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楚路】七月流火

第一次摸楚路XD希望不OOC

七月流火——楚路

太阳似乎还是炎热,灼烧着大地蒸发出些许泥土的味道,绿意也缺失了水份,懒懒地躺在地上,即便到了傍晚也没多少人愿意在这里晃荡。

临近商业街的地方有一处小区,那是刚刚建成没多久的新小区,似乎外面的空气里还能带着一点油漆的味道。

大概是刚建成,价格也贵了些,此时还没有什么人入住了,偌大的小区显得有些空荡,已经在此地安家的小野猫扒拉着喷泉边倒是爽快。

看起来大概二三十岁的青年手里提着一篮子菜往里头走去,他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裤衩,就是个丢在人群里都找不到的普通人。

保安应该是认识他的,看着他走了过来,也没有去询问什么,便给他开了门,青年笑着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篮子虽然不重,青年也不愿意去爬楼梯,按了按钮,等待着电梯从十八楼下来,他靠着墙看着手上那枚价值不菲的手表。

家里应该是特别装修过的,虽然刚住进来也没多久,已经染上了生活的气息,放在客厅角落的是一个全自动的麻将桌,看上去还没使用过。

青年随意地把菜就往地上一丢,买菜是他的事,做菜可不是他的事了,脚上外出的的拖鞋随意一甩,他光着脚就窝上了沙发。

空调开得很低,他也不想回去拿摊子,就这么在沙发上蜷缩成了一团,明明也不是年轻了,竟然还有些孩子气。

大门再打开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外头的天交织成一片紫红的颜色,开门进来的是个一身西装笔挺的青年。

他看着沙发上的青年,那张算得上冷面的脸上挂了些许的笑,也不管丢在地上的菜,他坐在了青年的身边,伸手去拨料他的头发。

“师兄,你回来了?”路明非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才揉了没几下就被楚子航抓了手腕,明明空气里都带着亲昵的气息,楚子航说得却还是干巴巴地一句:“也不怕揉瞎了。”

像被大人教训了的孩子,路明非抖了一下,哪里还有救世主的模样,倒是又像多年前的那个衰小孩。

他冷掉的手搭在了楚子航的身上,把楚子航都给冰到了,楚子航拉过了路明非的手,搓揉了好几下。

楚子航摘掉了黑色的眼镜,露出了金色的眼眸,那是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此时此刻完全地倒映着路明非的模样。

“你准备约恺撒他们来打麻将?”楚子航瞄了一眼麻将台,“就你现在这点工资都不够输一场的。”

“师兄求不提。”路明非狗腿地凑近了楚子航,“这不还有师兄吗?再说我也没有很差吧。”

楚子航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揉了路明非的头发:“没事,我还打得过他。”

得了肯定的答复,路明非往后退了下,有些开心地打开了电视:“那我就等着师兄做晚饭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习惯了路明非这样的举动,楚子航站了起来,拿起菜就往厨房走去,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路明非。

终于彻底发现,那些光怪陆离的过往都已经过去了,当初的那个少年现在坐在他们家里的沙发上,等待着他去做饭,而过几天他们的故人会来打麻将。

楚子航并不是个多懂感情的人,只是路明非可是哪怕全世界都遗忘了他,也没有忘记楚子航这个存在的衰小孩。

那就该是属于他的衰小孩。

盛夏之后,天气就开始转凉了,夏天过后就是秋天,然后冬天也就来了,一转眼又是夏天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连龙族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评论(16)
热度(65)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