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曲终

一个摸鱼w带一点恶友友情向w

曲终——薛晓

脚底下的阵法散发着淡淡的光晕,青年跌了一个踉跄,几乎就站不住了,缺了左臂的身体流着血,浸湿了他的衣服,他靠着墙大口地喘着粗气。

似乎是有些不甘心,他的右手捂着自己胸口的伤,蹒跚地往前走了几步,终究是双腿一软,就这么倒了下来。

仅剩的右手死死扣着地面,他的身体缓慢地前进,指尖已经泛白了,细碎的小石子划破了他的掌心。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他似乎听到有人说话了。

抬眼的那一刻,他瞧见了眼前的万丈光芒,那是揉碎了所有的星辰,编制出来的白昼,一片光里他看到了一个人。

“晓星尘......”他喊了一声,沙哑得就仿佛他被灌下了腻到极致的糖水,糖黏着在了他的喉咙上,连呼吸都算不上畅快。

那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薛洋的眼睛有些模糊了,耳朵却还在运作,那个人的声音很轻,他回了一句:“嗯。”

似乎是得了鼓舞,平白地生了一些力气,挣扎得又撑起了点身子,头发已经散了,就这么垂在他的身上。

薛洋翕动了一下惨白的嘴唇,没有歉意也没有后悔,只是宛若撒娇一般地叹息着开口道:“糖没有了。”

又是将近无情的一声:“嗯。”

他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神智已经模糊了,一团浆糊充斥在了他的体内,眼睛却似乎清明了起来,他分明瞧见了,那个一直挂着笑会给他的人,用那双比星辰还要好看的眼睛注视着他。

“道长......”

声音渐渐轻了,直到湮没于天地间。

他似乎听到了,又好像没有,有人在他的耳边,如此亲昵得就像是往日买菜时的寻常口吻说着:“我原谅你了。”

一双温柔的手合上了薛洋的眼睛,那是在光里夺目的金星雪浪,他站在薛洋的身侧,略微地皱了一下眉头,徒然生了些许的伤感。

也不顾身上昂贵的衣衫会被弄脏,金光瑶俯下身来,半拖半拽地把薛洋背在了自己的身上,薛洋的脑袋无力地垂下来,安静得像是睡去的稚儿。

“那本来是只能传送死人的阵法。”金光瑶开口了,他的声音如此平静,“你便这么想要活下去吗?”

他问了话,却已经得不到回答了。

“是了,我们只是想活下去罢了。”

金光瑶突然笑了,就像是多年之前,薛洋还在金家做客卿的时候,他们一起为非作歹,意气风华的样子。

他成熟得教训着无所畏惧的薛洋:“当初就和你说别去招惹他们了,谁叫你不听话的。”

“活该。”

那是无名的坟,没有碑,土掩盖了这个洞,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块干净的地里,躺着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尘归尘,土归土。

一无所获的金光瑶站在那里,对没搜出阴虎符这件事竟然没觉得有多可惜,他拿出了一袋子糖果放在了地上。

精致的袋子昭示着这糖果的价格不菲,似乎也能预想到糖果的美味,只是那个嗜糖的少年远去在了风里。

“晚安,成美。”

一曲到了终了,人也该散场。

 

评论(7)
热度(103)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