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向阳

迟了一点的小源 @洋葱小源 生贺w
向阳——晓薛
「我以为所有人都住在黑暗里。」
【一】
疲惫与疼痛感涌来,充斥了四肢,连脑袋中的思想都变得不再清晰,只剩下被揉碎了的记忆还顽固地卡在缝隙里。
眼睛早就已经模糊了,根本看不清前头到底是什么,血渗出了身体,甚至可以听到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又或者只是耳朵制造的错觉。
「要死了吗?」
他趴在地上,泥土染得他半张脸都脏了,大概就是这样,永远地躺下去,无尽地沉入黑暗里,他该被丢掉,因为他本来就是多余。
薛洋不信奉神明,神明对他并不公平,所以,神明也忘记了在这个时候要带走他的性命,苟延残喘,奄奄一息。
直到光明再一次降临,阳光照散了他眼前的浓雾,明月清风晓星尘与他狭路相逢,却没认出他的仇人,而是又白送了他一条命,这是薛洋多赚的。
【二】
前尘的纠葛自然也不可能让薛洋生了些感恩报答之意,一直死皮赖脸地留在晓星尘身边不过是因为好玩罢了,像是得了趣的孩子,拨弄抓来的小虫子。
晓星尘哪里知道那么多弯弯折折的东西,他只是救了一个人,胜造七级浮屠。这不知名的小兄弟能给让他笑一下,当然是越发喜欢了些。
抛开那些过去名字,义城的那些时候纯粹得像是洗涤过的,谈不上又多快乐,却也很快乐了。
虽是自小受了苦,后来也算有了好时候,若是夔州的肆意无赖是酣畅淋漓地痛饮了几坛好酒,金家的生活就是山珍海味堆叠出来的奢侈。
义城却不是二者,只是一颗糖的味道。
【三】
又是夜半起身,薛洋没了对晓星尘下手的想法,只是路过的时候,仍然停下来瞧了好半天。晓星尘当然是好看的,或者说这些修道修仙者又有几人不好看的,就算是被人唾弃的温家那相貌也是好的,至于他这个祸国殃民的大恶人算不上,自私自利的小恶人也是好看的。
当初晓星尘应也觉着他是好看的吧。
“小兄弟,你醒了?”
他盯着晓星尘出神,晓星尘便醒了,出口问了一句,带着他习以为常地温柔,薛洋楞了下,倒是笑出了声,他总是喜欢装可怜的,声音也就软了下去。
“这天转凉了些,一个人睡着怎么也有点冷,若是能和道长挤一挤,不知道会不会暖和些。看着道长睡得熟了,也不知道要不要叫道长。未曾想道长自个醒了。”
薛洋也躺了进去,那处小得很,两个人都不是十来岁的孩子了,紧紧得凑在一起,身子却是暖了,暖到了里头。
【四】
手里头握着今日份的糖果,薛洋盘算着不知道晓星尘手头上的钱财可还够用,要不要自己再塞些进去,反正也是拿了金家的钱财,他也不是心疼的人。
晓星尘是个不喜欢让人担心的,薛洋拐弯抹角地吻了好一会,晓星尘听出了自家小兄弟的言下之意,只觉得心底渗了一丝的甜。
「这便算家人了吧。」
日子是继续的百无聊赖,偶尔街上店里有人讲戏本,没有夜猎事情,他们也会凑过去听听。薛洋总是嘲着阿箐,说她听不懂还要听。阿箐是不管得,只顾自己听着。
那些故事都是江湖上的一些事,可掐头去尾也就不剩下什么真相了,编纂得引人入胜,哪怕做了戏本里的人,薛洋也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觉得那些人还好再编排些那三省里的事。
这事薛洋是不会和晓星尘说的,只是自个乐着。
【五】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空交织着漂亮的色彩,像是被谁泼了染布的染料,姹紫嫣红一片,带着光。
薛洋坐在门口有些无所事事地咬着小杆子,好似还能从里头嚼出一点甜味,阿箐才不愿意和坏东西在一块,她坐在院子里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远远地晓星尘就回来了,他没有竿子,走得却是平稳,就好像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道长,光落在他头上,那不是该被人藏起了的画,是该被人信奉的神。
“小兄弟是在等我吗?”
晓星尘嗅着空气中味道,浅浅地笑着,他歪着脑袋,薛洋甚至可以想象那双属于他的眼睛若能看到,是多么灿若星辰。
薛洋点了点头,想起晓星尘看不见,便站了起来,他伸手接过了晓星尘的篮子,顿了好一会。
“欢迎回来,道长。”
【六】
有什么东西从黑暗的泥土里面长了出来,向阳而生。

评论(4)
热度(107)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