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sunshine

我几百年前点的👀👀👀给花花鼓掌👏

花亦零_zero:

我不说你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paro
完全死逻辑
对不起白芷!!
白芷点的 @空弦白芷
民国paro
江湖大夫星x纨绔子弟洋


“我不去啊!我好得很!咳咳咳……”薛洋的咳嗽还是出卖了他。整个人咳得都快蹲地上了。
金光瑶看不下去,给薛洋递了一张手帕。
“整天咳咳咳的,你死了我又要收拾烂摊子了。”金光瑶比薛洋矮了一些,但是力气却挺大,硬是将薛洋带到了镇上有名的大夫那里去看病。
如今天下有些不太平,大家都想着能过一天是一天了,只求过安稳日子。但是薛洋却浪得很,整天惹是生非,让金光瑶给他收拾烂摊子。这也当做是他的报应了,终于浪出了风寒。
大夫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同薛洋一般大,却早已成名。他这看病的技术是继承师傅抱山散人的。高人从来不留名,世间的人只知道那位如华佗再世一样妙手回春的高人叫抱山散人,却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就比如说这位年纪轻轻的晓星尘大夫,世人也只是知道他是抱山散人亲传弟子,其他的便都不知道了。
晓星尘心性善良,韧若蒲苇。他这高超的医术,不知有多少世家贵族想要求他做私有的大夫。但是金钱名利却从未动摇过他,晓星尘只愿意在这乱世中救济一些善良的百姓。
对于那些没钱来看病的,晓星尘会送他们一些药材,对于愿意给他钱的,他也收下。当然那是明码标价,绝不多收一文钱。
“这位大夫可是很有声望的,你待会进去了别和人家吵架也不许掀摊子。”金光瑶忽然认真起来,薛洋都不习惯了。
不过也足以见识到这位大夫的声望。
薛洋撇撇嘴,他还偏要和人家杠。
金光瑶有事就不陪着薛洋看病了,薛洋一个人去看大夫。
正好这时候没什么人,薛洋大大咧咧地叫了声大夫。
晓星尘坐在桌子上,正沏茶喝,听到这一声呼喊便从内室里出来,然后就看到了薛洋。
晓星尘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关切地询问薛洋是怎么了。
薛洋有些难受,甚至不想说话,捂着嘴咳嗽几声。晓星尘急忙过去扶薛洋,又叹了口气。
“你和我过来吧。”
晓星尘拉着薛洋的手,到内室里的桌子旁坐下。桌子上放了一壶晓星尘刚刚沏好的茶,薛洋闻着那股清香,觉得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晓星尘把薛洋的袖子稍微折起来,给薛洋把脉。晓星尘的指尖有些冰凉,握着薛洋的手感觉薛洋的手很烫。薛洋不知为何,身体变得格外敏,感觉被晓星尘碰到的地方有些痒痒的。
晓星尘微笑,帮薛洋整理好袖口。
“最近天气转凉了,公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可要多加一床被子呀。”
薛洋本想找茬,可是看着晓星尘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和晓星尘温柔的话语,他就做不到,他不想破坏这份平静。
晓星尘给薛洋开好了药方,让薛洋自己去药店抓药。
薛洋把药方收好,扔给晓星尘几块大洋。晓星尘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不好,抓着薛洋的手把那些大洋塞回去。
“公子,用不着给那么多。”
“给你你还那么多废话。”
“若是公子没带零钱,可改日再来。”
薛洋觉得这人有些傻,改日?遇上这种看病不要钱的好事,谁还会改日再来把钱补上去啊。
薛洋啧了一声,把大洋塞回去,一溜烟就跑了。
薛洋觉得晓星尘真是个奇怪的人,薛洋离开后又咳嗽起来。
晓星尘那个地方有一股迷人的清香,闻着能让他清醒很多。离开了那里,薛洋果然又开始咳嗽了。薛洋只好认命地去药房抓药。
薛洋叫下人给自己煎了药,服下后就睡得不省人事了。第二天薛洋醒得特别早,感觉神清气爽的,也不咳嗽了。
果真挺厉害的……
薛洋又想到晓星尘那张脸,五官清晰的浮现在他面前,眉眼清秀,唇色有些淡。
薛洋一直想着晓星尘,不知不觉中,他又来到了晓星尘那儿。
薛洋站在门口发呆不久才发现自己是来到了什么地方,薛洋愣了一下,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晓星尘正好看到了薛洋,立刻就追了上去。
“公子请留步。”
薛洋转头看了看晓星尘,果然还是那副模样,让他的心思有些悸动了。
“你好烦啊。”薛洋停下脚步,晓星尘已经绕到了他的面前。
“昨日公子你多给我钱了。”晓星尘说着从袖口里掏出那些大洋,薛洋看见了那些钱有些想笑。
“你真奇怪。”
“很多人都这样说。”晓星尘说着还不忘把钱塞回薛洋的手里。
薛洋拒绝的意味很明显,晓星尘显然也是。
不过二人就这样推推搡搡,薛洋都要烦死了。
晓星尘这家医馆开在闹市,人来人往的,难免会在他们二人身上停留一下。
薛洋最讨厌别人打量他,拉着晓星尘直接进了闹市。
“你该得的你留着,剩下的给我买这个。”薛洋指了指小贩肩上的糖葫芦。
晓星尘愣了愣,用剩下的钱全都买糖葫芦的话……那可真是要买很多很多糖葫芦了。
“别吃太多甜的,对牙齿不太好。”晓星尘说着还是给薛洋拿了一串糖葫芦,把自己身上的零钱给了小贩。
薛洋拿到糖葫芦,心情好了不少,才不管晓星尘怎么想的。
薛洋吃掉了糖葫芦外边的糖衣后,准备把山楂扔掉,却被晓星尘阻止了。
晓星尘不喜欢薛洋这种浪费粮食的行为,自然就制止了。薛洋转了转眼珠子,坏坏地看着晓星尘。
“那你帮我吃啊。”
薛洋本以为晓星尘肯定会拒绝的,没想到晓星尘只是犹豫了一下,竟然点了点头。
薛洋惊讶之余还是乖乖地把山楂吃完了,酸得他牙都疼了。
“晓大夫,我还想吃桂花糕。”薛洋被山楂酸得牙疼。
晓星尘笑了笑,竟伸手去揉了揉薛洋的脑袋,最神奇的是薛洋竟然没有生气。平常薛洋是最讨厌别人碰他的头的,特别是被摸头。晓星尘这是是把他当做小孩子了,还是什么别的……
薛洋的心里有些小期待。
“好,我带你去买。”
晓星尘笑着,眼角弯起来,披在肩上的头发被风吹动,连雪白的衣角也是。
“我叫薛洋。”
薛洋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有告诉晓星尘他的名字,急忙把这个最重要的事情补上去。
哪知道晓星尘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身边,轻轻说了句,我一直都知道。
晓星尘曾在这条街道上看到过薛洋,很多次了。偶然间听到有人唤他薛洋,便默默记下他的名字。直到薛洋生病了,来到这里,他才和薛洋说上话。
薛洋来这里看病他真是心疼坏了,在他眼里,这个少年应该是时时刻刻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小虎牙,长相俊俏,惹人喜欢。
他作些恶作剧,他会给他收拾烂摊子,他一直在他身后,只是从未被发现。
或许他已经对他有一些无法说出口的情感了吧。

评论
热度(226)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