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支离

一个满足我自己喜好的摸鱼XD算原著向后续,判官晓和受罚洋ok

支离——薛晓薛

【一】

灼热的火燃烧着,它们从地狱深处冒出来,惩罚着坠入地狱不得轮回的恶人。

鬼差三三两两地看守着犯人们,细长的鞭子下去,立马是皮开肉绽,宛若是在伤口上洒了盐巴,惨痛的哀嚎不绝于耳。

子夜,一切又恢复了原状,片刻的喘息之后,又是一轮新的惩罚,鞭子又将如约而至,如此反反复复,直到赎罪结束。

镣铐连着链子,鬼差拉扯着一个犯人往去觐见新来的判官,倒不是他可以去轮回了,只是这犯人和那判官有牵扯,要签了盟书断了前缘。

“断什么前缘?我可是孑然一身的,莫要开玩笑了。”薛洋伸手随意地抹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挑眉看着鬼差,依旧是过去的傲然。

鬼差最是看不得薛洋这副样子,正准备加以苛责,远远地,那已经剥了七情六欲的判官已经来了。

他拿着一张盟书,一身白衣,倒不像是地府的判官,倒像是九天上的上神。

薛洋看着那个人,当下便是愣了,鬼差正要行礼,薛洋却是已经冲了上去,他看着他,早已失去光芒的眼眸里满是星辰。

“你便是我的缘?那便快签了这盟书。我也好尽快上任。”他语调未有起伏,似是连同薛洋这个人都给忘了。

薛洋有些不甘心,干涩的喉头里吐出了那人的名字:“晓星尘。”

晓星尘看着薛洋,脸上不再挂着笑意:“不必唤我的名字,我知道我是谁,也知道你是谁。我们只是有前缘,没有未来。你还是速签了盟书吧。”

这话说得当着无情。

伤痕开始犯疼,薛洋更是觉得心脏都被人攥在了别人手里,他猛然上前一步,他的双手搭在了晓星尘的身上,他垫了一下脚。

那算不得一个亲吻,只是仿佛相爱的质问。

【二】

片刻后,触碰在晓星尘身上的双手被金光刺伤,他没舍得松开,手指鲜血淋漓,染红了晓星尘的衣服。

晓星尘沉默地拉住了薛洋的手腕,他在薛洋还来不得反应过来的时候,盟书被抖开,薛洋的掌被按在了上头。

“不要!”薛洋攥紧了书盟,血迹变成几条血痕。

帛书褶皱起来,晓星尘有些不满与薛洋拉扯了几次,见薛洋没有松开,晓星尘的身上爆发了一阵金光,罩住了薛洋。

一阵剧痛袭来,浑身皆是一颤抖,晓星尘伸手就是一推,薛洋跌出了几米远。

盟书被晓星尘握紧,他盯着薛洋忽然笑了,未曾再说什么,薛洋被鬼差控制了起来,直愣愣看着晓星尘。

“再见,薛洋。”晓星尘开口说着,温柔得宛若是当年的明月清风,他转过身,抖了几下衣袖,走得洒脱。

薛洋的眸里倒映着晓星尘的背影,他猛然地挣脱了鬼差的桎梏,他跑着喊着,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晓星尘。”

连接镣铐的链子还在鬼差的手里,他把他拖了回来,一道鞭子恶狠狠地打了下去,这种疼深入肺腑,薛洋几乎要跪下来了,可是他却还是站着。

“晓星尘!你给我回来!”

“回来!”

十足十得痛彻心扉,撕心裂肺。

纠缠的线被一刀切断,从此往后,互不干戈。

【三】

日复一日,不知年月,只是浑身的疼交织了名为晓星尘的执念还提醒着薛洋,还会有些许的盼头。

赎罪终于结束,他几百倍的时间来抵消他的罪恶,这些日子并不难熬,疼得是他的肉体并非是他的灵魂。

然后,他见到了,要送他轮回的晓星尘。

他拿着笔审判他的来生:“你赎罪结束,来生自然还是人,今生你孤苦伶仃,来生会有所补偿,一世安稳。”

“我不要。”薛洋褪去镣铐,一身轻松,他走到了晓星尘的身侧,他伸手覆在了晓星尘的手上,“我留在这里做鬼差如何?”

“你没有资格。”晓星尘没有拍掉薛洋的手,“你没有行善,也没有功德,不可能做鬼差,莫要留恋,轮回去吧。”

一如当年他让他签下盟书的时候。

薛洋不愿意,赖在了晓星尘的判官殿大半年,直到上头的人也知道有了一个灵魂迟迟没有轮回。

收到指令的晓星尘看着身侧嬉皮笑脸的薛洋,他沉默下来,然后他挂上了温柔的笑。

人间便宜的饴糖是地府里的奢侈品,晓星尘把糖放在了薛洋的手里,带着几分不解,坐在晓星尘身旁的薛洋在他的注视下,把糖含进了嘴里。

“你妥协了?”他有点困了,靠上晓星尘的肩膀。

“嗯。”

晓星尘也学会了骗人。

成为判官的他丢弃七情六欲,只是这半年又被薛洋牵扯出了情绪,这是不应该的,也是错误的。

所以,他要亲手纠正。

【四】

滞留的灵魂被送上了奈何桥,饮过了孟婆汤,从此彻底忘却前尘。

判官还在执行着他的任务,审判来到此殿的灵魂该有什么样的来世。

放在屋中的漂亮琉璃瓶里存着灵魂里炙热的情感碎片,那是被直接抽离出来的,不伤三魂七魄,却是硬生生扯出来的执念。

他又见到了熟悉的灵魂,那是受尽宠爱的小少爷,一生富足安稳,他没做过恶,不用受罚,马上就可以轮回了。

突然晓星尘开口问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做鬼差?”

小少爷有些奇怪,他看了一眼那些宛如枯木的鬼差,摇了摇头,笑着露出了一对虎牙:“我来世也会很幸福吗?”

“......是的。”晓星尘回答。

“那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做鬼差呢?”小少爷笑得可爱,语调也是甜腻得像是加了糖,他转过了身,离去了,留下一句,“再见,判官。”

晓星尘看着那灵魂的背影好一会,又低头开始批改另一个灵魂的人生,他似乎有些好奇地询问身侧的鬼差。

“我的七情六欲当真断了吗?”

“大人能做判官,当然是断了。”

“断了就好。”晓星尘按下了他的印章,恍惚里是当年义城的场景,他只是断前缘没有忘记,他又说了一遍,“断了就好。”

那人没有小指,断了就接不上了。

【五】

他做他的判官,他走他的轮回。

那些过往被碾成粉末,风一吹不知去向,在模糊的回忆里支离破碎。

评论(47)
热度(23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