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重生任务

屯着的脑洞终于可以陆续发出来啦,点赞第一篇

洋洋重生回以前,成为了晓星尘的师弟设定,有系统

重生任务——薛晓薛

【一】

叮,提示音响起。

【二】

烟雾云绕的山上,是一片仙境的景色,浓郁的绿色,宁静的湖水,偶尔枝头有鸟儿在叫唤几声,或是年幼的孩子们拿着木剑,划破空气,发出声响。

最远的一个小屋里躺着一个孩子,虽然太阳已经正中了,他却还是睡在床上,迷糊之间,他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他的身上遍布了各种小伤,还好已经被人好好地包扎过了,大概是太疼了,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睁开了眼睛。

然后在第一刻,他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干净透彻不含一丝杂质,似乎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接触目标人物,任务启动。】

孩子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么一个声音,他应该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没有多惊讶,而是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当真是表演的一把好手。

“你......你别打我。”孩子往后缩了缩,直接就贴着墙了,还慌乱地晃了几下自己的小胳膊,对面的十来岁的少年却是笑了,笑着就拉住了孩子的手腕,那张俊俏的小模样,别提多招人了。

少年半跪在了床上,他伸出手摸了摸孩子额头上的伤口,十足十的温柔:“别害怕,我是晓星尘,是你的师兄,你是被师傅给捡回来的。”

咽了一下口水,孩子像是试探一般地往晓星尘哪里靠了靠,然后又停住了动作,离了晓星尘半只手臂的距离,他眨巴了几下水汪汪的眼睛,就像下一秒就要哭了。

“他们好多人,他们打我。”一颗眼泪就这么落在了晓星尘的手上,那副样子着实让人心疼,晓星尘是从小就被抱山散人给接回来的,自然不知道山下头是怎么的样的,可也依稀听过一些东西,当下就脑补出了一个故事,对孩子更是增了几分同情。

晓星尘揉了揉孩子的脑袋:“别怕了,以后师傅会教我们武功,你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我以后也会保护你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孩子乖巧地点了点头,晓星尘这才想起了最关键的提问。

沉思了好一会,孩子哭丧着脸:“我姓薛,叫成美,可我不知道薛怎么写,也不知道成美怎么写,只知道是成人之美的意思,可成人之美是什么意思啊。”

“是成全别人的意思,是个好名字。”晓星尘把孩子拥入怀里,“你以后就是我的师弟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三】

薛成美是个喜欢偷懒的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功夫没怎么学会,那插科打诨逗晓星尘笑的本事倒是一个不少。

他是山上年纪最小的一个,又会说俏皮话,自然是人人都宠着,就连抱山散人指责成美不好好学东西,也会有人帮腔地说小师弟年纪还小,正是爱玩的时候。

抱山散人的话,他不怎么听,对于晓星尘的话,倒是听得很,基本上晓星尘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别人都说是成美上辈子欠了晓星尘的。

【完成晓星尘布置的任务,好感度加一,目前好感度二百七十一。】

拿着抹布擦着窗户的薛成美瘪了瘪嘴,又瞪了一眼晓星尘,每天就知道安排什么事情让他做,偏偏不做还不行。

到底要猴年马月,他才能刷满九百九十九啊,那地府的鬼差说什么他完成任务就可以转世,到底是不是诓他的,这算什么任务。

“成美,窗子擦好了?”晓星尘看到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便上前询问了一声,薛洋转头哎了一声,凑到了晓星尘的跟前,还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擦好了,可干净了。”

晓星尘摸了摸被亲到的地方,又敲了一下成美的脑袋:“你这个小滑头,你如果不来擦窗户,你可就被师傅叫去罚站了,也不知道悔改些。”

“我又不是成心的,也是师兄让我去洗衣服的,我哪知道那件是师傅最喜欢的袍子,我的手都洗红了,师兄也不知道心疼些,还让我来擦窗户。”薛成美这下倒是委屈了,鼓着张小脸,像个包子似的。

要说也得感谢薛成美长了一个好模样,如果不是那张脸看起来可爱,又哪里能得了晓星尘的几分偏爱。

听了薛成美的话,晓星尘有了几分紧张,他拉过了成美的小手看了好几下:“手疼怎么也不知道说,你说了,我怎么会让你擦窗户呢?”

关切地语气是做不了假的,薛成美不答话,埋进了晓星尘的怀里,晓星尘陪着薛成美胡闹了一会,这才松开了他,说要回去给他拿药。

盯着晓星尘离开的背影,薛成美或者说曾经的薛洋眼神晦暗不明:“如果一开始就是这样就好了。”

【四】

下山的那天是个晴天,晓星尘刚满了十七岁,身边跟着个才十五出头的薛成美,饶是他们说破了嘴皮子,薛成美还是硬要跟着晓星尘下山,拦也拦不住。

第一夜是宿在了森林里,两个人拿树叶铺在了地上,就像小时候薛成美拉着晓星尘去了后山看星星过夜。

薛成美是个怕冷的人,那时候刚入秋,他整个人赖在晓星尘的怀里说什么也不出来,晓星尘也拿薛成美没法子,只好依了他。

【完成与晓星尘一起下山任务,好感度加三,目前好感度四百三十二。】

【完成与晓星尘夜宿任务,好感度加一,目前好感度,四百三十三。】

脑海中的提示音,实在让薛成美有些不爽,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也无法关闭这个提示音,也知道随他去了。

在晓星尘的怀里,薛成美感到了些许的暖意,又往晓星尘的怀里缩了一下,晓星尘垂着眼睛,低头亲吻了他的头顶。

“晚安,阿洋。”他说得很轻,没有人听见。

第二天他们起了一个大早,秋天的毒蚊子咬得薛成美不得安生,几乎就是痒醒的,晓星尘也是个觉浅的,薛成美一动,晓星尘也就醒了。

闹腾了好一会,晓星尘只得带着薛成美赶路到城镇里买一些清凉的膏药,涂了药膏,他才安分了些。

之后的日子说实话对于薛成美来说无趣极了,就是一路上的惩奸除恶,这也着实不是他的性子,他不添乱就不错了。

逐渐晓星尘闯出了一些名气,身边也多了个宋岚宋子琛,薛成美可瞧不上他,一路上也不知道怼了他多少次,可晓星尘一捏他的手,他也就消了火气。

“脾气有够坏的。”宋岚在晓星尘的面前不留情面地评价着薛成美。

这句话又惹火了薛成美,他凑在了他们的面前,比他们都要矮上一些,指着宋岚说了句:“话这么多,小心被人割了舌头。”

也不知道这句话又戳了晓星尘的什么点,他突然就冷了脸色,抓住了薛成美:“你若再瞎说,我可就丢下你了。”

【晓星尘好感度减四,目前好感度七百五十九。】

徒然生了好些委屈,薛成美也不说话了,一个人生着闷气。

远远迎面走来了一个少年,少年笑着露出了一双虎牙,晓星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薛成美,说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五】

被薛成美拖着,晓星尘自然也就没有横跨几省,去捉拿什么薛洋,反倒是宋岚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去抓了薛洋。

宋岚可没晓星尘的好脾气,虽然也是把薛洋往金麟台上一丢,他可是盯着看着给了薛洋什么处罚。

只是着实有些不随人愿,这还没一年,这薛洋就又被放了出来。

白雪观被灭了门,宋岚的眼睛也是这个时候瞎了的。

晓星尘是个老好人,想着带着宋岚回去找自家师傅帮忙,虽然说过下山之后,他们便不能回去了,可是这点忙,抱山散人还是会帮的。

这件事晓星尘愿意,薛成美可不愿意,闹了好半天,也不肯跟着晓星尘一起回去,只说要回去就他自己回去,他可不回去。

那一句句当真是恨铁不成钢。

“我以为你是变了的。”晓星尘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意味不明地就像是那一年他救了薛成美而撞了脑袋的之后醒来说的那句,“你怎么会在这里。”

薛成美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冷着一张脸,盯着晓星尘好半天不说话,瞧着晓星尘有了离去的动作,才开口:“你知不知道,你给了眼睛,你就看不见了。”

“可是我们是朋友。”晓星尘叹了口气,揉了薛成美的头发,“你若是当真不喜欢子琛,我给了眼睛之后,我们就自己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可好?”

“这真是一点也不好。”薛成美站了起来,脑袋抵着晓星尘的后背,“我看你叫成美算了,你那么喜欢成人之美。”

“我的确很喜欢成美啊。”

这句话听在了薛成美的耳朵里便是变了味,他叹息了一声,只是说了一句:“那晓星尘,你记得给我糖吃。”

如晓星尘所料,抱山散人完成了晓星尘的请求,在宋岚醒来之前,晓星尘便带着薛成美离开了。

让抱山散人带给宋岚一句。

“未曾怪你,不必找我。”

【六】

没了宋岚的日子,让薛成美轻松了许多,只是晓星尘近来管得他更牢了,似乎生怕他出去干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

不知道第几次向晓星尘做出了保证,他才有了独自出去玩的自由。

那是义城城外的草丛了,这本不是他们的目的地,可是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到了这里,随之而来,他们闻到到了一股血腥味。

草丛里的少年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是宛若狼的眸子,他被金光瑶赶了出来,可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失血过多还不至于死了。

薛成美想要就这么路过,却被薛洋给抓住了脚,那力道快要捏断了他的脚踝,薛洋盯着他们,突然笑了起来:“你们怎么还没有死。”

跌了一个踉跄的薛成美看着薛洋,他说:“那你怎么还没有死。”

不学无术多年的薛成美自然不是薛洋的对手,晓星尘想要上前帮忙,却不知道那里来了屏障,根本无法接近他们两个人,只能站在外头干着急。

就像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你死我活。

然后,失明的他耳朵极其灵敏,他听到了,利刃划破肌肉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惨叫,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是谁发出来的声音。

只是从呼啸的声音里,他知道这一定是一场激斗。

【杀死薛洋任务完成,好感度加六十七,目前好感度九百九十九,恭喜达成目标。】

跌跌撞撞,他向晓星尘走了过去,可是他与晓星尘依旧被隔绝了开来,似乎有什么透明的屏障,他过不去了。

他的手只好按着晓星尘的手放了上去,只能听到晓星尘喊着他的名字。

成美,他终究还是成了晓星尘的美。

薛成美笑了起来,却又是猛烈地咳嗽着,胸口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服,那把熟悉的降灾刺在了他的胸口。

“晓星尘,师兄,道长。”听着薛成美的声音,晓星尘安静了下来,他皱着眉头安心地听着,薛成美说,“恭喜你,你的世界再也没有薛洋了。”

屏障消失,却再也没了人,就像是那一年,他突然出现了在了山上,被抱山散人救下,带了回去。

突然出现,突然消失。

死人回去了死人该去的地方。

【七】

【薛洋死亡,恭喜晓星尘道长完成任务。】

评论(14)
热度(12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