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等价交换

就摸鱼还点文,一个现代paro的晓薛甜甜

等价交换——晓薛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完全的公平,既然没有,便只能依靠着道德法律维护脆弱的平衡。
与古时崇尚阶级的弱肉强食,现代虽然有了一定的区别,可是,这依旧是个吃人的社会,日渐快速的生活方式,人们更愿意只顾及自己的利益。
薛洋算是这样的人,用他的话来说,人生的公平便是一切都等价交换,就如学习与成绩,金钱与货物,感情与真心。
只要你付出相等的筹码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其中最难的是用天平砝码都无法称重的真心,薛洋觉得把一颗心全部交出去,未免太傻了些。
手机的闹钟已经响了无数次,薛洋看了一眼时间,终于还是磨蹭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大概是天气不太好,外头没有阳光,屋子也有些冷意。
随意地穿了双拖鞋,薛洋就打开门,往厨房走。
“阿洋。”晓星尘拿着一碗麦片站在桌子那边,“你醒了?快点收拾一下吧,今天是第一天上学,你快要迟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薛洋似乎是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他绕过了晓星尘,走到了冰箱,就直接从冰箱里那里出了一瓶冰可乐,打开瓶盖,就准备一口闷。
晓星尘当然不会眼看着薛洋弄坏自己的胃,伸手就把可乐抢了过来:“不能这么喝,这才大早上,就算要喝,也要等吃了早饭再说。”
“你就只是一个房……”薛洋被夺了可乐,脱口而出就想反驳,可是又咽了回去,之前晓星尘的确只是金光瑶的朋友,所以付一点房费暂住在家里,算是房客。
却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味,昨天晓星尘的告白还在耳边,唇上的触感还也在,此时薛洋已然是没办法把晓星尘当成一个房客,银货两讫成了过去式,变得更加复杂。
大概晓星尘也知道薛洋的心理,他听薛洋停了话,也就笑了起来,明明那么多人说过薛洋的脾气坏到了什么地步,可所有的一切落在了晓星尘眼里,只剩下了可爱两个字。
他可能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了,否则他怎么会找到了可以租借的地方,却还是留在了这里。
如果走了,薛洋不会照顾自己会生病的,晓星尘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
麦片的味道不错,偏了甜味,稍微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薛洋虽然有些不开心,不过还是全部吃完了,晓星尘收拾着东西。
“别喜欢我了,我给不起的。”薛洋盯着晓星尘的背影说了一句,他是被金家收养的孤儿,至今仍然是个外姓,也就金光瑶和他志趣相投些,就连这都带着些许利益的味道。
晓星尘没有回头,手上依旧洗着碗,依旧平静地回了句:“不需要的。”
“我的喜欢,你只需要接受,不需要给予。”
“那你没多久就会不喜欢我了。”薛洋似乎被戳到了一个点,“反正我也不需要。”
“又乱说了。”晓星尘把洗好的碗筷,放在了柜子里,用毛巾擦干净了手,他走到了薛洋的身边,“你怎么样你知道你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你却开始思考这些事,又怎么不是动心了呢?
晓星尘抓住了薛洋的手,薛洋虽然红了脸,这次却没有甩开:“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他顿了一会,好像想了什么,他突然理直气壮起来,“既然你喜欢我,那就帮我请假吧,我现在要睡觉。”
“可是……”
“没有可是!”薛洋打断了晓星尘的话,“否则,你就是不喜欢我了。”
“可上学还是要上的。”晓星尘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他拉扯着薛洋去穿了衣服,薛洋也不知道看起来瘦弱的晓星尘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乖。”
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
不情不愿的薛洋伸出手,被晓星尘套上了毛衣,他看着认真的晓星尘,只觉得晓星尘的那双眼睛好看得过分,安静的屋子,薛洋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这依旧是公平的等价交换。

评论(1)
热度(123)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