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酒不醉人人自醉

义城时候醉酒paroXD

酒不醉人人自醉——薛晓
嘴巴里泛出了些许的苦味,大概是大量地灌酒,以至于反胃吐出了太多的胆酸,喉咙干极了,仿佛要烧起来。
猛烈地灌下一整杯的水,薛洋咳嗽起来,本来已经醉倒在桌子上的晓星尘却是醒了,他撑起了身子,声音还带着一些朦胧得醉意,他唤了一声:“小兄弟?”
理智的弦崩断了一根,薛洋已经凑过去了,一双手覆上了晓星尘的脸颊,明明比晓星尘还要矮一些,此刻因为两个人都坐着,倒是分不出高低了。
大概是有些冷了,薛洋的手没有多少温度,晓星尘条件反射性地摸了他的手,他的头略微地偏了一下:“怎么了?不舒服了吗?”
好看白净的脸上染着红晕,不是因为害羞而是酒劲上头。
“我喜欢你。”薛洋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酒后吐真言,还是他只是想要逗弄一下喝醉了的晓星尘,“道长,你喜欢我吗?有多喜欢呢?”
丢下了所有的礼义廉耻,晓星尘咽了一下口水:“喜欢的。”
薛洋固执地问着:“多喜欢?比喜欢宋子琛还喜欢?”
脑袋里的思想已经变成了一滩浆糊,晓星尘根本无法思考自己的小兄弟怎么会认识宋岚,也没有办法去找什么借口,他顿了一会,终于点下头。
在街道上摸爬滚打起来的薛洋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了脑门,他不顾三七二十地就把晓星尘给抱进了怀里,冰凉的手指探进了晓星尘的衣服里。
“你喜欢我,所以你也愿意把自己给我对吧?”薛洋问了一声,晓星尘不明白薛洋的意思,只是去抓住了薛洋的手腕,“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互相喜欢的人,在月色里,永远在一起了。”
不等晓星尘回答,他的吻就已经落在了晓星尘的脖子上,随即吻变成了细密地轻咬,他掌握着他起伏的动脉。
薛洋把桌子上的空酒坛随意地扫到了地上,晓星尘被他压在了冷冰冰的桌子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大半的身子露在了外头。
若有若无的暧昧充斥在空气里。
“要成亲的。”晓星尘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幕天席地算一拜天地,你我皆为孤儿不必二拜高堂。”压在晓星尘身上薛洋回着话,然后又停了,他笑着露出了虎牙,亲昵地蹭过了晓星尘的脸颊,“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是夫妻对拜了。”
“礼成了,道长。”薛洋花言巧语地哄骗着晓星尘,隔着白布,他亲吻他的眼睛,那里曾经有着世间最美的星尘。
理智终于被晓星尘丢到了脑后,他撑起了身子,摸索着回抱住了薛洋,他笨拙得热情得,亲吻了薛洋,那是清醒的晓星尘不可能表现出来的情爱。
一点一滴,都昭示着,他喜欢他的小兄弟,无关来历无关姓名,只是这个人。
手指开拓着干涩的甬道,最后的进入温柔极了,却还是让晓星尘有些不适,亲吻里淹没着所有的痛苦的音调,一声声仿佛都在说着喜欢。
两具身体纠缠着,从冰冷到了火热,他们的四肢交缠,就像是密不可分的一个个体。
“道长,我喜欢你。”那是醒着的薛洋不可能说,也不敢说出口的话,“没有说谎。”
“嗯,我知道了。”被欺负得肌肤都泛红的晓星尘,搂着薛洋的脖子,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随即咬了薛洋的耳垂,“不许骗我。”
“不骗了。”
共赴一场巫山云雨。
那当真是极其猛烈的几坛酒,醉了两个人,得了一场美梦。

评论(16)
热度(8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