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黄粱一场

末世背景qwq一个愉快的摸鱼w

黄粱一场——薛晓

【一】

眼前是一片黑暗,晓星尘仿佛是走了很久,可是始终走不到尽头,他觉着手脚都已经快麻木了,知觉已经消失。

终于他倒在了地上,耳畔的嘶吼也停了下来,不远处似乎有着微弱的光,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往那处爬了过去。

一切回归了平静。

闹铃声在早上七点准时地响起,阳光洒进了屋子里,被子上都染了暖意,舒适感淹没了晓星尘的四肢,他陷在柔软的床里,似乎是第一次想要赖床。

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腰上,一个激灵,晓星尘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双素来清明的眼睛,似乎有一瞬间的不清醒,模糊里有什么嘶吼着向他扑了过来。

手机的时间指向20XX年的7月17日。

“做噩梦了?”薛洋几乎是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晓星尘的不对劲,既然没什么原因,他自然也就猜了一个,没想到晓星尘却是不说话了,“当真做噩梦了?”

“我们的晓老师还会被噩梦给吓醒啊,你的那些学生可要失望了。”薛洋吊儿郎当地开口,脑袋却温柔地蹭着晓星尘的脸颊,“怎么了?你梦到什么了。”

晓星尘沉默着,双手却环住了薛洋,整个人几乎已经搭在了薛洋的身上,他们靠得很近,似乎还能听到心跳声。

大概是心跳声安抚了晓星尘的情绪,他平静了下来,他握着薛洋的手,一字一顿地说着:“我梦到了末世。”

“哪有什么末世啊。”薛洋无所谓地耸肩,他凑了上去,亲吻了晓星尘的脸颊,“放心好了,我在这里。”

【二】

那些光怪陆离的情景绝不是自己的梦境,晓星尘在感受到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与梦境里的别无二致时,终于确定了现实。

流星砸向了地球,在无人的戈壁形成一个巨大的凹洞,晓星尘坐在电视机前,攥着遥控器的手几乎是青筋暴起。

“星尘怎么了?”薛洋拿着水杯走了过来,看到晓星尘发愣的样子,开口问道。

晓星尘说不上是回神,遥控器从他的手上掉到了地上,他慌乱地去捡,脑袋又撞倒了茶几,薛洋什么时候看过这么慌乱的晓星尘。

他放下水杯,伸手就去揉晓星尘的脑袋:“到底怎么了?怎么看个新闻,还会这个样子?你最近好像一直不太好。”

“不是梦,阿洋,真的有末日。”晓星尘紧紧抓着薛洋的衣服,他似乎有些无措,“我们要做准备。”

薛洋无奈,虽然他是不相信什么末世的,可是晓星尘这个一直信奉科学的人突然那么在意末世,他也只好姑且相信了。

大批的瓶装水和耐储存的食物被堆放在家里,网络上发布的消息被人当做了笑话,晓星尘似乎有些累了,他枕在了薛洋的腿上。

薛洋的手指穿过晓星尘的头发,当初浪荡的小流氓如今也有这般温柔的眉眼,他安静地听着晓星尘说着他梦里的那些事情。

可怕的丧尸,各种天灾人祸,人心的不可能,似乎在他的故事里,末世言之凿凿,甚至精确到了秒。

【三】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距离晓星尘口里的末世已经很近了,薛洋是不信这些的,可是平时冷静的晓星尘已经陷进去了,他也没了法子。

终于晓星尘所说的末日那天到了,然后第二天也到了,太阳照常升起,外头的街道人来人往,商场还放着最新的广告。

人流里薛洋握着晓星尘的手,他转头浅浅地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我就说你多心了吧,哪有什么末世啊。”

晓星尘看着四周,眼泪竟然就这么流了下来,薛洋看了也有些慌了神,连忙去给晓星尘擦拭。

“是梦啊,真的是梦,真是太好了。”他似乎是悲悯天下的神,感慨上天饶恕了这红尘里无知无畏的凡人。

丧尸身上腐烂的臭味似乎还在鼻尖,可是却又钻入了小摊上冰激凌的香气,太阳挂在正空,蓝色的天干净得像洗过一样。

“我们的晓老师这下可以放心了吧。”薛洋逗着晓星尘,终于放心下来的晓星尘,点了点头,终于笑了。

不管外人的看法,晓星尘握着薛洋的手,他们往商场走去,突然薛洋转头看着晓星尘:“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恩?”

“我们怕是很久很久不用去买那些吃的了,就怕吃到过期我们也吃不完。”薛洋恰时地抛出话题,晓星尘松了口气,语气也愉快了许多,“没事啊,大不了送街坊邻里,若是还多,我们就捐了啊,就当日行一善。”

“晓老师果然是个大好人,不过我们的存款快见底了哦。”

“再存就好了,只要还活着。”

【四】

那是一处偏僻的山洞,入口极为狭小,里头却是空旷,较为光滑的石头上,躺着一个衣衫已经有些脏乱的青年。

脑袋趴在石头上的青年,身上几乎已经没有完好的肉了,那些伤口已经开始腐烂,那张脸还能看出他曾经的俊秀。

他缓慢地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石头上的青年在如今的他看来,宛若是一顿美餐,皮肤下的血管是如罂粟般美味。

可是他忍住了,漂亮的眼睛有些浑浊了,他咬着自己的牙齿,低下头,他浅浅地在青年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你答应过的,你说会永远属于我,所以就算死去,我也不会放手的。反正我就是自私嘛。现在的一切你一定都很讨厌吧。”他自顾自地说着,他握着青年的手,十指相扣,“做个梦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他伸出另一只手,指尖落下一点白色的光晕,掉入青年脑袋里,最后一点的异能给他所爱的人编织了一场美梦。

身上的伤口再一次炸开,血水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了,他退了几步,拿起之前被丢在地上的手枪,里头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

他看着青年虔诚至极,枪口却是对准了太阳穴口。

他忽然笑了,露出了一双虎牙,好似他还是站在阳光下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晓星尘,你可别忘了我啊。”

【五】

悲欢离合不过黄粱一场。

评论(16)
热度(8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