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束手就擒

给花花 @花亦零_zero 的qwq一个原著向的小甜饼

束手就擒——晓薛

地板的凉意让薛洋有些不舒服,更气得是自己被晓星尘给抓了,好一会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了好久,他动了下手腕上的镣铐,有些不满地瞪了一眼一旁的晓星尘。

带着不满,他狠狠地拉了一下锁链,晓星尘整个人被带着往那边倒了倒。

他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薛洋,那双眼睛波澜不惊,他只是说了两个字:“睡觉。”

着实的无情得很,薛洋吹了个口哨:“晓道长受得了,我可受不了,你可知道我在金家都是用绫罗绸缎的。”

“我这可没有。”晓星尘抬了下眼皮,却是掏出了一叠换洗的衣服垫在了薛洋的屁股底下,“睡觉。”

还想要说什么的薛洋悻悻然地闭了嘴,只是抱着自己往晓星尘的身侧靠了靠,晓星尘抱着霜华靠在墙角。

什么都不懂的人真是好运,令人讨厌。

如果他此刻能够拿起降灾,薛洋是恨不得能立刻杀了晓星尘的,不过,就他那些三脚猫的功夫,动动小聪明说不定有机会,硬碰硬就是自找没趣了。

千般思绪在眼底飞转。

薛洋闭上了沉重的眼皮,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既来之则安之,金光善他们还要他帮忙弄阴虎符,没那么容易要他的命。

晓星尘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呢?别人给他点面子罢了,他的面子又值多少钱?

想清楚之后,薛洋倒是睡得舒服了,大概是累了,他还打了一小会呼噜,晓星尘其实并没有睡着,他看着一旁打着呼噜的薛洋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是是觉得薛洋睡觉的模样有些好笑,晓星尘不自觉地弯了下嘴角,大概是察觉的自己的样子,他又很快收敛了起来,哪怕并没有谁看着。

也就是个半大的孩子,怎么就会是那样的人?他想问缘由,却又不知道怎么问。

“薛洋。”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宛若叹息,声音消散在空气里,晓星尘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就像不明白为何当初第一次见到薛洋的时候,便忍不住想要微笑,他顿了好一会,他问“你会改吗?”

回答他的,是薛洋的呼噜声。

“会的吧。”他自问自答着,他顺手帮薛洋把碎发拢到了耳后,“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等你赎罪了......”话没有说下去,反正他说了薛洋也听不见,他的眼睛很好看,此刻他的眼底倒映着薛洋的模样,带着略微的期许。

冬天的太阳总是晚些,薛洋醒来的时候,直接整个背都是痛的,他有好几年没有睡在地上了,他看着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晓星尘更气恼了些。

“我们快些上路吧。”薛洋骂骂咧咧地喊了一句。

晓星尘不太清楚为什么薛洋会说这句话,他只当是薛洋认罪了,他笑了下,丢给薛洋一个药膏,昨日他看到薛洋的手腕红了。

“假惺惺的。”薛洋颠了颠药瓶,跟在了晓星尘的背后,手腕的红痕明显,素来笑容满面的薛洋却是没有笑。

他落了一点心,在晓星尘面前,束手就擒。

评论(10)
热度(129)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