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薛】代价

摸鱼←

代价——薛晓薛


青年遇见了神,神称赞了青年的勇气和毅力,作为奖励,神拿出了只有神才能拨动的时间轮盘。


一身白色衣衫的少年,安静地卧躺在一块巨石上,巨石旁是一汪清潭,正值夏日,此处倒是阴凉爽快。

少年是个怕热的人,既然无人看见,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胸口的衣衫大开,只露出里头薄薄的一层里衣。

他正闭目养神之际,一捧水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水珠还留在他弯翘的睫毛上,少年眨了一下眼睛,它便落下来了,就好像是他流泪了。

“阿箐别闹了。”他喊了一声,嬉皮笑脸的小姑娘从巨石后头绕了出来,少年拢了拢自己的衣服,“你不好好跟着师傅学习,到这里来做什么?”

“来瞧瞧师兄,听说师兄想下山了?”

“怎么?你也来劝我不要下山?早些时候听到的那些人间的话本,就数你听得最起劲了。”少年轻笑了一下,他走了下来,伸手揉了阿箐的头发。

阿箐做了一个鬼脸,皱了一下鼻子:“话本和真下山还是不一样的。”

“也没什么不一样。”

太阳已经刚刚开始往西边走去,正午刚过,最是炎热的时候。

“我最近又得了一个话本,从书阁角落翻出来的。”少年不想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他笑着抛出了故事,吸引阿箐的注意。

这一招声东击西奏效了,阿箐果然更着迷少年的故事。

“看惯了那些正义人士,这次故事的主角却是不同,是个恶人。”

“恶人?恶人也能当主角?那这故事一定没什么有趣的。”

“恶人自然也能当主角。”少年弯了弯眉眼,“若都是好人当主角,那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不平事。”

少年看阿箐还想说什么,开口小声地像是打趣又似威胁道,“你还要不要听了。”

阿箐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话了,只是有点不满意地瘪了瘪嘴,一双眼睛还亮晶晶地看着少年。

“恶人叫做成美,他当然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是恶人的,他小时候是一个孤儿,在七岁那年有人给了他糕点让他送信。他去了。信没送到,糕点也没了。他实在太想再吃一次糕点了,他求着那个人再给他一块。可是,那个人没有给他,甚至推到了他,然后......”

“然后?”

“然后那个人让车夫开车,于是车轮就这么碾过了孩子的手,手指被一根根碾了过去,他的小指当场成了一滩烂泥。当然他报复了欺负他的那家人,否则他也不会是恶人了。”

......

“那位道长自杀了。恶人想要把道长变成走尸,却没有办法收齐他的魂魄。道长再也回不来了。”

“是恶人自作自受的。”阿箐义愤填膺地说着,“他活该!”

话说出了口,阿箐又泄了气:“虽然他也算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吧,但是道长何其无辜啊。最后呢?”

“最后啊,人们把他们写在了话本里,恶人的名字和道长的名字总是放在一起,以敌人的名义。因为无人知晓那义城几年的亲密。”

“我讨厌的这个故事。”

“这是我在山上最后给你讲的故事了。”

又一日清晨,少年拜别了师傅,他下了山,去了他想要去的地方。

但所寻无果,又拜访了姑苏蓝家之人,一而再再而三,终于得了一个问灵的机会,问灵几回,却仍未得所踪。

或是不存在,或是未死去,少年心知肚明,他未能与之相逢,是他自作自受。

他该要哭泣,可这是为谁落泪呢?

姑苏有客拜访,金星雪浪的青年风度翩翩到来,金光瑶看到了和蓝曦臣站在一起的少年,他有些好奇地发出了疑问。

“这位是?”

少年像是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行礼告知,一身白衣,气质出尘。

一字一顿,清晰万分。

“在下薛洋,师从抱山散人。”


凡人怎能动神的轮盘,总要付出最痛的代价。


评论(11)
热度(61)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