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生如夏花

点文的醉酒XD现代paro

 

生如夏花——薛晓

【一】

没有痛快至极地撕书,也没有拥抱在一起哭泣,考试结束在平静里,如同往日一样,铃声响起走出校门,或是三五好友同行,到某个岔路分开。

直到几天之后,已经浑浑噩噩几天的薛洋,终于清楚地认识到了他已经毕业了的事实。闲来无事地跑到了书房里头,找到了在工作的金光瑶,似乎是想要感慨地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已经变了。

“喂,阿瑶,我毕业了。”他慵懒地靠在门框上,双手环着,站得也歪歪扭扭,随意地揉了一下自己杂乱的头发。

听到声音的金光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抬头看向了自家的表弟薛洋,他略微地歪了歪头,然后又被屏幕上的信息吸引去了目光,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这件事我五天前就已经知道了。”

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回答,薛洋觉着无趣,他摇晃着走到了金光瑶的书桌前:“连句恭喜都没有,未免太薄情了些。”

“前几天的大餐也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里。”金光瑶这次眼皮都没抬一下,“没事就回房间去,你是闲得很,我可是有事做的。”

如此直白的闭门羹吃得连薛洋这样的人都被噎了一口,扯了扯嘴角,他拿出手机打着字,嘴上说着:“那我可约人出去玩了。”

金光瑶嗯了一声,伴随着他敲打键盘的声音。

【二】

邀请的信息在了群里,除去了零散得自己有事的人,大多是肯定的答复,看到熟悉的头像,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

点进了私聊,几乎不过脑地打出了询问的话语,却在字里行间透着熟稔的味道。

“你今晚没有课?”

“正好没有。”

薛洋略微地点了一下头,对于晓星尘的答案,他当然是不会去怀疑,毕竟这么些年来,他清楚地知道作为好学生的晓星尘是不会旷课的。

又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好一会,看着时间好像差不多,这才从私聊退了出去,看了一眼群里的信息,发现正式进入高三的阿箐在骂骂咧咧地说薛洋在欺负人。

薛洋才没有理她的想法,直接就关了屏幕,换了一身休闲的衣衫走了出去,当然是会忘记在出门前问金光瑶讨要今天出去玩的费用。

他到了的时候,魏无羡已经开好包厢,今年刚毕业的魏无羡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开了自己的工作室。

也不知道是谁在唱甜腻的情歌,站在门口的薛洋皱了一下眉头,推开门就瞧见拿着话筒不放手的魏无羡。

“哟,我们的主人公来了呀。”魏无羡喊了一声,伴随着伴奏的声音,“来来来,让给你唱了。”

这包还没放下,话筒就到手里,那是首耳熟能详的歌,也不知道刚刚魏无羡怎么唱的,他竟是一句歌词也没听出来,只觉得腻极了。

看了一眼此刻坐在了蓝忘机身边的魏无羡,薛洋觉得他大概吃了一口狗粮。

他握着话筒转了几下,下一刻,他就瞧见了角落里的晓星尘,宛若情话的歌词从薛洋的嘴里流了出来,而他的眸里只藏了漂亮的星尘。

【三】

一曲终了,他们终于放过了薛洋,包被随意地丢在了沙发上,他顺势就坐在了晓星尘的身边。

“估分觉得怎么样?”晓星尘果然还是对学习格外上心,薛洋接过了魏无羡递过来的饮料喝了一口,笑嘻嘻地答了一句,“我感觉不错啊,应该可以和你上一个学校吧。”

“我们是不是有几个月没有见面了?”似乎只是闲来无事突然想起,“我看你好像又瘦了些,你们学校的伙食这么差的吗?”

“瘦了些?我倒是觉得我还吃了不少。”

手已然是覆在了晓星尘的手上,薛洋顿了好一会,凑近了晓星尘的脖子,他轻声地说着:“之前那个问题,你有答案了吗?”

晓星尘垂了一下眼睑,然后他笑了,那是只有薛洋看得到的弧度:“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我只喜欢听我喜欢的答案。”

“我什么时候给过你,你不喜欢的答案。”

浅浅的酒气在他们的呼吸之间,本该是被人八卦的场景,恰巧此刻江澄选了一首格外热烈的歌,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晓星尘问了一声:“你喝酒了?”

“不知道,刚刚魏无羡给的,大概是果酒吧。”薛洋这时候竟然就觉得有些上头了。

这才坐下没多久,薛洋就带着晓星尘走了出去,魏无羡靠在了蓝忘机的肩膀上,他拿起了空酒瓶,晃了几下。

可惜看不到好戏了。

【四】

哗哗的水声,打湿了梳洗台。

薛洋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晓星尘抚摸着他的背,带着几分担心。

“一定是魏无羡故意的。”他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又咳嗽了几声,果味散去,只剩下了酒精灼热了喉头。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竟然还敢拿他递给你的饮料。”晓星尘拿着刚买的矿泉水给薛洋喝了好几口,“之前吃‘芥末’奥利奥的事情,都忘了。”

薛洋突然就笑了,他一个顺手就把晓星尘抵在了洗手台上,那双好看的眼睛熠熠生辉。

“星尘。”他叫了他的名字。

一双手就已经环住了晓星尘的脖子,断断续续的歌声传进了厕所,晓星尘有些担心有人突然进来,手搭在了薛洋的肩膀上,过了好久还是没舍得推开。

他凑得越发近了,失神间晓星尘突然想起了以前学校里传闻薛洋是多么吊儿郎当的浪荡样子。

直到薛洋和他只剩下了毫厘,晓星尘没有动,这是他的默许,就在刚刚他已经答应了他的询问,毕业之前的问题在高考之后得到了解答。

温热的吻没有落在他的唇上,而是印在了他的脸颊,如此青涩,就像是虔诚的信徒,在亲吻他的神明。

“我喜欢你。”告白的话语钻进了晓星尘的耳朵了,就像之前一样,只是少了那句反问。

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我也喜欢你。”他贴着他的脸颊,那是暖暖的温度,“很喜欢你。”

那些所谓的现实、伦理,都被丢到了脑后头,无关理智,只剩下了喜欢二字,简单纯粹。

这是最好的年纪了,可以尽情地肆意妄为。

无所畏惧,生如夏花。

 

薛洋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一生都不够,他要晓星尘的生生世世。

评论(9)
热度(9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