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们fo我这个沙雕咸鱼lo主

【晓薛】套圈游戏

现代校园paro的小甜甜w算全员?内含忘羡/追凌和少部分曦瑶还有宋箐注意避雷XD少部分的两对就不打tag了

套圈游戏——晓薛

魔道学校开了一场学园祭,虽然和国外的学园祭还有一些区别,但是能放肆地玩上一天,学校里的同学对此格外感兴趣,薛洋大概算得上一个另类了。

因为听说班级或者社团里赚到的钱都可以用作班费或者团费,许多人都铆足了劲头要好好地赚上一笔。

读作精打细算实则黑心至极的金光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游乐园那种稳赚不赔的套圈游戏成了金光瑶的首选。

挑选奖品成了金光瑶的头等大事,作为金光瑶社团里的一员,薛洋完全就看着金光瑶在弄这些东西,堆起来的奖品越来越多,小到便宜的糖果,大到略微昂...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8】

你上辈子看的文,这辈子终于更新了XD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4   5   6   7

【8】

两个人的日子多了一个人的参与,倒像是薛洋和晓星尘两个人还未成亲便多了一个孩子,当然阿箐年岁不少,只能认了他们两个做哥哥。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薛洋和阿箐依旧是十足十的...

【薛晓薛】槲寄生

CP新做的无料,放出来了☜HP AU☜超甜

槲寄生——薛晓薛

【一】

连绵的雪下了好几天。

整个霍格沃茨都变成了白色,临近圣诞节,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学校里只剩下了三三两两的人还在无所事事,做好了在霍格沃茨度过圣诞节的准备。

黑发黑眸的少年在这异域的魔法学校显得格外亮眼。他是东方的“美人”,在这西方的国度也毫不逊色。

“薛洋你不回去?”拖着行李箱的霍尔走到少年的面前发出了疑问。

薛洋抬眼看了霍尔,那双好看的黑色眼睛像是一滩死水般毫无波动,嘴边却是带着笑的,他说:“家里没人,不回去了。”

霍尔没有再多问,他耸了一下肩:“那提前祝你圣诞快乐。”

“同乐。”薛洋...

【晓薛】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

谈恋爱的小故事w

祝星儿 @星兒★道長來發糖 生日快乐w以后每天都开心快乐w

唯一也最好的选择——晓薛

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一个接一个的离去,老师们在办公室里等待下班时间的到来,晓星尘整理着东西。

“今天吃什么?”

手机通讯软件传来了短信,晓星尘看了一眼,嘴角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星尘今天也这么早就回去了?”宋岚询问了一声,晓星尘点了一下头,“是啊,阿洋在家里等我了。”

宋岚皱了一下眉头,想到自己挚友多年前和薛洋恋爱的时候模样:“你和那个薛洋现在还这么好啊。”

晓星尘把教案放在了文件包里,理所当然的地回答:“是啊,我早就说过了,阿洋是我唯一也最好的选择。”

这句话宋岚是早...

【薛晓薛】花的精灵

摸个甜甜,现代paro,“拇指”花精灵洋X花店店长晓

花的精灵——薛晓薛

【一】

闹市的街道里,开着一家花店,在人来人往之间,在喧嚣里,留下了一抹绿意还有片刻的安宁。

与以往的花店不同,这家店里并没有剪去根叶的花朵,所有的花都扎根在泥土里,盛开着傲人的美丽。

那些被装饰起来,能够插在花瓶里的花朵虽然也一样绚烂,但是绚烂之后却只有消弭,或许是晓星尘太过于相信,花落花开是一轮宛若凤凰浴火的重生。

说来也奇怪,花店的生意倒是挺好,许多人看到他的花长得不错,都会忍不住买上一盆,或是放在阳台或者放在厅里。

爱摆弄花草的人,也是静得下心来的,晓星尘本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在这日日夜夜的熏染之下...

【薛晓薛】代价

摸鱼←

代价——薛晓薛


青年遇见了神,神称赞了青年的勇气和毅力,作为奖励,神拿出了只有神才能拨动的时间轮盘。


一身白色衣衫的少年,安静地卧躺在一块巨石上,巨石旁是一汪清潭,正值夏日,此处倒是阴凉爽快。

少年是个怕热的人,既然无人看见,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胸口的衣衫大开,只露出里头薄薄的一层里衣。

他正闭目养神之际,一捧水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水珠还留在他弯翘的睫毛上,少年眨了一下眼睛,它便落下来了,就好像是他流泪了。

“阿箐别闹了。”他喊了一声,嬉皮笑脸的小姑娘从巨石后头绕了出来,少年拢了拢自己的衣服,“你不好好跟着师傅学习,到这里来做什么?”

“来瞧瞧师兄,听说师兄想下山了?”

“怎么?你...

【晓薛】求而不得

转世没记忆变成奶娃娃的两个人跑去听书的小甜甜ok
求而不得——晓薛
街道上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一个小小的孩子拖着另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用力地往前走,身后还跟着两个家仆,两个孩子皆是唇红齿白,若是长开了,该是何等招人的俏儿郎,身上的衣服虽然说不上顶顶好,却也算得上不错了。
“阿洋,你又要带我去哪里啊?”晓星尘一副无奈的口吻。
他要比薛洋大个两岁,自小便是邻居,几乎是看着薛洋长大的。
对于成人来说两岁没什么区别,对于六七岁的孩子而言却是天差地别。薛洋要比晓星尘看起来更瘦弱些,也要更矮点,小胳膊小腿地拉着晓星尘,晓星尘也不敢用力,生怕把薛洋给弄痛了,只好半推半就地跟着。
薛洋转头看了一眼晓星尘:“哥哥问这么多干什...

【薛晓薛】有始有终

霜降❤
有始有终——薛晓薛
天气转凉,有些地方都开始下雪了。
被人捡回家的小丫头也换下了单薄的衣服,近来她被养得极好,脸色都红润了许多, 看起来和当初的那个小乞丐已然是天差地别。
小丫头没了怯懦懦的神情,逐渐流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张牙舞爪却不失可爱,这才依稀有了一点当初的模样。
一身棉衣的她从外面走了进来,大概是和隔壁的小孩玩闹过了,身上脏兮兮得很,她看到屋子里的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跑了两步就过去,凑在了那个人的身边。
“坏东西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呀。”说的话没大没小,小丫头虽然话不好听,但举动倒是亲昵些。
比他长了几岁的青年看着小丫头,轻哼了一声:“叫我坏东西可就没有好东西吃了,叫爹爹。”
“明明也没比我大...

【薛晓薛】他曾爱过一个少年

他曾爱过一个少年——薛晓薛

外头又开始下雪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要把世界淹没,只留下纯粹的颜色,落得厚了就遮住了地上的脏。

晓星尘是是三天前来到这座城镇的,城镇很小,这落了雪就更冷清了一些,他如今是孤身一人上路的,便也想偷个空闲。

找了一处人家落了脚,还算得上温馨的屋子的主人是两位青年,他们都是心善的,看着晓星尘风尘仆仆,便邀请了他。

不过是一眼,晓星尘就看出来了,这两位青年是一对,他们自以为隐藏得不错,可是一举一动间却是明显。

他看穿了却也没有说破,如今世人对断袖还是有着偏见,他说破了反而会有些不自在。

晓星尘含着笑握着一杯暖茶,他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那么一些出神,连...

【晓薛】债未销

有一个想写很久的片段w皇上晓和奴仆洋XD甜甜的3000+摸鱼w

债未销——晓薛

【一】

烟花三月当下扬州。

才得了位置的小皇帝兴致来潮,带上了些许的行李便离开了皇宫,想要看看这属于他的人间山色。

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自然是不会让小皇帝去了的,江南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漂亮的江河沿路的灯火,夺目漂亮。

小皇帝没看过这等的繁华,和皇宫的死气沉沉天差地别,饶是看惯了珍宝的小皇帝也被这些给迷了眼睛。

一阵嘈杂吵到了小皇帝的耳朵,跟在他背后保护他的近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们伸出手就想护住小皇帝。

瘦弱的少年从天而降。

他压在了一身华贵的小皇帝的身上。

骂骂咧咧的人从楼里跑了出来,他们拿着棍...

1 / 1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