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夜宵

随便摸个鱼👀
夜宵——薛晓
虽然是春天了,不过天气还是带着冷,似乎太阳落山还是很早,义城本就是无趣的小城,到了夜里就更静了,基本上吃了晚饭便是各自休息。
平时薛洋总是会备着一些吃食,到了深夜他也可以垫吧一下,偏生有些不凑巧,今日吃饭吃得早,他的零食也已经见了底,也不是没有挨过饿,薛洋也就没再起身。
翻来覆去好一会,便依稀听到了晓星尘的声音。
“道长。”他轻轻地喊了一声,晓星尘那边就传来了稀碎地声音,晓星尘动了,他回了句,“嗯。”
只穿着一身单衣的薛洋爬了起来,走到了晓星尘的身边,他盯着眼睛因为没有绑着白布而眼皮陷下去的晓星尘,一时说不出话,心里头也不是什么滋味。
薛洋自认是算不上同情,也没什么后悔。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耳边是阿箐安稳的呼吸声,晓星尘放低了声音,他略微弯了嘴角,“是睡不着吗?怎么了?”
太过关切的询问,薛洋抿了唇,他咽了下口水,喉头滚动了几下,这本是他不会听到的话,可是这样的话,他却也听了许多次了,每一次,都会像一个小铁锹,在他保护着他心脏的铁门上撬开一点口子。
一点一点,在薛洋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他心外的铁门被彻底撬开,最柔软的地方直白地暴露在空气里。
这些薛洋是不知道的,他只是稍微软下了语气:“我不过是饿了,也不打紧的。”
“胃可是难受了?”晓星尘问着就伸手想去揉薛洋的腹部,不过他看不见,手碰到了薛洋的胸口,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薛洋都听得到声音。
他抓住了晓星尘的手腕,回了句:“是有些难受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晓星尘自然是知道自家小兄弟的年幼,他也就更紧张了些,“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三更半夜,月亮都遮在了云后头。
土灶里又生起了火,薛洋拿着碗筷站在一旁,这一年里晓星尘早就熟练了起来,拿面条下锅的动作一气呵成,时间的把握也精确,面条软而不烂。
配菜自然是不指望有什么好东西了,晓星尘拿出了之前买的酱菜罐子,让薛洋夹了几筷子,酸甜爽脆的酱菜让清汤面多了一点味道,为了增香晓星尘还加了一点麻油。
本只做了薛洋一个人的份,现在闻到了味道,晓星尘竟然也觉得有点饿了,薛洋发现了这回事,他夹了一筷子的面喂到了晓星尘的嘴里。
晓星尘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他也没有洁癖,只是说了句:“你若是再给我吃,你等会可就不够吃了。”
薛洋挑了下眉,竟起了戏谑的心思:“道长知不知道,为什么筷子要有两支?”晓星尘摇了摇头,薛洋又接话,“因为两支才是一对,就像我们两个是一对。”
平白惹得晓星尘红了耳尖。
“你又逗我了,没个正行。”晓星尘驳了一句,顿了好一会,才接着说,“一对其实也挺好的。”这回答有些意味不明。
一碗面,两个人的夜宵,你知我知的秘密。

评论(6)
热度(73)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