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茶凉

今天七夕,可我单身狗。

茶凉——曦瑶
日子总是不经意地就从指缝里溜走了,谁能算得清到底过了几天还是过了几年,只知道换了几轮的春秋冬夏。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蓝曦臣的身子出了问题,却还硬撑出了一副没事外表,他本就因为金光瑶和聂明玦的事一直在闭关不常出来,自然也没人发现。
等人们发现的时候,竟然已是病入膏肓了,再这么下去怕是熬不过几个冬日了,这自然是引来了蓝家内部的一片哗然,不过蓝曦臣对此不愿意多谈,也就封了消息,不再参与各项事宜,安心养病。
都说姑苏的山水养人,可明明已是用上了各种珍贵的药材蓝曦臣的病却依旧没什么起色,到最后,他自己懒得去纠结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多活一日就算多偷了一天。
这下蓝曦臣倒是看起来有精神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态的缘故,他离了云深不知处,寻了一个安静的山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来无事的时候,练上一下午的字,瞧着竟然比那神仙还要快活了几分。
偶尔也会有几个小辈来叨扰他,不过一个人无聊也是无聊,有人陪着倒也不错,更何况也能听听外面的事情,以至于不会真的彻底不谙世事。
听闻前不久金家的金凌在一场夜猎里得了头名,蓝曦臣觉得自己是个长辈,应该送什么去恭喜,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发现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只得写了一副字送了过去。
如若是金光瑶收到,应是会收到书房里,可金凌就不好说了,指不定就是收到可便压在箱底,带纸张都被虫子蛀了,他也想不起来蓝曦臣曾送了他这么一副字。
不过金凌怎么处置,不在蓝曦臣的考虑里。
临近寒冬的时候,蓝曦臣的病越发重了,常常一觉就要睡上许久,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原本明清的眼珠已经浑浊得很。
蓝家自然知道蓝曦臣这样下去怕是不行了,他又不愿回云深不知处,蓝启仁没法子,又拗不过蓝曦臣,只能派了两个人去他的跟前照顾着。
没什么胃口自然也就吃不下什么东西,蓝曦臣极快地消瘦了下去,哪里还看得出他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泽芜君,严重的时候时常连汤药也要灌下去。
彼时雪还未化,不过春日怕是快要来了,天气已然是转暖了些,有些个小花已经冒了出来,染着几分生机。
山上的空气清新极了,蓝曦臣觉得身子也好多了,浑浑噩噩了那么些天,今天竟然可以下地了,趁照顾他的两个蓝家弟子还没有醒,披了外衣就出了门。
他绕着山走了一圈,想起了荒废了的地,有些可惜着今年春天的时候他播下的种子,大概只能等来年了。
“泽芜君怎么出来了?”蓝家弟子看着坐在亭子里的蓝曦臣这才松了一口气,语气有几分着急。
蓝曦臣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拿了早晨刚下的雪煮了壶茶,着实是风雅得很,氤氲的热气让蓝曦臣看这个世界都看不真切。
“有点想去金麟台了。”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随即又笑了起来,“现在金麟台哪里还是那么容易去的。”
茶水从壶口落入杯里,溅起些许的水珠掉在桌子上,蓝曦臣转了几圈,吹了下茶便抿了一口:“喝完茶我便回去了,你们没必要在这里候着了。”
蓝家弟子们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回了屋子,蓝曦臣看着他们离去,又陷在了自己的思绪了。
茶很热,暖了他的四肢。
“你来接我了?”大概是疑问的口吻,他撑着脑袋,一双好看的眉眼里都是温柔,依稀还是那位人人称赞的贵家公子。
“想来也是该来接我了。”轻笑的声音,似乎是在和谁人交谈了,随即又倒了一杯茶,“这茶壶还是你那时候送我的,竟用到现在了。”
又开始下雪了,这大概是这个冬天的最后一场雪,所以才会那么大,像是要把剩下的雪在这一天全部下尽。
有哪位着着金星雪浪的公子走过了雪,染着一身的白,坐在了蓝曦臣的那头,他举起了茶杯,许是喝了一口,眉间的一点朱砂依旧明艳。
随即他伸出了手,拉住了蓝曦臣的,那是张蓝曦臣万分熟悉的面庞,那个人笑了,弯了嘴角:“二哥的茶还是泡得那么好。”
砰,精致的笛子掉在了地上,雪还没有停,石桌上的两杯茶已然是凉了下去。

评论 ( 5 )
热度 ( 61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