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织梦

一个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写的设定,变了好几次想法,写个自认为甜甜的摸鱼

织梦——薛晓薛
“我可以为你织一场美梦,你只需要给我一点代价。”
“好啊。”断了左臂的青年,抬眼看着面前那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年纪的人,扯了一个生涩的笑容,反正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又有什么代价可以出呢。
这些年来,不过苟且。
薛洋躺在冰冷的石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各种瓶瓶罐罐,薛洋曾听过这位织梦者的事情,不过当时,他也只当听了个笑话,听闻那从梦里醒来的人,不相信那是梦,把它当了真,为此丢了命。
那双冰冷的手,覆上了薛洋的眼,下一刻,他坠入了无尽的黑暗里,一直在下沉,就像溺水的人,找不到浮木。
再睁开眼的时候,外头已经是天亮了,他躺在洞里的石床上,他看向了洞口,逆着光,他看到了熟悉的人,从外头走了进来,依旧是温柔的笑容,眼睛上还绑着白布。
“阿洋。”那个人这么唤了他。
骗人的,他不会这么叫我,这个意识划过了薛洋的脑袋,然后,他想起了,这是他的美梦,于是他爬了起来,几乎是整个人压在了晓星尘的身上,带着些许的委屈,像是那一年在义城的口吻:“道长,我好疼。”
“前几日让你不要去摘那不知名的花草,你不听,摔下来受了伤,也不知道说,现在知道疼了。”带着几分无奈,晓星尘搂住了薛洋。
完整的左臂,完整的五指,薛洋看着自己的手,覆上了晓星尘的脸颊:“道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记得。”晓星尘习惯性地揉了一把薛洋的脑袋,薛洋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师傅把你带回了山上,你做了我的师弟。”
薛洋听了晓星尘的话回了句:“真好啊。”
眼眸里闪过了一丝不解,他的指腹划过了晓星尘遮了白布的眼:“还疼吗?”
“过了这么久,早就不疼了,再说那成美也早就落了网,一切都过去了。”晓星尘似乎很喜欢薛洋这样的触碰,一丝一毫也没有要躲的意思。
“然后我们就住进了山里,逍遥快活了。”薛洋接了晓星尘的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晓星尘听的。
洞外头传来了几声鸟鸣声,薛洋像是突然起了性子,他拉住了晓星尘的袖子,然后拖着晓星尘,拿了放在门口的竹篓。
“道长,我们去抓小鸟吧。”毫无理由的兴起,语调里带着愉快,这是他的美梦,自然是想做什么都可以,想怎么样都可以,而身侧的人,会一直都在。
晓星尘已经习惯了薛洋,也拿薛洋没辙,他点了点头,若是那双漂亮的眼睛还在,大概宛若星辰藏在了里头。
梦一场,梦一生。
石床边的织梦者取走了同意织梦的人的代价,他把代价放入了瓶瓶罐罐里,他终于可以给自己织一场梦了。
他所需的最后一样东西,是干净的眼睛。

评论(5)
热度(88)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