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云梦双杰】故人不知处

可能会有点OOC,请见谅(* ⁰̷̴͈꒨⁰̷̴͈)=͟͟͞͞➳❤

故人不知处——云梦双杰
【一】
江澄已经许多年没过过生辰了,之前也会为了客套,就宴请几番,可后来他也懒得附和了,索性就对外宣称不过生辰,反正也没人真心实意地给他过了。
这下,他也算落得了一个清净。
与他相反,他外甥金凌的生辰是真算得上大操大办,似乎要让金凌得了全天下的祝福,他才满意。
“舅舅为什么不过生辰了?”偷喝了几杯酒的金凌撒娇一般地枕在江澄的膝盖上,“舅舅讨厌过生辰吗?”
素来疼爱金凌的江澄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就这么摸着他的脑袋,理着他的头发,顿了许久,他才开口:“喜欢啊,谁会不会喜欢。”
“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娘亲在我生辰的时候会给我煮一碗莲藕排骨汤,然后魏......”江澄停了,没有再说下去。
金凌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抬眼看着江澄,他只注意了江澄口里的他娘亲:“娘的莲藕排骨汤一定很好喝吧。”眼睛里闪着期望的眼神。
“很好喝,我和他以前都能喝很多,姐姐也会很高兴。”说着说着竟然酸眼睛,可是江澄已经是家主了,他不能哭了。
瞧着江澄这幅模样,金凌也不敢在说什么了,他素来傲慢可在江澄面前还是个听话的孩子,就算他再不通情理,也明白自家舅舅口里的他是谁。
舅舅都不说了,他何必再说?
【二】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魏无羡回来了,和蓝忘机在了一起,就像一场荒唐的梦,等了十三年,寻了十三年,到头来只有江澄一个人空欢喜。
偌大的莲花坞再也没等到它的双杰回来。
金凌被金家带回去好生教育了起来,江澄守着空荡荡的家,难免想到了多年前的欢快,本来他想养条狗陪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把狗给送走了。
转眼又是一年的生辰,大概是因为开心于魏无羡回来了,江澄难得地举办了一场宴会,可是请帖却没有魏婴的份。
来来往往的人流,江澄也记不太清楚别人的脸,只能和几个熟识的人聊上几句,喝着姑苏的天子笑。
“江大家主,这番小小薄礼还请收下。”也不知道是哪家门派的家主,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放着上好的玉佩,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
瞧了玉佩一眼,江澄点了点头,表情里看不是喜欢还是讨厌,金凌坐在江澄的身边瞧着玉佩好看,就抢了过去:“舅舅,这个我喜欢,就给我了吧。”
“你喜欢就给你了。”江澄摆了摆手,转头给聂怀桑又敬了一杯酒,根本看都不看一眼那位家主,像是平白得了羞辱,那位家主脸都气红了,却又不好发作。
【三】
“舅舅,今天收了那么多礼物,最喜欢那一份啊?”金凌跟在江澄背后追着问他,其实根本就没看几份礼物的江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推开门,房间里赫然放着标记着蓝家印记的食盒,江澄觉得奇怪就看了一下候着的下仆,下仆俯了下身:“回家主,这是蓝家送来的贺礼,再三关照要送到您的房里。”
觉得奇怪,江澄挥手遣散了下仆,留下金凌和他两个盯着那个食盒,金凌有点异想天开地说道:“该不会投了毒把。”
“他们投毒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江澄哼了声,打开了盖子,盒子里只放着一碗莲藕排骨汤,许是放了太久了,汤已经凉了。
江澄又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自然也看得出这排骨汤是谁的手笔,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家伙如今也洗手作羹汤了。
陶制的调羹舀起了一勺汤,江澄抿了一口,只觉得那魏无羡一定是来作弄他的,他怎么盐糖不分,哪有这么甜的莲藕排骨汤。
“真是难喝死了。”江澄毫不客气的评价着,金凌还没反应过来,他实在想不出这汤该有多难喝,难喝到江澄都哭了。
“舅舅不喜欢就倒了吧。”说着金凌就想去拿那个碗。
江澄却是抢先了一步,把碗拿在了手上,“谁说我不喜欢了。”今天的贺礼里,江澄最喜欢的就是这碗汤了。
【四】
“阿澄,阿羡来喝汤了,今天是阿澄的生日,阿羡要祝阿澄生辰快乐啊。”温柔的姑娘摸着一个孩子的脑袋,另一个孩子没说话,竟是想先偷喝莲藕排骨汤。
过生辰的孩子不开心了,用力地拍了另一个孩子的背:“魏婴,你这可不厚道,刚刚我还帮你赶了狗,你还偷喝。”
孩子笑了一声,带着讨好的语气,拉上了姑娘的手:“谁让师姐的汤这么好喝啊,我真想喝一辈子。”
“喂,你也太不知羞了吧。”
几人笑作了一团,两个孩子捧着姑娘做得汤不肯撒手。
如今莲藕排骨汤依旧,唯有故人不知处了。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