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命中之人

之前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梗,加了些自己的设定,摸个鱼w原著向w

命中之人——薛晓薛

每一个人在懂爱的时候,胸膛上会出现两个名字,一个是他命中注定的爱人,一个是杀死他的人。

【一】

晓星尘年纪虽然还小,胸膛上却已经浮现出名字了。

可是他与别人不同,明明该是两个名字的,他却只出现了一个,抱山散人也无法解释这一原因。

于是他抱着小小的晓星尘说着:“我们星尘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有人想要杀死你呢?所以这名字一定是你爱也爱你的人。”

这话当真是有道理极了,晓星尘点了点头,含着笑覆上了胸口的名字,仿佛是刺青刺进去的,没有任何的起伏。

晓星尘认不得太多的字,他对着铜镜把它给画了下来,对着纸张上的笔...

哈哈哈,格外好看了!!

茕殣:

是白芷点的海盗洋和小少爷星 @空弦白芷
不过画的也不咋像海盗
星星大概之前没有出过远门见过多姿的世界,因此虽然嘴里说着讨厌薛洋但其实内心还是对跟着他混这种新奇有趣不单调的生活很向往的✔
点图(8/8)
画完啦
p1动作参考p3......

【薛晓薛】支离

一个满足我自己喜好的摸鱼XD算原著向后续,判官晓和受罚洋ok

支离——薛晓薛

【一】

灼热的火燃烧着,它们从地狱深处冒出来,惩罚着坠入地狱不得轮回的恶人。

鬼差三三两两地看守着犯人们,细长的鞭子下去,立马是皮开肉绽,宛若是在伤口上洒了盐巴,惨痛的哀嚎不绝于耳。

子夜,一切又恢复了原状,片刻的喘息之后,又是一轮新的惩罚,鞭子又将如约而至,如此反反复复,直到赎罪结束。

镣铐连着链子,鬼差拉扯着一个犯人往去觐见新来的判官,倒不是他可以去轮回了,只是这犯人和那判官有牵扯,要签了盟书断了前缘。

“断什么前缘?我可是孑然一身的,莫要开玩笑了。”薛洋伸手随意地抹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挑眉看着鬼差...

【薛晓薛】你有没有见过他

茕殣推荐的歌w摸个鱼w

你有没有见过他——薛晓薛

再次醒来,世界换了模样。

修复了一双眼的晓星尘孤身上路,许是时过境迁,他早就没有闯荡天下的志向,如今他只是在这红尘里徘徊,助几个有缘人。

兰陵仿佛还是过去的兰陵,繁华依旧,来来往往的凡人哪管金家的没落,他们生长繁衍与金家并无太多的关系。

酒楼为了吸引人们,近来都找着几个说书人在讲故事,既是在兰陵,这故事自然是容易说到多年前的金光瑶的,有了金光瑶这薛洋倒也是不远了。

为了引人入胜,这故事又添油加醋了几分,那些应该不是薛洋干的事,也被冠到了薛洋的头上,一时之间人们议论纷纷,声讨着一个死人。

晓星尘捧着一杯茶,只觉得茶凉到泛了苦涩,他本...

【薛晓薛】天生撩人

重生parow一个甜甜的小脑洞w

天生撩人——薛晓薛

【一】

“你醒了?”那是温柔至极的声音,带着几分让人向往的能力,而躺在床上的病人睁开了他的眼睛。

眼皮格外沉重,眼前是一片白茫,只有模糊的影子,脑袋是一阵剧痛,疼得像是揉碎了五脏六腑,不如去了。

竟然还活着吗?

薛洋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他揉着自己的眼睛,却依旧看不清东西,虽然不是看不见,可是距离瞎子大概也没多少了。

薛洋开了口,长时间没有喝水的他,声音沙哑:“你救了我?”

“你正好倒在了我的家门口。”大概是声音带着熟悉的感觉,薛洋没有再讲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若是薛洋还看得见,他就会发现倒映在那人眼里的他,竟是一副十六七岁...

亲亲星儿!!*٩(๑´∀`๑)ง*很开心啦ww希望之后有机会可以一起逛cp!!

星兒★道長來發糖:

祝親愛的白芷  @空弦白芷  生日快樂!!
好喜歡白芷甜甜的文,溫馨的把心裏都照的暖烘烘的
也謝謝白芷把我帶進QQ,耐心教了我好多東西
如果沒有遇見白芷我想我到現在還是孤單一人樂
要感謝的實在太多啦!!愛你!!
祝白芷生日快樂!開開心心一整年(〃`▽´〃)♡

--
本來只有畫P2洋洋單人結果發現大家都畫CP
緊急加了一個道長上去
給道長摸摸頭順毛的洋洋很開心所以改了一下表情成P1
被喜歡的人摸頭真的很幸福嘿嘿嘿♡

这也太好了吧,哈哈哈,铃铛paro令人心动ww谢谢茕殣wwww

茕殣:

是给白芷老师 @空弦白芷 的生贺(′▽`〃)
p1是两只铃铛精
p2是三(da)省(qing)擒(ma)人(qiao)
祝白芷新的一岁天天开心,本命早日成亲啊。
画的不好见谅QAQ

【晓薛】咕咕洋不想填坑

给框框 @唔...汪——随随 的生贺w祝框框新的一岁也开开心心啦w

现代paro,催稿晓X咕咕洋

咕咕洋不想填坑——晓薛

【一】

一觉睡到下午,外头的天都已经暗下来的,躺在床上的人还不知情,看了十二小时标示的时间,还以为他才睡下去十分钟。

各种联系方式的信息已经充斥了薛洋的手机,薛洋只是看了一眼就关掉了屏幕。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网络时代,薛洋也赶上了这个潮流,毕业之后反正有金光瑶养着,他就自己摸索着在网上写点什么。

这种事本来就是运气占了多数,要真的说起薛洋的用词遣句或者文笔那是肯定比不上一些实力写手的,可他的文便是写得爽快,让人看得爽快。

如此的快餐的时代,...

【晓薛】向阳

迟了一点的小源 @洋葱小源 生贺w
向阳——晓薛
「我以为所有人都住在黑暗里。」
【一】
疲惫与疼痛感涌来,充斥了四肢,连脑袋中的思想都变得不再清晰,只剩下被揉碎了的记忆还顽固地卡在缝隙里。
眼睛早就已经模糊了,根本看不清前头到底是什么,血渗出了身体,甚至可以听到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又或者只是耳朵制造的错觉。
「要死了吗?」
他趴在地上,泥土染得他半张脸都脏了,大概就是这样,永远地躺下去,无尽地沉入黑暗里,他该被丢掉,因为他本来就是多余。
薛洋不信奉神明,神明对他并不公平,所以,神明也忘记了在这个时候要带走他的性命,苟延残喘,奄奄一息。
直到光明再一次降临,阳光照散了他眼前的浓雾,明月清风晓星尘与他狭路相逢,却没...

【薛晓】黄粱一场

末世背景qwq一个愉快的摸鱼w

黄粱一场——薛晓

【一】

眼前是一片黑暗,晓星尘仿佛是走了很久,可是始终走不到尽头,他觉着手脚都已经快麻木了,知觉已经消失。

终于他倒在了地上,耳畔的嘶吼也停了下来,不远处似乎有着微弱的光,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往那处爬了过去。

一切回归了平静。

闹铃声在早上七点准时地响起,阳光洒进了屋子里,被子上都染了暖意,舒适感淹没了晓星尘的四肢,他陷在柔软的床里,似乎是第一次想要赖床。

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腰上,一个激灵,晓星尘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双素来清明的眼睛,似乎有一瞬间的不清醒,模糊里有什么嘶吼着向他扑了过来。

手机的时间指向20XX年的7月17日。

“做...

1 / 1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