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光明正大

九十年代背景的上海XD

光明正大——薛晓薛

【一】

九十年代中期的申城已然开始有了未来的雏形,还未发展起来的浦东也竖立起了东方明珠,与之相对的浦西延续了之前大上海的热闹,店铺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这是年轻的城市,有着无限的前途,地铁已经在地下穿行,公交顶着两根“辫子”在路上奔驰。

庞大的外来人才还没有涌入这座城市,比起多年后的拥挤,倒是有几分春节过年时的冷清。

弄堂里原拆原还的老式公房,不过只有七楼的高度,看上去也就十多岁的少年穿着一身谈不上多好看的校服爬上了楼梯。

家门口却是已经站了人了,一身白色衬衫的孟瑶双手环胸地看着薛洋,嘴上挂着笑,薛洋却觉着渗人。

书包随意地拿在了手上,薛洋抬头挺胸丝毫不胆怯地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哥。”孟瑶自然是习惯了薛洋的口气,父母的过早离世,让这个随父姓的弟弟从小就是让他头疼的对象,想起了之前被他老师叫去谈话的场景,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呀。”

钥匙扭动了锁,大概是用的时间已经长了,有些许的难开,推开门薛洋就往房间里的沙发跑了过去,一下子瘫了上去,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他们的家不大,也就二十多平,住下两个人倒也是绰绰有余了,他们的祖辈从夔州那里来到这,然后结婚生子,落地生根,自然也换了户籍。

孟瑶把衣服挂在了衣架上,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抛出了一句:“听你老师说你没交作业?下午的课还翘了?”

“反正成绩没下来就好了。”薛洋摊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今天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

“你又骗人家了?”

“什么叫骗人家啊,我是好心地带他逛街啊,不过就是他被宰了我没告诉他呗,城隍庙那块地方,一向贵得很。”薛洋瘪了瘪嘴,“我留了电话号码,他还说下次报答我呢。”

【二】

报答的日子终于就在薛洋的念叨里到来了,他遇见晓星尘是一月初的事,他再次见到晓星尘已经是二月末了。

约见的地方是人民公园,买上一小袋的饲料,鸽子就会飞过来,凑在脚边,薛洋是不在意这些事情,只是看着傻愣愣的晓星尘觉得有趣。

“你之前回老家了?”薛洋歪着脑袋对着晓星尘笑脸盈盈,那张略显稚气的脸,好看极了,“怪不得我去找你都找不到。”

缘分当真奇妙,他们凑巧碰上,薛洋也是难得起了兴致,晓星尘倒是个没心眼的,觉着薛洋是当真热心,一来二去,一个下午倒是已经好友相称。

“是了,之前就是去买一些特产带回去的。”晓星尘拿着一杯水转了几下,“你帮忙挑选的我妹妹和师傅都很喜欢。”

这不是实话,抱山和阿箐对这些小东西提不起什么兴趣,真正喜欢那些的,不过是晓星尘罢了。

“那是自然,我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好。”薛洋挑了一下眉,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青春干净,似乎还能闻到他身上洗衣粉的味道,晓星尘只觉得耳尖有些发烫。

“晓星尘,你要不要去南京路逛逛?”薛洋瞧着晓星尘好一会不说话,便开口询问,一双眼睛眨了眨。

晓星尘只觉得自己的有些失态了,他抿了抿唇,点下了头,似乎是还不了解市中心的路线,他开口问道:“那我们乘什么车子去?”

“乘什么车子呀?”薛洋握住了晓星尘的手腕,那时候略带热度的掌心,“我们走过去就好啦。”

这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在晓星尘措手不及的时候,连他还有拒绝的选项都忘记了,耳边似乎是喧嚣的,却只留下了薛洋的声音。

【三】

已经不算少年的身躯撞入了晓星尘的怀里,衣服上还是好闻的味道,他抬头看向了晓星尘。

“留在上海?”薛洋从晓星尘的手里拿过他的毕业证书,看了好一会,“留在上海。”前者的疑问后者已经成了肯定的口吻。

“我的确是想留在这里。”晓星尘也不管薛洋的胡闹,他顿了好一会,“上海未来的发展前景很大,我毕业实习的公司也很好,虽然城市节奏很快,不过我已经适应了。”

薛洋眯了一下眼睛,听起来的确是晓星尘会说的分析,不过薛洋才不管这些,他的手覆上了晓星尘的脸颊:“说实话。”

这一下晓星尘倒是不再扯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他那双宛若星辰的眼睛倒映着薛洋的模样,他说:“因为你。”

薛洋这才满意了。

磕磕绊绊走来,最初的摸索放弃却也抵不过纠缠杂乱的红绳,或许是年轻的冲劲热血,认下了相爱的命。

明年便是千禧年了,一切似乎都有了好的盼头,那是已经搬空了的宿舍,床上只剩下了木板,薛洋亲吻上了晓星尘的脸颊。

实习之后晓星尘就找好了租借的房子,比起市中心的薛洋家,晓星尘自然是租借在比较远的地方了。

毕业之后,从小收养晓星尘的师父抱山自然也知道了晓星尘的心思,便帮晓星尘物色了一套房子付了首付,剩下的自然就要晓星尘自个还了。

“我还以为师傅会不喜欢我了。”那是和薛洋第一次坐在写着他名下的房子的地板上说的话,薛洋枕在晓星尘的膝盖上,“我都喜欢你了,你师傅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自卖自夸。”晓星尘忍不住说了一句,薛洋倒是也不恼,他向晓星尘扑了过去,把他压在了地上,“说实话也叫自卖自夸啊。”

【四】

二十年的时间转眼即逝,人潮在这片土地上拥挤,人来人往之间冷漠却是尊重的别名。

大型卖场开始代替了菜市场的作用,开始贩卖新鲜的瓜果蔬菜,人们推着购物车在货架里穿行。

已过不惑之年的青年似乎还带着若有似无的少年气,保养良好的面容身材倒是和小年轻也不逞多让。

晓星尘推着购物车,薛洋负责比对价格的采买,自然也有了浑水摸鱼的私心,糖果在了角落累了起来。

“多大的人,之前都去补牙了,也不知道收敛些。”晓星尘虽然有些不满意,却还是没有把糖果放回去。

“你都说我去补牙了,现在补好了,当然可以继续吃啊。”薛洋理所当然地说着,“东西差不多买好了,洗衣粉也买好了,我们差不多可以去付账了。”

“哥哥明天要过来?”晓星尘跟着薛洋推着车子,他开口问了一句,话里的哥哥自然是孟瑶了。

薛洋有些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阿瑶啊,是啊,他明天过来,还说是每月一次的家庭聚会,分明是闲得没事做。”

“哥哥很忙的。”晓星尘回了一句,薛洋却也没听进去,反正薛洋看到孟瑶来,实则是高兴的。

大包小包的东西被带回了家里,放在门口,钥匙扭开了门锁,隔壁的邻居正巧出来,正好看到了他们,点了下头也没说什么。

屋里头是这些年来,他们渐渐布置下来的温馨,这就是他们的家了。

快速发展的城市带着他自有的冷漠,门一关上便没有人会在意别人,哪怕是口头上的八卦调侃也将随时间消去。

他们住在一起,或是兄弟,或者合租的同伴,又或者只是两个讨不到媳妇的老男人相互扶持。

区别也大不到哪里去,他们过着他们的日子,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了,多余的事也没人会关心。

开明的风已经在吹了,它在缓慢地吹过这片上下五千年的土地。

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等,等着牵着彼此的手,路上的亲吻,手术的签名都是光明正大。

 

评论(6)
热度(9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