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牢

抽到情人节点文的小可爱点的晓薛囚禁梗,其实我也没拖很久吧。

牢——晓薛

站在门外的人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他看着紧锁的门,眉头还皱着,叹息了一下,还是推了开来。

门内是正道们送给他的礼物。

屋子里的少年脸上沾着血迹,镣铐锁着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手腕和脚腕,他整个人就这么被吊在那里。

听到了声响,他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了晓星尘,那张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挂着笑容,略带嘶哑的声音说着:“哟,这不是晓星尘吗?”

晓星尘看着薛洋,迟迟没有说话,他咽了下口水,张开嘴唇似乎要说什么,薛洋却已经自顾自说起来了:“你如今又意气风发了?你们正道还真无聊,转世都要抓吗?”

“你们还是那么恶心吗?”

“收收你的脾气吧。”晓星尘说完便紧抿了自己的唇,晓星尘的唇很薄,都是薄唇的人薄情,想来到也不外如是。

薛洋呸了一声:“他们把我送给你,不就是因为以前的那些事吗?晓星尘你可别忘了,你能活过来还是多亏了我。”

似乎挑衅晓星尘能给他乐趣一样:“你现在的这条命,没有多干净。是我救了你,就算你想反驳说不是我,这条命也是夷陵老祖救你的。夷陵老祖你不也很讨厌吗?”

“我从没有要你救。”晓星尘关上了门,就走近了薛洋,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大概水已经放了很久了,已经有些凉了。

晓星尘捏着薛洋的嘴巴,强迫他张开了自己的嘴,冰冷的水从壶口落入了薛洋的嘴里,因为被捏着,他不能下咽,只能猛烈地咳嗽起来。

水顺着他的下巴落在他的衣服上,混着他脸上的血迹,看起来脏透了。

“晓星尘!”被松开的薛洋喊了起来,“你没必要这样吧。你也学会落井下石了?怎么,他们把我当成礼物,你也就要对我用私刑了?”

“闭嘴。”晓星尘遮住了薛洋的嘴巴,顺势把一块糕点塞进了他的嘴巴里,“他们把你送给了我,就是让我来决定你的未来了。”

晓星尘垂了眼睑,薛洋看不清他的神色,“我不会感谢你救了我,也不会因为你死了一次就不恨你。”

“你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晓星尘像对薛洋宣判了死刑。

薛洋却是冷静了下来,晓星尘道长一如既往的无情,咽下甜到泛苦的桂花糕:“那你做什么?杀了我吗?你觉得我怕死吗?”

晓星尘没有接话,他只是把锁住薛洋的镣铐解了开了,他抱住了他,把他丢在了一个榻上,冰凉的药膏涂抹上了薛洋的手腕和脚腕。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晓星尘答了句,“这个药再涂个几天,你的手和脚就会好的。”

“你为什么现在还救我?”

“我救了你吗?我没有救薛洋啊,我救的是他们送我的礼物。”晓星尘坐在榻边,那双漂亮的眼睛倒映着薛洋的身影。

像是想到了什么,晓星尘笑了起来,对上了一脸不可置信的薛洋:“现在我要把我的礼物锁起来了,惩罚他在我的身边赎罪。”

“晓星尘,你真是有够蠢的。”薛洋如果此刻可以坐起来,他一定恨不得去摇晃几下晓星尘,他恶狠狠地警告着,“那你可小心了,我可是会咬人的。”

“我还蛮相信我制造的牢。”

薛洋入了晓星尘的牢,罚他在晓星尘的身边从此监禁。

评论(11)
热度(22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