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岁岁平安

现代设定←嗯XD设定洋洋和道长在一起啦!甜甜甜的小甜饼(●'◡'●)ノ❤
岁岁平安——晓薛
季节交换正是容易生病的时节,薛洋也不例外,一场高烧来得突然,把夜归的晓星尘吓了个胆战心惊。
这是晓星尘上班的第一个月,难免有点疏忽了薛洋。
冰凉的毛巾放在他发热的额头,薛洋睁开了眼睛看着晓星尘,大概是因为不舒服,眼角有点泛红,看起来要哭了,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沙哑:“晓星尘。”他叫了他的名字,便什么也没有说了。
坐在床边的晓星尘抓着薛洋的手,来回地揉着:“对不起,是我没发现。”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薛洋实在太难受了,甚至觉得自己的四肢都不受控制了,他只是看着他,天知道薛洋有多想坐起来,多么想抱住晓星尘,当然他不会告诉他,他会发烧是因为他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偷偷洗了好久的冷水澡。
“我要吃糖。”薛洋瘪了瘪嘴,“嘴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
晓星尘没有说话,只是站了起来去了厨房,薛洋暗自腹诽,这糖明明在书房柜子的抽屉,他去厨房做什么?
不过片刻晓星尘带着一杯水走了回来,还冒着热气,薛洋闹了别扭,说什么也不肯喝,晓星尘好声哄了几句,薛洋才抿了一口,这下他可乐了,满嘴的蜂蜜味。
“这还差不多,还以为你要给我一杯白开水,那就算是虐待我了。”薛洋握着晓星尘拿着水杯的手就往自己的嘴边凑,喝得太急了,呛了起来,晓星尘捏了捏他的鼻子:“就喜欢吃甜的。”
宠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哪里需要多少的理由,他瞧着他心疼了,于是心软了,他又是个不饶人的主,缠上了就不放了,简简单单地凑在一块,过自己的小日子。
薛洋的身体还算不错,去医院吊了几天水也就好了,晓星尘倒还是不放心,还是带着薛洋复查了两天,看他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这才安了心。
隔了几天,晓星尘拿到了他的第一份正式工资,瞧着薛洋最近身体不好,就去买了一块长命锁给他。
“这是长命锁,愿可以保你岁岁平安。”
玉制的长命锁通透极了,价格自然也贵得离谱,薛洋把玩着那块长命锁不说话,这晓星尘也不知道搭了多少私房钱进去,薛洋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
“你不喜欢吗?”看着薛洋不说话,晓星尘有点紧张,这薛洋收他的东西,素来是喜笑颜开,今天是怎么了?
薛洋捏着长命锁突然笑了起来,他抱住了他,晓星尘只觉得自己脖子上一重,薛洋看着他说着:“你如果岁岁平安,我当然也就岁岁平安。”
一块长命锁,两个人的岁岁平安。

评论 ( 6 )
热度 ( 81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