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润玉X锦觅】得偿所愿

QAQ给润玉一个好结局w我大殿真好看XD

得偿所愿——润玉X锦觅

旭凤眼里的一滴泪化作了锦觅。

润玉怎可能不羡慕他,他羡慕了旭凤许久了,从幼时到年长,如今他似乎什么都有了,可好像又是丢了一个干净。

分明他和锦觅才是同病相怜的人,可是怜不是恋,他骗了人却是自个动了心,活该二字印在他的身上,也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天宫之上人来人往,几百年几千年过去,对于这些神仙来说,也就是弹指一挥间,无战无恶,确是润玉的承诺。

琼楼玉宇,也是孤寂垒成。

又是偷了酒仙的酒,身为天帝的润玉本不该如此了,只是突然又有了这般的念头,就像是那一年,旭凤还在,锦觅还在,而他也只是夜神罢了。

一壶酒喝了半醉。

葡萄大多酸涩,实在算不上好味,润玉却是好这一口,纵使是喝酒也要配上一串葡萄。

又或许吃得并非是葡萄。

籽被随意的丢在了一处,竟是落地生根了,长了幼苗,润玉也便细心照料着,不久成了一片绿荫。

早年间,润玉总是在想,若是他不诸多算计,是否会是他。可是,他若不算计,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有位置了。

他又不是豁然的人,只能执念深种,又不想再让人瞧见,往上头埋了土,那是死种,种不出花来。

如今那两人恩爱幸福,一个是为挚爱,一个是为手足,倒也是他的快乐。走到这般地步,已经是终局了。

这般又是几百几千年,他依旧年轻,依旧丰神俊朗。

只是天帝始终没有天后,似乎也没什么打紧的。日子还不就这么过着,每个人各归各位,各司其职。

“殿下,我是不是也该给系根红线了。”月下仙人看着润玉,声调强硬。

润玉摇了摇头,他缓慢走下了九霄云殿的阶梯,站在了月下仙人的面前:“润玉谢过叔父了,可是这红绳对我应该无用。”

月下仙人该是反驳一句,可盯着润玉的眼睛,他倒是也说不出什么了,软了几分:“小露珠不好吗?”

“哪有什么所谓的好与不好。”润玉挂着依旧温柔的笑容,“叔父不必如此担心我,那些事我若是想早几年就可以做了,那凡间的皇帝都知道一言九鼎,更何况我呢。”

“我不是.....”月下仙人停了下来,不可否认,他的确有那么几分忧虑,可他也的确是在意润玉的姻缘,“罢了,随你吧。”

回到院里,葡萄藤绕着,也坠着几串紫色的葡萄,他没有动,只是站在树荫底下,难得双腿幻回了真型。

“你为何不留在我的眼里?我亦是为你流了泪的。”

是无人答的。

突然是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润玉轻动,两指一并往声音放下指去,只听闻是一声惨叫,润玉听得头疼。

手指一弯,那无形的法术就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带到了润玉面前。

那是个看起来刚化形没多久的娃娃,长得倒是极其好看,似乎也有几分眼熟,她盯着润玉,大概是润玉看起来就是个温柔的,娃娃平白生了底气。

“你干嘛欺负我。”十足十地无理先告状。

润玉被逗笑了,他提留着娃娃的衣领:“你是谁家的小妖,看着也没有仙气,怎么就偷跑上来了,你可知道此处是什么地方?”

“胡说,我一直都在这,才没有偷跑上来。”娃娃挣扎了几下,终于回到了地上,“我才不是小妖,我是个......是个果子精。”娃娃眼睛乌溜溜地转着。

“果子精?还一直在这?你倒说说你是什么果子?”润玉来了兴趣,他忍不住就开口问了,身下的尾巴也晃了几下。

娃娃看着润玉的尾巴,又看看润玉,她得意地笑着,伸手往头上一指:“这里又没别的东西,我自然是这葡萄精了。”

“葡萄......”润玉伸手扶着自己的脸,“葡萄好啊。”

“你问我,那我也要问你,你是什么啊。”娃娃跑到了润玉的身侧,她看着润玉的尾巴,“这尾巴像是我前几日听那些个仙童说的那湖里的鲤鱼。”

润玉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果子精,难掩欢喜,他也不点破,回了句:“是啊,我就是一条鲤鱼。”

“果然是鱼吗?”娃娃有些开心了,她化作人形不久,所见所听都是从一些仙童仙娥那里偷来的,还有一些是混在自己的神智里,不知从何而来,得了肯定地答复,只觉得自己的厉害。

她大概是看出了润玉不会伤害她了,又觉得润玉相貌好看,她上前伸手拉住了润玉的手,歪着自己的小脑袋,看起来富态可爱。

“你要跟我回去吗?”润玉发出了邀请,顺势把娃娃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娃娃环住了润玉的脖子,她点了点头,声音很甜地开口:“那真是太好了......嗯......”她思考了片刻,脱口而出,“小鱼仙倌。”

润玉连魂魄都愣住了。

“嗯,和我回家吧。”润玉拍了拍娃娃的背,“锦觅。”

她亦给他留了一缕魂,或是怜悯,或是恨意,亦或者只是这残魂跑错了地方,误来了这,化作了单纯的葡萄。

他是神,她为精,还有足够的时间。

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润玉终将得偿所愿。

评论(26)
热度(198)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