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雷声

一个甜甜的摸鱼XD
雷声——晓薛
路上行人匆匆,一身白衣的俊俏青年走在路中间格外显眼,他背着一把剑,手里有一柄拂尘,瞧着就是遗世而独立的样子,若说是九天上的神谛怕是也有人信。
突然一个被人追赶的小孩子撞进了他的怀里,后面来势汹汹的人,指着孩子说他砸坏了他们的东西没钱赔还要逃,孩子约摸才五六岁,怯生生地抓着他的衣服。
当下,晓星尘的心就软了下来,听那人的报价,把随身的一件配饰给了出去,正准备转头去安慰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一溜烟跑了一个没影。
夜色渐深,晓星尘本就不习惯去住什么客栈,城外有一间废弃的小屋子,他准备去哪里借宿一晚,当初在义城这么多年,自然也就没什么洁癖。
推开吱呀一声的门,屋里头的地上已经盘坐着一个孩子了,他抛着一个钱袋子,嘴里还念念有词:“看上去这么有钱的一个少爷,怎么这么穷。”
孩子说着,又把袋子收回了自己的衣服里,正准备躺下,却听到晓星尘开口道:“那好像是我的袋子。”
这一说话不要紧,把孩子可吓到了,他看着晓星尘身子开始颤抖,还装着一副无所谓地样子:“不就偷你一个钱袋子,你用得着跟着我到这个破地方嘛?”
“我不是跟你来得。”晓星尘答了一句,他走了过去,从孩子的衣服里拿回了自己的钱袋,孩子有些不甘心,还准备抢,“这是我的袋子,偷别人东西可不好。”
“你想怎么样?送我去见官府?”孩子挣扎着离开了晓星尘,退回了在暗处叫嚣着,晓星尘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一个轮廓,刚刚时间太短,他也没怎么看清孩子的长相。
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天空,没有窗户的小屋徒然一亮,紧盯着孩子看得晓星尘,终于看清了孩子的模样,那是一张缩小了,却依旧不可能忘记的脸。
“你叫什么?”他的问话淹没了雷声里。
那声雷极响,刺痛了人的鼓膜,心生颤意,孩子不住地抖着身子,却站得笔直,下一刻,一双手覆在了他的耳朵上,那是略带凉意的手,温度却灼人的可怕。
“我会管教你,我会带着你,从今往后,你跟着我。”那个人说得很认真,被捂着耳朵的人听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猛然他觉得头疼起来,扑进了晓星尘的怀里。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晓星尘抱着孩子,捂着他的耳朵,还好日上三竿的时候,天放晴了。
孩子磨蹭地从晓星尘的怀里起来,他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看到了晓星尘向他伸出了手:“跟我走吧。”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孩子笑了,露出了虎牙。
“好的,晓星尘道长。”他说,亲昵地靠在了晓星尘的身上。
他们拉着手,缓缓地走出了小屋子,地上有浅浅的水坑,孩子贪玩地踩了几脚,然后他仰起头,看着晓星尘,晓星尘也看着他,那张小脸在阳光下明媚得很。
他说。
“对了,道长。我叫薛洋。”

评论(2)
热度(105)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