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薛】尘埃

摸个鱼w盲狙上海卷w

 

尘埃——薛晓薛

天已经亮了,夏日的光透过破烂了窗落在了屋子里,尘埃飘散在空气中,宛若飞舞。

躺在棺材里的薛洋已经醒了,昨夜他做梦了,似乎不是个好梦,只是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晓星尘大概是已经在准备早饭了吧,香味已经跑了进来,惹得薛洋的肚子叫了几声,随意地拍了拍衣服,他就起身了。

刚走到院子,就看到阿箐已经坐在位子上了,薛洋有点想逗弄她,随意地摘了一根草丢在了她的脖子上。

“有虫子在你脖子上。”他带着玩笑的语气说着,看着那个一直叫他坏东西的人,害怕地跳脚,拼命地拍着脖子。在听到笑声的时候,她才反应了过来,骂骂咧咧了两句就去找了晓星尘告状了。

“坏东西,你这样是不会有人喜欢你的。”阿箐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薛洋反正也听多了这样的话,耸了耸肩膀答道,“放心,我们彼此彼此。”

阿箐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的,她不服输地说着:“谁说的,道长可喜欢我了。”

为了附和阿箐,晓星尘挂着浅浅地笑,说着:“我很喜欢你们,喜欢阿箐,也喜欢小兄弟。”

这倒是令人满意的答案,两边都不得罪。

嘈杂的脚步声响起,背后徒然一冷,仿佛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薛洋想要说什么,开了口,却没有声音。

浓郁的黑雾呛住了他。

回神的时候,夏天的闷热已经全然褪去了,暗黑的云遮住了整片天空。

很久之前,好像在那个像是宫殿的金家,那个狐狸一般七窍玲珑的人,拿着蓝家礼品和他说,就算是他们这样的人也是被需要的。

他有阴虎符所以金家需要他,后来为了名声可以舍弃他,他隐瞒一切留在了义城所以晓星尘需要他,后来因为真相失去了他。

时隔多年,薛洋阖着眼睛,指责一般地跨过时空回答了那人的话。

他说:“骗人。”

并不能完全映出模样的铜镜里,照出的是个宛若谪仙的人,他收起三分邪气,只留了满目的普爱世人。

他要上路了,去找唯一可以帮忙的人,他握着手心里的锁灵囊,弯了嘴角的弧度。

那是恰如其分的弧度,不会太过,也不会太收敛,那是他曾看过无数次,而刻在了心上的弧度。

一笔一划,鲜血淋漓。

苟延残喘的时间到了终结。

飞快的剑划破空气的声音,刺耳到快要震破他的鼓膜,徒然身上一疼,却又听到了格外熟悉的对话,像是印在了脑子里,在最后回放。

“道长叫晓星尘吗?是哪个尘?”

“尘埃的尘。”

尘实在不是什么好名字,薛洋想着,尘落在了地上,就谁也瞧不见了,所以他也瞧不见了。

那个人取错了名字,或是说他也没取错,只是他成了他名字里的星,而假借了他名字的他,应了他名字里的尘。

世人爱星,又怎么会在乎尘。

少了个左臂的尸体就这么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血染红了他的半边脸,混着泥土脏极了,恍惚里,仿佛和当初那个蒙着白布,笑得温柔的人死去的模样极其相似。

怕是他已然把他学到了骨子里。

可是他依旧不是他。

他在尘埃里生,亦在尘埃里死去。

却是只想在梦里偷得浮生半晌。

评论(2)
热度(5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