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7】

爷爷奶奶你们关注的文终于更新了w新增了文的tag方便观看w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4   5   6

【7】

下了一夜的雨,温度又徒然得凉了几分,姑苏虽比不上北方,可这风一吹,倒是更加刺骨了些,裹着好几层的衣衫,也挡不住风的侵袭。

金光善尾七之后,金光瑶便跟着蓝曦臣走了,没有别人幻想中的大批的行李或是宛若嫁娶的十里红妆,不过是几件穿得习惯了的衣衫拿了些许的钱财,就上了蓝曦臣的马车。

他是孤零零地被接回了金家,除了名声再无半点随身,如今走的时候,倒也清清白白,心头没了权势,自然也愿割了个干净。

头七还没结束的时候,薛洋就已经跟着晓星尘离开了,许是跟着晓星尘的时间久了,说出来的话也是十足十的冠冕堂皇。

“近来你们也事情繁多,我们外人也就不便多叨扰了。”

这哪像是当年夔州无恶不作的小流氓,倒像是个饱读诗书翩翩有礼的少年郎。

金光瑶自然也没有留下薛洋的打算,如今的薛洋连金家客卿都不是,自然也没有必要留在这么个在他们瞧来都龌龊的地方。

挑了一个好天,薛洋和晓星尘就轻装上路了,他们要去的地方,金光瑶自然也是知道的,说去也谈不上,他们是回家了。

蓝曦臣正好有事早起了些,金光瑶难得赖了一会床,近来他总觉得身子更乏了些,应是离开了金家一下子泄了气,也就觉得累了。

炭火在棚子里烧着,红色的星火霹雳吧啦地响着,他们的住处是个安静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下仆,金光瑶也乐得不起身。

粗粗收拾了一番,吃了点东西垫了肚子,拿着本打发时间的书又窝回了床上,雨几乎已经停了,太阳也露了一半。

也不知道怎么的,竟是又困了,书还拿在手上,脑袋靠着床框,竟是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闻到熟悉的信香便转醒了,抬眼就看到了蓝曦臣坐在了他的身边,手上拿着被子,正欲往他身上盖去,嘴里还说着:“被子也不知道裹好。”

“什么时候回来的?”金光瑶顺势就往蓝曦臣的方向靠了过去,被子也裹住了他,“读着读着就累了,都不知道何时睡的,哪里能记得盖被子。”

“近来你好似总是睡不够,莫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错?当年也没这样,要不去找个大夫来瞧瞧?”蓝曦臣抱着金光瑶,声音柔和,眉宇间尽是温柔。

金光瑶自然是知道自家二哥的,他点了点头,嘴边也挂着笑,想了一会答道:“那便明日看看吧。”

蓝曦臣还想什么什么,就瞧见金光瑶的双手攀上了他的身子,脑袋也抵在了他的颈窝里:“二哥,我又困了,你抱着我,我再睡一会。”

“好。”

姑苏的雨这边刚停,那头义城倒是下了起来,也不是小雨,滂沱得宛若倾泻下来,还好天已经冷了,也不是发洪灾的时候。

既然决定了在此定居,当初的义庄是住不得了,那边当初也就是凑合,谁知一凑合就好些年过去了,如今自然是要好好找所屋子。

晓星尘不是喜欢铺张浪费的人,手上虽然有些钱财,金光瑶也给薛洋塞了好一些,但是那些三进三出的大屋子晓星尘也没有采买的打算,那怕不再是如那时一般四处游历,也不是住下来就享福了的。

挑了好半天,才定下了城东的一间屋子,一主卧一客房连带着院子,四四方方。屋子倒是便宜极了,听说前些年头这屋子里闹过鬼,房子空在那里好些年,现在有人竟然要这房子,房主自然价格一压再压匆匆出手。

晓星尘不懂这房子的行情,还误以为房主有什么难事,听到了价格一顿,正欲给房主提价的时候,薛洋就已经接过话去了,一口敲定了下来。

“你也不怕这屋子真闹鬼?”晓星尘握着开门的钥匙,笑着对那薛洋说道,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话,薛洋也没有当真,嘴里头塞着新买的饴糖,满不在乎地说道,“鬼怪怕什么,我们这可有个明月清风晓道长。”

屋子空了许久,打扫也要费点力气,只是奇怪,好似客房是有人住着,莫名有那么几分烟火气。

当夜是不能凑合着在这屋子睡了的,他们还是准备回到客栈再住上那么一夜。薛洋找了个莫须有的名头,夜里又回了一次屋子,他倒是对这屋子闹鬼好奇得很。

晓星尘是知道薛洋的,也没有阻止,只是悄悄地跟在了薛洋的后头,虽然知道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薛洋是再干不出杀人放火的事,可还是有些不放心。

三更半夜,天已经深了。

屋子的厨房却是亮了起来,似乎还能闻到一些饭菜的香味,薛洋挑了一下眉,踱着步子就到了厨房。

细细碎碎的声音惹得薛洋轻笑了一声:“这是哪里来的小猫,不知道这块地已经是薛爷爷的了?我还当真有什么鬼怪,原来是个臭丫头在装神弄鬼。”

嘴里头还啃着鱼肉的丫头听到声音动作一顿,她几乎是不可置信一样地转过头,那双空洞的白色眼瞳对上了薛洋。

她似乎很紧张,想要大叫,可是还是忍住了,她咽了一下口水,却又壮大了胆子:“我瞧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说这屋子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我才不信。”

“占了别人的屋子,你还有理了?”

是习以为常的拌嘴,晓星尘在外头便听见了,他歪着头笑了,缓慢地走了进去,路过了薛洋,伸手摸了丫头的脑袋。

“莫听阿洋,你即是来了,这里就也是你的家了。”晓星尘一字一句说得认真,薛洋也明白晓星尘做了决定是不会再改了,也没多说什么。

丫头也不明白为什么晓星尘会留下他,只当晓星尘是个好人,前几年她流浪到了这里,便住了下来,房主本就是空着房子的,为了不让房主卖出去,丫头扮鬼了几次。

“道长,我叫阿箐。”丫头有些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她还去拉了拉晓星尘的衣袖。

晓星尘转头看了一眼薛洋,点了点头,他回道:“恩,我们知道的。”

家人这才算齐了。

评论(21)
热度(20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