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魔道祖师/莲花坞全员亲情向/段子/《我回来了》/江澄视角

@北川有暖 不听不听,你就是后妈,不接受反驳意见!

那天晚上,天气不错,江澄睡得也好,做了一个美梦,梦里所有人都在。
早上醒来,江澄瞧着金凌在跟前侯着,想起昨天自己让他早上来找他,不过他倒是想先说另一件事:“我昨晚做了一个美梦,梦到你娘亲了。”
金凌有点好奇,也有激动,坐在地上,枕在江澄的膝盖上:“舅舅梦到我娘了?那还梦到谁了吗?有我爹吗?”
“有啊,有你娘,有你爹,有我娘,有我爹,我们都在莲花坞。”
“还有吗?”金凌又问,江澄摇了摇头,不说话了,就这么摸着金凌的脑袋。
在江澄最美的梦里,所有人都还在,却唯独没有了魏婴。
因为,那是他连梦都不敢梦的了。

北川有暖:

“舅舅,我回来啦。”金凌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模样,声音充满了少年人的活力,连声调都上扬了几分。


 


眉间的朱砂和唇角带着的几分骄傲的笑容像极了金子轩那家伙,但是眼眸里的清澈又很像姐姐。岁华也不好好佩着,就拎在手里,匆匆忙忙的走过来,讲他今天遇到的什么好玩的事情,高兴的时候还会舞两下。


 


江澄看了,故作严肃的表情有时候也掩不住无奈的笑容。


 


“阿澄,我回来了。”姐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巧笑倩兮的少女模样,手里或许还拿着一袋刚采好的莲藕,轻轻的抬一下她的手,便是说明今日要做什么汤了。


 


眼角眉梢都带着的温柔笑意,从面上到声音,再沁入人的心脾,让人不自觉的就被温暖了起来。正和她的这个人一样,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江澄会很高兴的扑过去给她拿东西:“姐,我来给你拿。”


 


“我回来了。”阿娘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如往昔的严肃模样,面上看不出来丝毫情绪,好像每天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她感觉到几分开心愉悦,有时候她可能还在转动着手上的紫电指环,像是下一秒就要抽人的样子。


 


让人看了不敢过去但还是要硬着头皮答话。嗯,这个人特指江澄自己,他只好低着头走过去,“阿娘,我,我功课做完了,马上去温书,不玩了不玩了。”


 


“我回来了。”父亲说这个话的时候,倒没有阿娘那么严肃,他这个人本来也是很和善的,所以常常带着笑,他对魏无羡是比较喜欢的,但是对其他人也不失亲和,这个时候大概要把自己的功课交上去让他考核一下,就可以放心的去玩了。


 


“嗯,去玩吧,三娘子还没回来。”江澄会意的点点头,虽然他和父亲的沟通不算多,但是父子之间的默契还是有一些的。


 


“江澄!我回来啦!”还有一个人,他喜欢直呼江澄的名字,看起来金凌好像是像他一样是张扬的少年模样,但是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鬼精的感觉,笑容更恣意潇洒,却是别人学不来的聪明感觉。


 


“江澄——我跟你讲。”熟稔的揽过肩膀之后就开始东扯西扯的聊自己的所见所闻,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今天我看到一个姑娘长得特别好看,哎可惜你不在……”


 


“怎么,你还想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江澄嫌弃的看他一眼。


 


“江大宗主,我回来了。”这个人的云淡风轻的潇洒姿态里,好像多了些什么。


 


“嗯,莲花坞现在要重建,你愿意帮助我吗?”


 


“当然了,当年说好的。”


 


“我回来了。”


 


这次的话里没有带着称谓,是因为他并不是对江澄自己说这句话,而是对着家庙里的牌位说这句话。


 


“我就当做没看见你,自重吧。”江澄转身离去。


 


 




————————————










云梦双杰为什么写来写去都是刀!江家也是刀!!刀刀刀!


————————————--












 别走开


 
































彩蛋?平行世界梗。


 ————————————












“我回来了!”


 


“哎呀你回来就回来了,嚷嚷什么,就差你了。”


“阿澄,来喝汤了。”


“一会当心要检查你功课的。”


“三娘子,阿澄已经长大了。”


 


“阿凌,叫舅舅。”


“舅,舅——”


“啊这孩子好可爱,是吧江澄?”


 


“对啊那必须可爱,这可是我外甥。”江澄抱起小金凌,炫耀一般的说道。


 


“哎你这人,我不听,阿凌也是我外甥,我可是你师兄。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来这么晚,你在船上睡着了?”


“是啊,还做了个噩梦,感觉特别真,晕晕乎乎我就来晚了。哟,姐夫,你也过来了,一会拿岁华和我切磋一下?”


“……你先把阿凌放下,孩子不是你这么抱的。”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08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