:“不过,若是等你从这池塘里钓上鱼来,我们怕是都要饿死了,又不是辟谷,又不是闭关,怎么也不应该折磨自己的肚子。”
“这么些年来,说教倒是越来越多了,也不怕我听了烦了。”薛洋回了一句嘴,不过脸上倒是没有不耐烦的神情,“你不过是仗着比我多读了几年书,而我又说不过你。”
“当真不让我去买菜了?家里头可没剩什么了,就几个鸡蛋和一些面了。”晓星尘也不去和薛洋抢竹篮了,薛洋语气理所当然道,“也够了吧。”
他本来就没指望自己能钓上鱼,不过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正好晓星尘出来,他又有了逗弄的心思。
“道长,我饿了。”薛洋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饿了?那我只好先去给你下一碗面了。”晓星尘听了话转身就想往厨房里头走,还没走进门,就被薛洋握住了手腕,下一刻,他就被按在了木质的墙壁上,薛洋的唇覆了上来。
本性暴露,薛洋凑在了晓星尘的耳边说了句:“我饿了,我想吃我唯一愿者上钩的鱼了。”在一起这么久,当然知道薛洋言下之意的晓星尘,自然是红了耳尖。
“饭还没吃呢?”
“人生苦短,当然要及时行乐。”
月亮代替了太阳的位置,星星躲在了云后头,被褥还有些凌乱,夜晚的天气已经凉了,桌子上的两个碗里冒着热气,一人一碗鸡蛋面便算是夜宵了。

评论(9)
热度(5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