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求而不得

转世没记忆变成奶娃娃的两个人跑去听书的小甜甜ok
求而不得——晓薛
街道上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一个小小的孩子拖着另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用力地往前走,身后还跟着两个家仆,两个孩子皆是唇红齿白,若是长开了,该是何等招人的俏儿郎,身上的衣服虽然说不上顶顶好,却也算得上不错了。
“阿洋,你又要带我去哪里啊?”晓星尘一副无奈的口吻。
他要比薛洋大个两岁,自小便是邻居,几乎是看着薛洋长大的。
对于成人来说两岁没什么区别,对于六七岁的孩子而言却是天差地别。薛洋要比晓星尘看起来更瘦弱些,也要更矮点,小胳膊小腿地拉着晓星尘,晓星尘也不敢用力,生怕把薛洋给弄痛了,只好半推半就地跟着。
薛洋转头看了一眼晓星尘:“哥哥问这么多干什...

【薛晓薛】有始有终

霜降❤
有始有终——薛晓薛
天气转凉,有些地方都开始下雪了。
被人捡回家的小丫头也换下了单薄的衣服,近来她被养得极好,脸色都红润了许多, 看起来和当初的那个小乞丐已然是天差地别。
小丫头没了怯懦懦的神情,逐渐流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张牙舞爪却不失可爱,这才依稀有了一点当初的模样。
一身棉衣的她从外面走了进来,大概是和隔壁的小孩玩闹过了,身上脏兮兮得很,她看到屋子里的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跑了两步就过去,凑在了那个人的身边。
“坏东西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呀。”说的话没大没小,小丫头虽然话不好听,但举动倒是亲昵些。
比他长了几岁的青年看着小丫头,轻哼了一声:“叫我坏东西可就没有好东西吃了,叫爹爹。”
“明明也没比我大...

【薛晓薛】他曾爱过一个少年

他曾爱过一个少年——薛晓薛

外头又开始下雪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要把世界淹没,只留下纯粹的颜色,落得厚了就遮住了地上的脏。

晓星尘是是三天前来到这座城镇的,城镇很小,这落了雪就更冷清了一些,他如今是孤身一人上路的,便也想偷个空闲。

找了一处人家落了脚,还算得上温馨的屋子的主人是两位青年,他们都是心善的,看着晓星尘风尘仆仆,便邀请了他。

不过是一眼,晓星尘就看出来了,这两位青年是一对,他们自以为隐藏得不错,可是一举一动间却是明显。

他看穿了却也没有说破,如今世人对断袖还是有着偏见,他说破了反而会有些不自在。

晓星尘含着笑握着一杯暖茶,他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那么一些出神,连...

【薛晓】我家小猫变成人

不想复习而产生的摸鱼XD猫妖洋X老师晓
我家小猫变成人——薛晓
素来洁身自好的晓老师最近回家越发准时了,有同事猜测晓星尘可能是因为最近家里来了亲戚,甚至有人猜测是他最近有了女朋友。
其实也算猜得八九不离十,晓星尘养了一只猫。
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是长得却是格外可爱,黄色的皮毛上有着深浅的条纹和可爱的白手套,一双蓝色的眼睛比蓝宝石还要漂亮,一眼就能吸引许多目光。
晓星尘捡到它的时候,是在一个雨夜,小小的它就这么窝在靠近车轮的车盘底下,橘色的路灯散着浅浅的光,仿佛连雨线都看得清晰。
他本来是没有发现这只小猫的,可是在他路过的时候,这只小猫突然叫了一声,晓星尘一低头就看到他,小猫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一双眼睛还...

【晓薛】债未销

有一个想写很久的片段w皇上晓和奴仆洋XD甜甜的3000+摸鱼w

债未销——晓薛

【一】

烟花三月当下扬州。

才得了位置的小皇帝兴致来潮,带上了些许的行李便离开了皇宫,想要看看这属于他的人间山色。

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自然是不会让小皇帝去了的,江南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漂亮的江河沿路的灯火,夺目漂亮。

小皇帝没看过这等的繁华,和皇宫的死气沉沉天差地别,饶是看惯了珍宝的小皇帝也被这些给迷了眼睛。

一阵嘈杂吵到了小皇帝的耳朵,跟在他背后保护他的近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们伸出手就想护住小皇帝。

瘦弱的少年从天而降。

他压在了一身华贵的小皇帝的身上。

骂骂咧咧的人从楼里跑了出来,他们拿着棍...

【薛晓薛】命中之人

之前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梗,加了些自己的设定,摸个鱼w原著向w

命中之人——薛晓薛

每一个人在懂爱的时候,胸膛上会出现两个名字,一个是他命中注定的爱人,一个是杀死他的人。

【一】

晓星尘年纪虽然还小,胸膛上却已经浮现出名字了。

可是他与别人不同,明明该是两个名字的,他却只出现了一个,抱山散人也无法解释这一原因。

于是他抱着小小的晓星尘说着:“我们星尘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有人想要杀死你呢?所以这名字一定是你爱也爱你的人。”

这话当真是有道理极了,晓星尘点了点头,含着笑覆上了胸口的名字,仿佛是刺青刺进去的,没有任何的起伏。

晓星尘认不得太多的字,他对着铜镜把它给画了下来,对着纸张上的笔...

哈哈哈,格外好看了!!

茕殣:

是白芷点的海盗洋和小少爷星 @空弦白芷
不过画的也不咋像海盗
星星大概之前没有出过远门见过多姿的世界,因此虽然嘴里说着讨厌薛洋但其实内心还是对跟着他混这种新奇有趣不单调的生活很向往的✔
点图(8/8)
画完啦
p1动作参考p3......

【薛晓薛】支离

一个满足我自己喜好的摸鱼XD算原著向后续,判官晓和受罚洋ok

支离——薛晓薛

【一】

灼热的火燃烧着,它们从地狱深处冒出来,惩罚着坠入地狱不得轮回的恶人。

鬼差三三两两地看守着犯人们,细长的鞭子下去,立马是皮开肉绽,宛若是在伤口上洒了盐巴,惨痛的哀嚎不绝于耳。

子夜,一切又恢复了原状,片刻的喘息之后,又是一轮新的惩罚,鞭子又将如约而至,如此反反复复,直到赎罪结束。

镣铐连着链子,鬼差拉扯着一个犯人往去觐见新来的判官,倒不是他可以去轮回了,只是这犯人和那判官有牵扯,要签了盟书断了前缘。

“断什么前缘?我可是孑然一身的,莫要开玩笑了。”薛洋伸手随意地抹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挑眉看着鬼差...

【薛晓薛】你有没有见过他

茕殣推荐的歌w摸个鱼w

你有没有见过他——薛晓薛

再次醒来,世界换了模样。

修复了一双眼的晓星尘孤身上路,许是时过境迁,他早就没有闯荡天下的志向,如今他只是在这红尘里徘徊,助几个有缘人。

兰陵仿佛还是过去的兰陵,繁华依旧,来来往往的凡人哪管金家的没落,他们生长繁衍与金家并无太多的关系。

酒楼为了吸引人们,近来都找着几个说书人在讲故事,既是在兰陵,这故事自然是容易说到多年前的金光瑶的,有了金光瑶这薛洋倒也是不远了。

为了引人入胜,这故事又添油加醋了几分,那些应该不是薛洋干的事,也被冠到了薛洋的头上,一时之间人们议论纷纷,声讨着一个死人。

晓星尘捧着一杯茶,只觉得茶凉到泛了苦涩,他本...

【薛晓薛】天生撩人

重生parow一个甜甜的小脑洞w

天生撩人——薛晓薛

【一】

“你醒了?”那是温柔至极的声音,带着几分让人向往的能力,而躺在床上的病人睁开了他的眼睛。

眼皮格外沉重,眼前是一片白茫,只有模糊的影子,脑袋是一阵剧痛,疼得像是揉碎了五脏六腑,不如去了。

竟然还活着吗?

薛洋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却依旧看不清东西,虽然不是看不见,可是距离瞎子大概也没多少了。

薛洋开了口,长时间没有喝水的他,声音沙哑:“你救了我?”

“你正好倒在了我的家门口。”大概是声音带着熟悉的感觉,薛洋没有再讲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若是薛洋还看得见,他就会发现倒映在那人眼里的他,竟是一副十六七岁...

1 / 1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