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晓薛】春色三分

祝桃子 @司徒桃 生日快乐www一个小甜甜w

 

春色三分——晓薛

积雪已化了许久了,如今往桃花枝头上瞧去,冒出来的新芽仿佛已经充满了生机,仿佛只差一场春雨,便能唤醒了。

薛洋醒来的时候,身侧的床已经空了,伸手一摸,被窝里带着些许的余温,身侧的人大概刚起来没多久。

还未正式入春,清晨的风还有几分冷冽,薛洋本就不是什么爱动的人,此时自然是更不愿意爬起来。

温暖的被窝似乎缠住了薛洋的双脚,这被头刚蒙过了薛洋的脑袋,就被一双好看的手,给拉了下去,薛洋不满地看了那人一眼,便夺回了自己的被子,连句多余的话的都未曾说。

“再这般睡下去,春天可都过了。”晓星尘打趣地说了一句,甚至恶作剧一般地把他冰冷的手贴在了薛洋的脖子上,“然后,夏天也过了。”

“反正这日头都一样,管他春夏秋冬啊。”薛洋拉了晓星尘的手几下没拉开,只好由着晓星尘用他的脖子捂手,“你的手也太冷了吧。”

晓星尘笑了下,松开了自己的手,却又一个顺势就连带着被子把薛洋给拉着坐了起来:“知道的我的手冷,还不快些起来。”

“当时我带你来这里,不是把你供起来当祖宗的。”

“那我也没看你把我当囚犯啊。”薛洋反驳了一句,挣扎了两下就推开了晓星尘,“动手动脚干嘛?我和道长是什么关系啊?”

这语气一出,晓星尘便知道这薛洋又闹了脾气,若是真去哄薛洋,薛洋怕又要得寸进尺了,可若是不哄,之后的半个月他也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既然那时候你自愿和我走,那我就要对你负责。”晓星尘仿佛是沉思了好一会才说出了这个答案,这答案薛洋自然是不依的,说着就像是他赖着晓星尘似的。

当下薛洋就往墙的方向退了下:“哦,那我现在自愿要走了,道长是不是也愿意放我走啊。打不了答应道长,我不再杀生如何?”

“不如何。”晓星尘顺口地答了句。

“晓星尘!”薛洋最不喜欢的便是晓星尘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了,“当初跟你走,定是我脑袋出了错,你这种道长自是不可信的。说什么既然转世重来便有悔改的机会,还不是把我当个囚犯瞧着。”

“你听听你这话,刚刚还说我没把你当囚犯,现在又说我把你当囚犯了。”晓星尘都被薛洋给气笑了,“我若真把你当囚犯,你现在可就在牢里了。”

“今日和牢里也没多大区别,牢里还能想睡到什么时辰就是什么时辰。”薛洋轻哼了一声,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把被子就这么丢在了晓星尘的身上。

晓星尘拉住了薛洋的左手,一个用力,转世之后再没有修炼的薛洋便向晓星尘跌了过去,直接扑在了被子上,晓星尘盯着薛洋,无奈地摇了摇头:“那晚上让你早些睡你怎么还不愿意,晚上尽让你闹腾了。”

这话音刚落,薛洋就红了耳尖,他呸了一声:“分明是你占了便宜,竟是回头说我的不是了。”

“阿洋。”晓星尘徒然认真起来,低声在薛洋的耳边唤了他的名字,随即吻落在了他的耳尖,一路向下,直至他亲吻上了他的唇。

修长的手指穿过了薛洋的发丝,托着他的脑袋,薛洋倒也不反抗了,当初跟着晓星尘走,便是认了命。

是他了,就是他了。

天高气暖,有几枝新芽竟已经开了,那是极浅的红,待未开的都开了,那层层叠叠的浅红成了夺目的色彩,晕染开来,几分似天边刚显现出来的霞。

外头,初春已至;屋里,春色三分。

 

评论(4)
热度(130)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