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曦瑶】【ABO】乍暖还寒【5】

晓薛曦瑶四人重生向,主cp在夔州就被带道长走的洋洋X提前下山的道长,副cp暗中帮瑶妹的蓝大X无妻无子的瑶妹

道长蓝大A【乾】,洋洋瑶妹O【坤】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文:1   2  3  4

乍暖还寒【5】——晓薛/曦瑶

又休整一夜,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蓝曦臣便拿着收拾好的东西准备回姑苏了,平时都是独自的归程,这一次带上了晓星尘和薛洋两位客人,为此难道租借了一辆马车。

清晨的风冷得很,成了地坤的薛洋觉得手脚有些冷,整个人缩在了披风里,摩擦着双手,喊着话,让晓星尘和蓝曦臣快点赶路。

那头的金光瑶却还在和蓝曦臣说些什么,他伸手帮蓝曦臣整理了一下衣领,系上了披风的带子,如墨的瞳盯着蓝曦臣,闪过一丝不舍。

蓝曦臣自然也是放不下金光瑶的,他拉着金光瑶的手,亲吻了一下,随即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金光瑶也是笑了,在蓝曦臣的肩头靠了好一会。

“若是再不走,成美怕是要生气了。”金光瑶听着薛洋的喊声和晓星尘的劝说无奈地抬头盯着蓝曦臣看了眼。

大概是一想要,这一别,又要许久不能见到金光瑶了,蓝曦臣竟然也有些赖皮起来,他搂着金光瑶的腰身。

他的下巴抵着金光瑶的头顶,蹭了好几下,若是被旁人看到,大概会震惊于蓝大公子也会有这般孩子气的行为:“都等了,再等一会也是无妨的。”

金光瑶攥着蓝曦臣的衣服,一时没有说话,他也在享受着,情人之间分别前的温情。

“快了,很快了。”金光瑶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蓝曦臣听不太懂,不过还是点着头,应和着金光瑶的话。

等蓝曦臣回到马车的时候,晓星尘已经许了薛洋很多东西,比如今日吃桂花糕,明天吃糖葫芦,换着花样吃甜的。

蓝曦臣还是和他们两人不太熟的,马车上的交谈也没有参与他们,他只是坐在一边,保持着最合适的距离。

“大宗族出来的,就是规矩多。”薛洋瞟了一眼蓝曦臣,便凑在了晓星尘的耳边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放在前世,薛洋对于像蓝曦臣这类的正道也是无感的。

担心薛洋会有些失态,晓星尘搂住了薛洋,把薛洋控制在了自己的小小一方寸里,这下看起来就像是最缠绵的耳鬓厮磨。

薛洋说着,可晓星尘却只顾着听,顿时有些不满了起来:“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也不回我啊。”

甚至他还坏心眼地咬了下晓星尘的耳坠。

马车的车轮正好碾过了一块石子,颠簸了一下,薛洋整个人就这么彻底地跌进了晓星尘的怀里,晓星尘伸手梳着薛洋的头发。

蓝曦臣拿着一本书看得认真,对于另一边发生的事充耳不闻。

薛洋似乎还想要说什么,抬起了脑袋,离着晓星尘的脸就只差了那么一点,他刚张开嘴,晓星尘就亲上来了。

这一吻,吻得薛洋手足无措,耳朵红得像是滴血一样。

晓星尘伸出食指抵在了薛洋的嘴上,依旧是那幅静若处子的模样,他们离得那么近,仿佛呼吸都会打在对方的脸上。

“乖。”

乖什么乖啊,混蛋晓星尘,薛洋想这么反驳回复,可是却没有说话,大概是因为晓星尘的那根食指具有着魔力。

辗转了好几日,姑苏也就近了,这时候晓星尘也告诉了蓝曦臣为何要去云深不知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抱山散人在他下山的时候,让他下山后去蓝家,给管事的交一封信。

薛洋知道的时候,还瘪了瘪嘴,说着:“就给一封信,让别人带过去不就好了,干嘛还要自己亲自去一趟,那么远的路程。”

远倒也是说不上的,薛洋只是起了脾气,晓星尘倒是认真,答着:“这是师傅让我亲自送到蓝家的,自然我要亲自去送。”

这回答自然得到了薛洋的嘲讽,比如顽固不知变通,这类的话晓星尘听多了,自然也不会和薛洋因为这个生气。

“蓝家管事的,喏,蓝曦臣不就是蓝家管事的,你给他不就好了。”薛洋指了一下旁边的蓝曦臣,蓝曦臣放下了一路还没看完的书,沉思了一会:“我想,抱山散人应该是要把信给我的叔父蓝启仁的吧。”

窝在晓星尘怀里的薛洋,白了一眼:“真是多事。”

本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告知了原因,见面之后,晓星尘也就遇见了蓝启仁,后来薛洋听金光瑶说起,据说那封信里,只写了顺其自然四个字。

这四个字给的自然不可能是蓝曦臣,或许是抱山散人算到了什么,又或者他已经能参透古今,也有可能他只是难得多管闲事地照拂了一下那离去的弟子的孩儿,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

不过与他们也无多大关系,那是别人的故事,是属于别人的幸福,他们只要管好自己就够了。

三天便到了薛洋的极限,他催促着晓星尘快些离开,晓星尘也没了法子,只好跟着匆忙地跟着蓝家拜别。

却在快要动身离开前,收到了一条震惊的消息,金家的金光善死了,比他该死的时候,还早了那么两年。

评论(19)
热度(24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