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夏日晌午

一个愉快的摸鱼w现代paro
夏日晌午——薛晓薛
汽车行驶过一条小路,地面算不上平滑,偶尔地颠簸几下,带来的行李被放在了后座上,乒乒乓乓地晃个不停,大概是该准备了水果,空气里有一丝香甜的味道。

坐在副驾驶的薛洋带着眼罩,之前一个晚上车程都是他开的,现在轮到晓星尘继续了,在到达收养晓星尘的师傅抱山的家之前,他还可以眯上一会。

晓星尘自然也不会因为薛洋在睡觉就分心,他的手牢牢地抓着方向盘,看着越发熟悉的环境,他略微地弯了一下嘴角,扑面而来的回忆,让他的心情也愉快起来。

约莫又过了半个小时,汽车停在了一幢小楼的门口熄了火,薛洋被这轻微的动静给弄醒了,他把眼罩随意地一拉,丢在了手挡的旁边。

“到了?”薛洋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本来穿得好好的衬衫,上头的纽扣已经解开了两粒,晓星尘点了一下头,递了一瓶矿泉水给了薛洋,手没有收回来,顺势把薛洋的纽扣给重新系好。

薛洋打了一个哈欠:“也不知道你家怎么会在这么远的地方,早知道就坐火车了,开车也太累了吧。”

“还不是你今年暑假刚拿到了驾照,所以兴致勃勃地说,开车来就好了,现在知道累了。”晓星尘回来一句,他开了车门下车又打开后座,从里头拿出了一堆东西,薛洋从副驾驶转过身看后头,随意地从身侧的一袋子的苹果拿出了一个往身上蹭了蹭,就啃了起来,晓星尘看了一眼,就准备拿过来,“也不怕吃坏了肚子。”

薛洋一个闪身,躲过了晓星尘的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呗。”

在车上又闹腾了好一会,薛洋和晓星尘这才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打开大门走进了院子。

院子透着宁静的感觉,一角随意地种着一些蔬菜,最大的一棵树,枝叶繁密,挡住了大片的阳关,大片的树荫光看着就带着一丝清凉。

抱山拿着一个花洒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正好对上了他们的视线,抱山看起来已经有些年纪了,不过依旧从骨子里透着一股气质。

他没有介意站在晓星尘身侧的薛洋,只是带着浅笑地问了一句:“你们回来了?”

你们。

从最开始抱山就给了他所能给的全部包容,既然晓星尘愿意带薛洋回来,那么薛洋就不是做客,而是回家。

“是,我们回来了,师父。”晓星尘带着薛洋走到了抱山的面前,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堆在了门口,接过了抱山手里的花洒。

薛洋面对着抱山竟然觉得有一些手足无措,抱山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东西就像星尘一样,放地上就好,行李放到二层左手边的第二间屋子就好了,那是星尘的屋子。”

平时和晓星尘闹腾也没有脸红的薛洋,此刻倒是平白无故地觉着脸发烫了,他点了点头,有些慌张地走进了屋子,连休息都没有就跑到了晓星尘的屋子里。

大概是已经被抱山打扫过了,屋子里很干净,物品摆放得也很干净,一看就是晓星尘的风格,薛洋没多洁癖,他随意地把东西一丢,到了晓星尘的屋子,他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床头柜上的镜框里放在一张照片,照片有着小小的一个晓星尘,看起来软萌,故作出来的成熟,又显得可爱。

躺在床上刷了一会手机,晓星尘便也回了房间,袖口卷起,他坐在了床上,薛洋放下手机就环住了晓星尘的腰肢。

“你们家很好。”

“你喜欢我们家,我很高兴。”

一顿晚饭就是简单的家常菜,大概是之前晓星尘和抱山通电话的时候已经说了,特意做了比较符合薛洋口味的食物。

薛洋也难得收敛了自己的性子,竟是装出了一副乖乖的模样,饭桌上随意地闲聊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夜色已深,连夜地赶路,的确带着几分疲惫,梳洗一番就已经困了,躺在算有些挤的床上,竟然也没有别的心思。

一床被子,两个枕头,睡得安稳。

良好的生物钟,让晓星尘在早晨六点准时睁开了眼睛,薛洋大概是真的累惨了,一点也没有醒来的痕迹。

他昨夜和抱山说好今日要去市场采买,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给薛洋重新盖了下被子,他下了楼,切好的西瓜被冰在了冰箱里。

这一去再回来就到了中午。

刚进院子就看到了睡在躺椅上的薛洋,树荫遮挡了大部分的热,偶尔还有些许的风吹过,他的手边放着西瓜,只剩下皮了,手机的屏幕那面被扣在了旁边的小桌子上。

抱山笑着点了一下头,便进了屋子,晓星尘缓缓地走了过去,站在了薛洋的旁边,那是一点也看不出在学校里风扬跋扈样子的薛洋。

晓星尘弯下了腰,亲吻了薛洋的额头,薛洋迷迷糊糊地醒了,他拉住了晓星尘的手,十指相扣。

那是百无聊赖的暑假,好像有着冰激凌的味道,又伴随着蝉鸣吱吱咋咋地响个不停,和心爱的人在树荫底下,偷偷的亲吻。

这真是最美好不过了。

评论(15)
热度(136)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