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曦瑶】来这人间一场

好久没摸曦瑶了,迟到了好几天的默北  @萝北~❤ 生贺←
来这世间一场——曦瑶
姑苏许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低洼的地区被淹了大半,云深不知处倒是为什么影响,前些日子蓝家邀请了各大世家来此做客,一场暴雨耽搁了好些人离去的脚程。
金家的家主金凌不过二十来岁,如今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独当一面了,金家主脉凋零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尔虞我诈,只是旧客卿多有叨扰,惹人心烦。
蓝家素来是家法森严入了夜便不得外出了,金凌虽然知道里头的门道,却也没那么严苛地遵守,又非蓝家弟子,又非在此学习的学生,就算被抓到了,也不过一两声提醒,别人的闲言他听多了,管教的话也不差这两句。
行至路半,竟是听到了琴声,金凌忍不住好奇,寻着琴音竟是误闯了花园,他无意踏碎了树枝,琴音也停了,金凌抬眼就瞧见了那人。
一身蓝家校服,额间带着抹额,月色下金凌一下子看不真切,本以为是含光君,愣了一会才发现,这嘴角未带笑的人竟是泽芜君。
“泽芜君。”金凌唤了一声。
“你不该来这里的。”蓝曦臣的手指按在琴弦上,他没有起身,看向金凌的那一眼却是稍微柔和了些,“是客房住得不舒服吗?”
“……不,不是的。”金凌开口,似乎觉得蓝曦臣也在此处,竟是有了底气,“不过,泽芜君怎么会这么晚还未回去休息?”
蓝曦臣听着这口气,对这金家的小辈倒是心软,看着金凌的眉间朱砂一点,恍惚里是瞧见了谁:“无人知自然也就不算破戒。”
这话倒不像是蓝家家主蓝曦臣会说的了。”
“泽芜君可是有什么心事?”金凌壮大了胆子开口道。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金凌,然后他起身拿起了琴,略微点头示意:“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这雨停了不多时,看着又要下了。”
大概是要印证蓝曦臣的话,天空落下的几点雨滴,掉在了金凌的头顶,金凌看着蓝曦臣离开的背影,欲言又止了几番。
猛然他突然出声,开口便是一句:“泽芜君眼里的小叔叔也是十恶不赦之徒吗?”
天知道金凌多久没有说过小叔叔这三个字了,这是禁忌,也就在蓝曦臣的面前他敢说一声。
蓝曦臣的脚步顿了一会,雨已经开始下大了,淅淅沥沥地打湿了他的头发,他沉默地转头看向了金凌,没有欢喜也没有难过。
“若是小叔叔还活着,泽芜君可也会把小叔叔藏起来?”金凌大概是真的很想知道答案,他紧追不放,似乎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不会。”这个问题蓝曦臣倒是立刻给了答案,没有一丝丝的犹豫,金凌皱了眉头,“当真不会?还是因为这是假设,所以泽芜君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出口呢?”
金凌素是被宠坏了的,这两年是好些了,这段是却是有点固态萌发了,他当下有些苦恼起来,红着一双眼:“小叔叔活着的话,我是一定会把小叔叔藏起来的。”
蓝曦臣一愣,听着金凌的话,叹了一口气,盯着金凌的那双眼宛若藏进了月光般柔和:“那他可一定要藏好了。”
这样的反应让金凌有些不舒服,他说了一句客道话便加快脚步离去了,倒是先前要走的蓝曦臣待在了原地,他的身上已经湿透了。
他随意地拨动了几下琴弦,没有意义,并不悦耳。
若是金光瑶活着,他会把金光瑶藏起来吗?他扪心自问答案还是一样的不会,他不敢藏也不能藏。
只要他还是蓝家的泽芜君。
忽然他笑了,有什么从他的脸上滑落,那不是汗也不是雨,他看向远处,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是亲昵极了的语调。
“阿瑶,你可一定要藏好了。”
修仙也好,修道也罢,匆匆百载,或是寿与天齐,抛去根骨,到底是个凡人罢了,尝人生八苦,来这人间一场。

评论(10)
热度(30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