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追凌追】心上人

填了唯一一个追凌追的脑洞XD长大后的,而且各自成婚设定
心上人——追凌追
【一】
金家的小少爷怕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只瞧着他一天到晚跟在那个姑娘后头,小姑娘去荡秋千,他就去推秋千,小姑娘说肚子饿了,他就眼巴巴地去买糕点。
这啊怎么看都和他父亲金凌是两个样子,还有人开那金凌的玩笑,说这孩子倒不像是他的种了,可偏生那小少爷一双眉眼像极了金凌。
说起这金家如今掌家人可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大大小小的事件那一年小小年纪的他便都经历了一番,而且脾气又坏,甚至还有大小姐的称呼。
不过,经年之后,他也变了许多了。
金凌二十有八那年娶了虞家的小姐,之前也未曾听闻两个人有什么交集,想来也只是一场联姻罢了,那场喜酒还有很多人都记得,只因为那好好的新郎官脸黑得很。
三年后,那小姐生下了金家新一任的继承人,只可惜那小姐福薄,生下孩子没几个月便离开了人世,那时候小少爷连娘还不会叫。
许是这孩子染了江家的血脉,注定了孤苦。
时至今年,那小少爷都十一了,从小就没了母亲,这金凌就拿出了当年江澄疼他的样子来疼着孩子,不过,这孩子倒是没有当年金凌的娇惯气,怕是因为好歹还有个爹。
【二】
饭桌上摆了一大桌子菜,然而吃饭的人却只有两个,瞧着自家孩子心不在焉的模样,金凌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傻气。
他也曾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也曾为了一人手足无措,也曾为了一人卸下了所有骄傲,直到他成了他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你有喜欢的姑娘了?”金凌突然发问,甚至嘴角还染着笑意。
小少爷吓到了,以为自家父亲不喜欢自己贪玩的模样,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也不说话,可又担心金凌找那姑娘的麻烦,声音憋了一个委屈:“是,是我找他玩的,和她没关系。”
“瞧你这样,难道我还能吃了那姑娘不成?”他伸手揉乱了孩子的头发,“你也长大了啊,那我转眼也就老了。”
“可父亲今年不过四十有二,正值壮年啊。”小少爷看起来并不喜欢金凌说老这个词,站起了身子,走到了金凌的身边,金凌一把抱进了怀里,“刚说你长大了,这又撒娇了。”
“父亲也曾有很喜欢的人吗?是娘亲吗?”小少爷的脑袋靠在金凌的肩膀上。
金凌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小少爷看不懂自己父亲的意思,又不好意思讲什么,于是,他也不说话了。
【三】
喜欢的人,金凌当然有过,甚至刻骨铭心,年轻人总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也有太多的追悔莫及。
金凌的书房桌子上放着一张从姑苏蓝家寄过来的请帖,写着蓝氏蓝思追求到了心上人,择日完婚。
请帖被撕了一个角,又被揉做了一团,最后还是铺平放在了桌子上,一如当年金凌看到那人来参加他婚礼时手上拿着的那张。
那一天的雨下得很大,他拔出了剑,刺向了他,精致的抹额被丢在了地上,已经脏了。
素来温柔的人一张脸被泪弄得一塌糊涂,另一个人满目憎恨,手上却是一松,剑掉了下来,他终究没舍得动手。
“你如果不是温家人就好了。”他说,可是哪来的如果,就像时过境迁,那位少年变成了青年也要娶妻生子。
谁都不知道的事是,他本该,他才是,他的心上人。

评论 ( 3 )
热度 ( 77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