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来日方长

大概原著向←有点OOC(●'◡'●)ノ❤请见谅
来日方长——曦瑶
【一】
四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
蓝曦臣邀了金光瑶到姑苏赏花,彼年金光瑶还没有娶妻,看上去也就一般大,眉宇里还带着几分少年气,正是意气风发得很,至于蓝曦臣略有老成,却也算得上温文如玉。
姑苏算是水乡,蓝曦臣自然也请了金光瑶去游船,岸边的树长得正好,风一吹,树上的花洋洋洒洒地落在了河边上,一时间竟美得像画。
“素来是落花有意。”金光瑶突然没有由头地冒出了一句话,蓝曦臣愣住了,他也知道他家的那些事,想着他许是想到自己的生母了,难免有点心疼。
他摸了摸他的脑袋,冲着他笑了下,礼貌却不疏远,带着亲近的意味:“阿瑶,可要听我吹首曲?”
“二哥的曲自然是要听的。”金光瑶抬头看着蓝曦臣,那毫无波澜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笑意,“我也许久没听了,真是好生想念。”他坐在了他的身侧,手上捧着茶,听着蓝曦臣的曲,含着浅笑。
曲子悠长平淡,其实,金光瑶并欣赏不来,却还是抿着茶,点着头,似乎是在附和蓝曦臣,蓝曦臣没发现,依旧吹着自己的箫。
【二】
比起聂明玦,金光瑶的确是更愿意和蓝曦臣在一起的,聂明玦素来强势,难免有种压迫感,倒是和蓝曦臣在一起,有几分惬意和舒适。
泛舟归来,金光瑶没着急走,留着小住了半个月,反正都是男子,又是亲近之人,夜谈也属常事,金光瑶也就习惯性地宿在了蓝曦臣的榻上。
只着里衣,头发散在背后,蓝曦臣瞧着金光瑶这般模样,心跳漏了一拍,竟是就这么红了脸,还好夜色很暗,橘红色的烛光映在脸上,蓝曦臣庆幸金光瑶看不到他的一时失态。
他睡在了他的身侧,与金光瑶面对面,金光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竟只憋出了一句:“二哥还不睡吗?”
“自然是要睡了,阿瑶也早些歇息得好。”说着,他吹熄了蜡烛,房间里只剩下了从窗子透进来的月光,朦朦胧胧的,蓝曦臣翻了个身,背对着金光瑶。
金光瑶应了一声,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问道:“二哥心里可有我?”
“怎会没有阿瑶?我们可是兄弟。”蓝曦臣答得爽快,金光瑶却是不说话了,这蓝曦臣也不知道是不是个榆木脑袋,与他只是鸡同鸭讲,答非所问。
“阿瑶,喜欢姑苏的山水吗?”蓝曦臣追问了声。
“喜欢,很好看。”金光瑶回道,语气里却没有欢喜的音调。
“这姑苏不小,还有许多地方,我没带你去看过,想来你应该也是喜欢热闹的,待有机会我们一起再去游玩一番,你定会喜欢的。”蓝曦臣有转身回来,盯着金光瑶的眼睛,那双眼睛好看,比他看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好看。
金光瑶没有立马回复,熟悉他如蓝曦臣当然知道,他已然是心动了,只听他说道:“那我可就期待着了,反正来日方长。”
【三】
一座坟一杯酒,一碑一人。
墓前的蓝家公子依旧气宇轩昂得很,眉目里温文儒雅,瞧不出半分戾气,墓的石碑极好,看起来也算用心了。
“阿瑶,二哥敬你一杯酒,你也知道我容易醉,如果我又说了什么糊涂话,你也就别当真。”蓝曦臣举着酒杯,一口抿尽,姑苏的天子笑果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一杯,醉意就上了头,难得他没有多失态,只是坐在墓前,一遍遍地摸着上面刻出来的名字。
随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
“阿瑶说来日方长,可是哪有什么来日方长啊?”
终究,蓝曦臣未带着金光瑶看遍姑苏。

评论 ( 17 )
热度 ( 79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