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7】

爷爷奶奶你们关注的文终于更新了w新增了文的tag方便观看w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4   5   6

【7】

下了一夜的雨,温度又徒然得凉了几分,姑苏虽比不上北方,可这风一吹,倒是更加刺骨了些,裹着好几层的衣衫,也挡不住风的侵袭。

金光善尾七之后,金光瑶便跟着蓝曦臣走了,没有别人幻想中...

【薛晓薛】光明正大

九十年代背景的上海XD

光明正大——薛晓薛

【一】

九十年代中期的申城已然开始有了未来的雏形,还未发展起来的浦东也竖立起了东方明珠,与之相对的浦西延续了之前大上海的热闹,店铺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这是年轻的城市,有着无限的前途,地铁已经在地下穿行,公交顶着两根“辫子”在路上奔驰。

庞大的外来人才还没有涌入这座城市,比起多年后的拥挤,倒是有几分春节过年时的冷清。

弄堂里原拆原还的老式公房,不过只有七楼的高度,看上去也就十多岁的少年穿着一身谈不上多好看的校服爬上了楼梯。

家门口却是已经站了人了,一身白色衬衫的孟瑶双手环胸地看着薛洋,嘴上挂着笑,薛洋却觉着渗人。

书包随意地拿在了手上...

【晓薛】河神与精灵

之前和白辄交换的粮ww河神晓X精灵洋

 

河神与精灵——晓薛

【一】

被浓雾笼罩的森林是天神遗留在人间的伊甸园,神的子民没有一个人离开这里,人类精灵鬼怪龙族神明你所能想到的种族,这里应有尽有,和平的年岁在时间没有留下任何印记的森林里过去。

各个族群发展生息,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森林所能承受的,人数饱和之后,为了生存的领地,战争悄然而至,一开始只是两个人为了一棵树,后来发展到了一个族群一大块土地。

战火在森林蔓延,天神的伊甸园成了神最不愿意看见的样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神幻化成了人类,人类是森林里最聪明团结的种族之一,却没有格外强大的身躯和能力。

他出现在了一场龙族和地精...

【晓薛】春来发几枝

一个愉快摸鱼w修仙道长X兔妖洋

 

春来发几枝——晓薛

【一】

一身灰色杂毛的薛洋是一只兔子妖,要他来说,一只兔子实在是太差劲了些,又没有锋利的利爪,也没有可以咬断别人喉咙的牙齿。

所以他扒了一只想要吃掉它的小灰狼的皮,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灰色兔毛和灰色的狼毛其实也差不了太多。

这个时候他才渐渐和山头的动物和妖类接触了,而他们自然也知道了这么一个不好惹的狼妖——薛洋。

倒不是薛洋生来凶残,只是当他还是一只小兔子的时候,他的窝身边的都是白色的小兔子,他一只灰色杂毛的自然不会被喜欢。

小时候受够了欺负,成了妖当然是好好的报复一下那些欺负了他的兔子们,虽然当时那些兔子还是没有...

【晓薛】轮回

愉快地摸鱼←
轮回——晓薛
【一】
孤零零的山丘上飘荡着不知名的阴魂,只是这魂不全,只有三魂之一,仿佛是在轮回之时,把这一魂强行抽离,丢在着山野之间,任由他自生自灭。
山上的日子太过无聊了,阴魂没有记忆,就这么日复一日地过着,就连知道轮回一说还是因为某个新鬼未到时机飘到此处些许年岁,着实无聊和这残魂闲聊的时候说起。
他开始对新鬼说,如果他也有轮回,他会想怎么样,可是往往话到了嘴边,却又卡住了,他皱了眉头,随即对着新鬼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双虎牙,他说:“我不知道了。”
“不知道也好。”新鬼垂着眼睑,他伸手去触摸阴魂,却没落空了,新鬼也不恼,嘴里仍旧挂着笑,“这最好不过了。”一身破败了的衣衫,白色里混着金的牡丹...

【薛晓薛】尘埃

摸个鱼w盲狙上海卷w

 

尘埃——薛晓薛

天已经亮了,夏日的光透过破烂了窗落在了屋子里,尘埃飘散在空气中,宛若飞舞。

躺在棺材里的薛洋已经醒了,昨夜他做梦了,似乎不是个好梦,只是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晓星尘大概是已经在准备早饭了吧,香味已经跑了进来,惹得薛洋的肚子叫了几声,随意地拍了拍衣服,他就起身了。

刚走到院子,就看到阿箐已经坐在位子上了,薛洋有点想逗弄她,随意地摘了一根草丢在了她的脖子上。

“有虫子在你脖子上。”他带着玩笑的语气说着,看着那个一直叫他坏东西的人,害怕地跳脚,拼命地拍着脖子。在听到笑声的时候,她才反应了过来,骂骂咧咧了两句就去找了晓星尘告状了。

“坏...

【薛晓薛】蜜月

现代paro,一个大概想了半个月的甜甜←
蜜月——薛晓薛
海风吹起了白色半透的窗帘,阳光照在木制的地板上,落地窗外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海岸线边是一片清浅的蓝,打在沙滩上,留下些许的白色贝壳。
生物钟良好的晓星尘已经醒了,他坐在摇椅上看着一本特意从国内带过来的书本。当时整理行李的时候,薛洋拿着这本书,说它是增加重量的废物,甚至把它拿了出来,换上了好几袋的糖果。而此时此刻这本书被晓星尘拿在手里,至于被晓星尘放在了柜子里的糖果怕是已经要积灰了吧。
朝南的卧室里,睡在床上的薛洋还没有要醒来的样子,他抱着一个枕头,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空调调在了事宜的温度,就算踢了被子也不至于着凉。
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手机铃...

【晓薛】雷声

一个甜甜的摸鱼XD
雷声——晓薛
路上行人匆匆,一身白衣的俊俏青年走在路中间格外显眼,他背着一把剑,手里有一柄拂尘,瞧着就是遗世而独立的样子,若说是九天上的神谛怕是也有人信。
突然一个被人追赶的小孩子撞进了他的怀里,后面来势汹汹的人,指着孩子说他砸坏了他们的东西没钱赔还要逃,孩子约摸才五六岁,怯生生地抓着他的衣服。
当下,晓星尘的心就软了下来,听那人的报价,把随身的一件配饰给了出去,正准备转头去安慰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一溜烟跑了一个没影。
夜色渐深,晓星尘本就不习惯去住什么客栈,城外有一间废弃的小屋子,他准备去哪里借宿一晚,当初在义城这么多年,自然也就没什么洁癖。
推开吱呀一声的门,屋里头的地上已经盘坐着...

【薛晓薛】一拜天地

激情码字,520快乐

一拜天地——薛晓薛

那是个依山而建的小山村,村里头的人大多熟识,口口相传着那山上住着仙人,说得神乎其神,若是有人从这边路过,他们也要向他们念叨几句那仙人的事迹。

近来村子里来了两个新人,看起来年纪都算不上大,略小一点的那个,仿佛还带着一些稚气,倒是说得一嘴的讨喜话,这才来了没几天,就和村里头的老人混熟了。

听说这两个人是到这里来成亲的,对外头一无所知的老人虽然觉得两个男子在一起有悖常理,却因为瞧着这两个小辈心有好感,拼凑出了曲折离奇的经历,竟是更心疼了几分,为他们打点成亲的事宜,也格外热情。

而真相比起老人们所想的故事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兜兜转转,经历了那么多事...

【薛晓薛】桃花依旧笑春风

Cp结束了,就把这个放出来了w
桃花依旧笑春风——薛晓薛
【一】
正值初春,万物复苏。
遥远的北方有一座被雾气环绕的山脉,山顶有着万年不化的积雪,雪之下布满了绿意,一道巨大的裂痕就这么横在山腰处,在那看不见底的深渊里,闪烁着些许微弱柔和的黄色光晕。
光晕里一只白色的小兽四肢缓慢幻化成了虚影,虚影里却又成了人类的模样,隐约是个粉雕玉琢的孩童,约摸三四岁的年纪。
一声啼哭震碎了光晕,光晕似乎成了云,把孩子带回了地面之上,刚着地就消散了。
赤裸着身躯的孩子趴在地上,睫毛颤动了几下,一阵风席卷过了树丛,枝叶发出细碎的响声,太阳已经正中了,和煦地照在地上,带来些许的暖意。
孩子动了,他的手指张开又合拢,似乎是想要抓住什...

1 / 1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