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薛晓】不是恋爱是结婚(1-2)

现代paro,明星洋X粉丝晓,无脑甜XD

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更新也会放在此章里,不再开新章ok

不是恋爱是结婚——薛晓

【1】

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只在报道一个人一件事。

退出娱乐圈多年的影帝夷陵老祖魏无羡结婚了,对象还是出了名的高冷导演蓝忘机,这简直是2069年度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在之前魏无羡拍《夷陵老祖》的时候就说他们两个不对盘,粉丝对头吵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哪怕距离魏无羡退圈多年也没有好转,结果就在69年的最后一天突然就爆出了他们结婚五年的消息。

粉丝的脸啪啪啪地被打肿了。

当然在这个男男结婚已经合法并且常态的时代,并没有会去歧视他们的性取向,在性别认识的课本里,也明确说明了,喜欢谁都是每个人的自由,无论男女。

这条惊呆娱乐圈的新闻一出来,简直是一场灾难,别说普通人吃瓜吃得莫名其妙,就连魔博都瘫痪了几个小时。

至于魏无羡本人倒是不见了踪影,要稿不要命的记者没有办法只能掉转头去找魏无羡名义上的徒弟另一个影帝薛洋,从他的口里探探口风。

薛洋比魏无羡好找一些,今年刚离开娱乐圈的他开了一家甜品店,没事就待在店里,没有多少人知道薛洋的甜品店,记者还是从小道搞来的消息。

薛洋的性格的确是让记者头疼,更别提让他认魏无羡做师傅了,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当然这称呼不过是他们的当初一个综艺节目的历史遗留问题,魏无羡的人设是薛洋的师傅,从此魏无羡总喜欢在薛洋身上找口舌之快。

乔装打扮的记者进入了甜品店,他花了高昂的价钱购买了一个蛋糕,然后他打开了口袋里的录音笔,装作不经意地开口:“哎,你听说了嘛?魏无羡竟然和蓝忘机结婚了?”

正在放蛋糕还带着口罩的薛洋头也没抬,他只是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他们这么秀恩爱早就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以为他们不和。不和到床上去了也是特别。”

“所以他们还十分相爱?”

“当然啦,不相爱结婚干什么。我十分怀疑这是他们自己放出来的消息,谁偷怕还拍得跟杂志一样。”薛洋把蛋糕盒绑好了缎带,放到了桌面上。

记者伸手拿过了蛋糕,壮着胆子又问:“他们是《夷陵老祖》这部戏结缘的嘛?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结婚,实在是太意外了。”

“一共539块,没有,他们竹马竹马,蓝忘机看上他好多年了。”薛洋示意记者扫码,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出了声,“不就是结婚吗?我也结婚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薛洋手指上的戒指闪得刺眼。

记者吓得差点按断了自己的录音笔。

大概后来有很多人都还记得69年最后一天,那天早上魏无羡和蓝忘机结婚刷爆魔博,那天的晚上薛洋隐婚的消息爬上热搜,每个人都在扒薛洋隐婚的对象。

人们顾着吃瓜,69年的最后时光就这么过去了,而70年的开头,他们也还在继续吃瓜。

在家里刷着魔博的晓星尘叹了一口气:“还说魏无羡他们是故意的,我看你才是故意的吧。你应该早就知道那个人记者了。”

“是他录音笔的声音太响了。”薛洋过去环住了晓星尘的脖子,“我想起我们的事了。”

两年前的那个雨天,不是最初的开始,却是他们了解的起点。

故事刚刚开始。

【2】
那是66年的魔都下过的最大的一场雨,地面的排水系统已经瘫痪许久了,哪怕是高地势的街道也积了厚厚的一层水。

没有预警的情况下,人们被困住了,当然也有人趁着这种情况谋取一笔的钱财,租借贩卖雨伞的生意好得过分,虽然也遮挡不了什么雨,但是好歹有一些心里安慰。

晓星尘当天没有工作,等到要吃午饭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没有食物了,他思考了一下,决定去小区里一家开在十号楼里的小超市里买一些泡面,这样就算晚上水也不褪去也没什么大事。

他穿了一件雨衣,又撑着伞出了门。

外头的雨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倒下来的,地面上的水浑浊不堪,还好不是泥地,否则真的连路都没有办法走了。

一瞬间,晓星尘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电视中的世界末日。

开在十号楼里的小超市没有遇难,小区地势本来就高,又加上了台阶,此刻虽然水已经没过了小腿中部,但也还算好,小区的人都愿意到这家小超市买点什么,小超市发了一笔横财。

晓星尘一只手在雨披里护着袋子,另一只手举着伞,天太暗了,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色。晓星尘出门的时候也着急,忘了带眼镜。

才刚出了十号楼,晓星尘就撞到了人,一撞他倒没有事情,对方被他一下子撞到在了地上,这下好了,衣服不仅湿了还彻底脏了。

晓星尘度数很深,此刻看不太清那个人的脸,只能知道是一个男子,他把伞递给了那个人:“那个……我很抱歉,不嫌弃也没急事的,你要不到我家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等雨停了再走。”

那个男人看了他一眼,他又整理一下连衫帽,他点了点头,接过了晓星尘手里的伞,他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跟着晓星尘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才开了口。

“我记得你,你是我的粉丝对不对?”

晓星尘当时就蒙了,如此耳熟的声音,他也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湿着,就跑着去拿了自己的眼镜,还没看清就升了雾气,他连忙去擦,雾气没有擦去,反而又湿了。

瞧着晓星尘这幅紧张的样子,男人笑得露出了标志性的虎牙,他就这么走到了晓星尘的面前,他离得很近,就算近视他也能看清那个人的长相。

是他连做梦都曾做到过的青年。

“阿洋。”他说出了他的名字,那是他们给予他亲昵的称呼。
薛洋撸了一把头发,他凑在了晓星尘的耳边:“你把我带回来了,你想对我做什么呢?”

晓星尘已经有点混乱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话却是脱口而出了:“请你吃饭。”

所谓的饭就是刚从超市买的海鲜味的泡面。

薛洋觉得自己有一个假粉。

未完待续

评论(13)
热度(116)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