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二爷送我的图,头像是我家靖与送我的图w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咸鱼小亲亲
可爱是我能给出的最高评价👀
仿佛与圈子脱节中……所以不参与任何撕逼……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薛晓】疤

一个愉快的摸鱼w
疤——薛晓
高山上的风呼啸着带着刺骨的冷,像是在用锥子刺破那薄薄的衣衫直达骨头,又像是躺在了密密麻麻的针上却是如鲠在喉。
修长的手攀着一块岩石,之前大概是下过雨,踩在脚底的陡崖有些滑,长在上头的野草还带着些许的水珠。
这只是一个传闻,传闻这座山的陡崖有修补灵魂的草药,聊胜于无,薛洋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便来了。
换上了之前的衣服,摘下了覆在脸上的白布,露在外头的眼睛却不如曾经的光彩了,那张始终挂着弧度的嘴角,现在没有笑意。
真是见鬼,早知道就换个时间来了。
薛洋忍不住骂了一声,耳边回荡着他自己的回音,还好,他已经爬了一半的路了,此时太阳才刚正中,距离日落还有好一会。
说实话,薛洋的体力实在算不上太好,也就是这两年一个人过,也算锻炼了不少,若是换成当年的他,怕是连一半都爬不到了。
黑色的衣衫上染了灰也看不见,但是混着泥泞的泥倒是显得格外的脏,薛洋也不介意,他停了下来,喘息了一会,便继续了。
这陡崖不是很高,休息了没两次,薛洋就了到了顶,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荒芜,别提那传闻里修补灵魂的药草,就算是那最普通的野草都看不到几根。
又被传闻骗了。
薛洋却不说不上多生气,这样的事情已经很多次了,不过是又增加了一次,多一次少一次也没什么区别,反正下次听到了这类的传闻,他还是会去试试。
那怕他的理智告诉他,再这么下去,他就是个傻子。
没心思在山顶欣赏落日,薛洋注意了一会就准备下山了,下去陡崖的路依旧只有那上来的一条,薛洋看了一眼山下,叹了口气。
“也不知我到底欠了他什么。”薛洋问着,无人回答。
大概是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他往下爬到一半的时候,开始下雨了,脚几乎踩不住什么了,他也往下滑着,若是不小心他怕是就要摔下去了。
他拿出怀里的锁麟囊看了一眼,觉得安心就准备放回去,突然狂风大作,几乎要迷了他的眼睛,他紧紧地攥着锁麟囊没有松开。
脚底下的石块被风给吹落了,薛洋却腾不出另外一只手去抓住别的石块,他顺势往下跌落,唯一还手指沾在湿软泥土的左手让他不至于下落的太快。
鲜红的血从他的手指里渗了出来,他的右手握着那个宛若是空着的袋子,像是抓着全部,终于他支撑不住了,仿佛是断了翅膀的飞鸟,就这么笔直的掉了下去。
或许是命不该绝,他竟然还活着。
脑袋大概撞到了,疼得厉害,后背也似被什么咬破了皮,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后边的衣服已经破了,露出了他的肌肤,那肌肤上布满了血痕。
他堪堪站稳,越发攥紧了手里的锁麟囊,他没有说话,只是走得极慢。
那后来的几年级,薛洋的身上多了很多的疤痕,说不清到底是哪来的,可是最严重的心上那道伤,至今还没有结疤。
已经有些成熟的薛洋,一身白衣,握着他的锁麟囊,他弯了下嘴角:“听说夷陵老祖活了,试试便试试呗。”

评论
热度(54)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