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咕咕洋不想填坑

给框框 @唔...汪——随随 的生贺w祝框框新的一岁也开开心心啦w

现代paro,催稿晓X咕咕洋

咕咕洋不想填坑——晓薛

【一】

一觉睡到下午,外头的天都已经暗下来的,躺在床上的人还不知情,看了十二小时标示的时间,还以为他才睡下去十分钟。

各种联系方式的信息已经充斥了薛洋的手机,薛洋只是看了一眼就关掉了屏幕。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网络时代,薛洋也赶上了这个潮流,毕业之后反正有金光瑶养着,他就自己摸索着在网上写点什么。

这种事本来就是运气占了多数,要真的说起薛洋的用词遣句或者文笔那是肯定比不上一些实力写手的,可他的文便是写得爽快,让人看得爽快。

如此的快餐的时代,薛洋也就打下了自己的一块地,最初的兴趣被磨得差不多了,自然也就开始挖坑不填,真要说起来,他还能说上一句:“说出来你们不信,我脑海里它已经完结了。”

自从出了名,薛洋就挂在了金光瑶的文学网站的下头,虽然金光瑶不管薛洋做什么,可是稿子还要催的。

对于薛洋来说,稿子当然是用来逃的。

【二】

晓星尘是新加入维护网站的技术人员,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变成了薛洋的编辑,因为签了合同,晓星尘也只好先把这件事给做了下去。

可是薛洋根本是个不省心的,手机一关完全找不到人,真的把他弄烦了,电话打过去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顿骂。

简直一个熊孩子,而熊孩子就是需要管教的。

薛洋在网上的ID是降灾,看起来十分中二的名字,不过他写爽文的,自然这名字也让人看得挺爽的。

门被人敲响,还以为是外卖到了的薛洋,穿着拖鞋拖拖拉拉地走到了门口,推开门就看到了拿着手机的晓星尘。

愣了好一会。

“学长?”薛洋有些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你不是考研了吗?”

“阿洋?”晓星尘看了一眼手机的地址,又看了一眼薛洋,“你就是降灾?”

无意识地点了点头,晓星尘这就笑了起来:“以前交报告你也总是拖,如今还是喜欢拖啊。”

【三】

在薛洋发现晓星尘是打定主意要催他稿的新任编辑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晓星尘已经成功进入了薛洋的屋子,并且强硬地帮薛洋做好了家务,一起吃了早晚饭,然后他笑脸盈盈地把薛洋带到了电脑桌前。

“现在下午四点,距离截稿还有三天,你刚睡醒一定不困,吃了饭也不会饿,所以你可以安心地写你的稿子了。”

“骗人的吧。”薛洋喊了一句。

“你觉得我像是骗人的吗?”晓星尘的双手搭在了薛洋的肩膀上:“加油。”

时针爬过了十这个数字,薛洋文档却没有增加多少,晓星尘也就一直坐在了薛洋的一边。

其间薛洋想出了各种事情,可是最后还是被晓星尘拖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码字。

这样子写得一点也不爽。

大概也起了捉弄晓星尘的心思,薛洋整个人向晓星尘扑了过去:“晓星尘,我喜欢你,你不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就不写了。”

反正晓星尘这么正直的人绝对不会胡乱答应的,答应了就要负责任,晓星尘不会说胡话的,薛洋得意地笑了一下。

果然晓星尘愣了好一会,在薛洋以为晓星尘不会说话的时候,晓星尘开口道:“好啊。”

“骗人!”

【四】

三天后,薛洋还是成功地交了稿子。

至于晓星尘也没有转岗位,依旧留在了催薛洋的稿子的位子上,听说这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成功催稿。

负起责任的晓星尘身份也有了转变。

“你到底为什么要答应我啊?”

“那时候,有一个中午,你趴在桌子上睡觉,很好看。”晓星尘想了一会回答。

出乎意料的答案,薛洋咳嗦了一声,耳尖泛红,却还是认真地说着:“那你很早就喜欢我了?为什么之前不说?”

“考研啊。”理所当然的回答。

“真的不是骗我的?”

“我从不骗人。”

薛洋作为一只咕咕鸟并不想填坑,然而晓星尘之后仍然成功催稿无数。

一山更比一山高,“恶人”自有“恶人”磨。

 

评论(4)
热度(142)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