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I DO

甜甜的婚礼设定←现代设定←
I DO ——薛晓
这是一个即宽容又苛刻的时代,人们有着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无论年龄身份甚至性别,可是这个社会的人们又自己制定了所谓的规则,有些人屈服了,有些人活得潇洒。
“我说你不过是结个婚,用得着出国吗?我觉得在国内也可以啊,虽然你家那口子是个男的,不过区别也不大。”金光瑶拿着喜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着即将结婚的新郎官薛洋。
薛洋不说话,只是从他手里拿过了喜帖,手指摸过紧紧挨着的那两个名字薛洋和晓星尘,他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虎牙,甚至有点傻气。
“这可不一样。”薛洋似乎已经瞧见了未来的场景,把喜帖放在了茶几上,“我结婚你废话那么多干嘛?反正你记得准时出席就好了,我这里可就你一个朋友,别丢了我的面子。”
“就他们那群所谓的君子?看起来你的婚礼还真的无趣,幸好还有个蓝曦臣,否则我可不想去了。”金光瑶叹了口气,收好了喜帖,“知道了,一定准时出席。”
结婚自然是要挑个有意义的日子的,可薛洋对这件事并没有多在乎,只是选了一个讨口彩的8月8号。
外国的教堂其实与中国的区别不大,一样得圣洁,光透过了屋顶上的琉璃,照到地上,折射着好看的颜色。
晓星尘就这么站在光里,就像个神明,薛洋站在另一头有点愣住了,如果晓星尘是神,他想渎神,想把这个人压在身下,听着他意乱情迷地叫着他的名字,让那张神色冷清的脸染上情欲。
可是,现在他们在结婚,薛洋只能收了那些思想,反正晓星尘就快是他的了,他用不着着急这么一会的时间。
戒指象征着套牢,薛洋拉住了晓星尘的手,给他的无名指戴上了戒指,从今往后,这个人所有权有了归属。
“我爱你。”晓星尘亲吻了他,说着偶尔才会说的情话。
正是因为为了想要听到他这番话,他才选择了国外,晓星尘被传统束缚太久了,他实在不想让婚礼也是那么枯燥。
所以,他带他来了国外,没有人认识他们,没有人在乎他们,因为这一片土地,接受两个男人的恋爱和婚姻,那么,一切在晓星尘看来就有了许可。
薛洋的肩膀颤抖了,抖的厉害,他的手桎梏着晓星尘的脑袋,加深着那个吻,亲友们笑了一排,也没觉得哪里不对,本来他们恋爱的时候就已经腻歪得可以。
“如果你敢不要我了,我就打断你的腿,我说到做到。”明明是婚礼上的誓言,薛洋却说得可怕,可晓星尘却明白薛洋,这不过是他伪装出来的心狠,他问,“那如果是你不要我了呢?”
“你在开玩笑吗?你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第二个晓星尘吗?”薛洋握着晓星尘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他抓紧了,他就不放了,“我爱你。”收起了吊儿郎当,他说的认真。
一如刚刚,他们宣誓的模样。
“薛洋,你愿意和晓星尘在一起,从此结为夫夫,无论生老病死还是贫穷富贵,都不离不弃吗?”
“I do.”

评论 ( 2 )
热度 ( 45 )
  1. 二爷爷爷爷爷空弦白芷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还出坑吗?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