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太困了,这是个定时,元旦快乐
现代paro
跨年——薛晓薛
那时候,薛洋和晓星尘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薛洋明明是快30岁的人了,却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闹腾,就连眉眼里都带着稚气
别人都说是晓星尘宠坏了他,可每到这个时候,薛洋一定会撒泼耍赖,直到让别人承认,是他宠晓星尘多一些,也不知道在比些什么。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晓星尘一如往年的习惯带着薛洋出去吃了一顿,算做了传统之一。
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薛洋一整天都有些兴致缺缺,还好今天的菜单符合了薛洋的胃口,也算吃了许多,直到肚子里再也塞不下东西。
外头的天已经有些黑了,路上的人却越发多了些,这种日子,年轻的人们还是更愿意在外面玩乐,霓虹灯五光十色,快节奏的生活气息一下子淹没过来。
薛洋已经有些困了,眼皮都开始打架,他忍不住开始骂着昨天带他去浪的魏无羡,一个人闹腾还不够,偏要拉着他一块玩。
刚被半推半就地拉上了出租车,薛洋靠着门就几乎要睡着了,耳朵里塞着耳机,放着柔和的音乐,更是上好的催眠曲。
抵着冰凉的玻璃,薛洋觉得有点冷了,他缩了缩脖子,手指还放在手机上,仿佛下一刻,他还要继续刷拿着无关紧要的信息。
坐在一旁的晓星尘靠着这一幕却是笑了起来,他坐过去了一点,让薛洋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转头盯着薛洋的脸,笑了起来。
大概是感受了晓星尘的气息,他凑到他的身边,嗅着他的味道,霎时的安心。
晓星尘低头亲吻了他的额头。
“晚安阿洋。”他的语气亲昵至极,然后一只手搂紧了薛洋,蹭了一下他的脸颊,在他的耳边说着他不常说的情话。
“明年,我也会依旧爱你。”
他是不善言辞的人,这样的话若是平时,他定然是说不出口的,薛洋怕是已经睡了,无意识地抓住了晓星尘的手,十指相扣。
回家路的有点小远,薛洋在晓星尘的怀里,红了耳尖,只是晓星尘没有发现。

评论(4)
热度(3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