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弦白芷

真爱三人组莲音,织本泉,灰原哀
目前进化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吹←
抱歉,禁止转载啦w
吃薛晓薛无差,但不接受同一篇文里两个人互攻
我把洋洋当孩子,不接受任何洗白,也不接受任何黑
自认有点洁癖←自认有点玻璃心←
是个不称职的小透明写手
堕落到乱七八糟瞎写阶段←
目前主产薛晓薛无差,偶尔曦瑶,云梦双杰和追凌追←
不吃双道和宋薛!! 天雷法希!!
背景我家什什画的,头像是美月太太的画
绑画是我家二爷
小号:莲音是我妻°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啦(●'◡'●)ノ❤

【曦瑶/晓薛】晓看天色暮看云【7】

主cp转世带记忆的瑶妹X放弃一切把瑶妹放第一的蓝大,副cp转世没记忆的洋洋X重新活过来的道长

私设多如狗,果脯店店主瑶妹,伙计蓝大,酒楼店主洋洋,以工抵债道长。就是平淡小日常w故事大多不关联,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前提一前提二

正文一正文二正文三正文四正文五正文六

晓看天色暮看云【7】——曦瑶/晓薛

没看到庙会的薛洋有点扫兴,第二天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有一点恋恋不舍的样子,到最后他是直接被晓星尘给赶上马车的。

回去的时候他们就只租了一辆车,因为只剩下这一辆了,还好这辆车比较大些,能够挤下四个男子。

四个人都凑在一起,自然不会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唯一闹腾的也就薛洋一个人,偶尔还伴了几声孟瑶哄他的话语。

回去的路程不长,也就半天的功夫,回到家正好是可以准备开始晚饭的时候。

孟瑶没急着回自己的店,而是带着蓝曦臣去了薛洋的酒楼,只因薛洋还没下车的时候就开始闹腾的说着,他想吃馄饨了。

本来说着去找家馄饨铺子,结果临下车了,薛洋换了口风,偏要自己去包馄饨,想着他没看到庙会,几个人也就陪着他胡闹了。

面粉加入水,和成面团,孟瑶的手法不错,看起来做这种事已经习惯了,蓝曦臣虽说以前没自己做过馄饨,不过在旁边剁菜做陷还算有模有样。

晓星尘不会做这些事,只好在那边收拾着他们等会要用的碗筷,而明明是他想吃馄饨,却唯独他无所事事的薛洋就像个等着别人来伺候的大爷了。

他一会这边看看,一会那边瞧瞧,似乎找到了什么乐趣,手拍在孟瑶和面的桌子上,沾了一手的面粉。

几乎可以算作调戏,薛洋捏上了孟瑶的下巴:“来,给我笑一个。”

“好好好,薛大爷。”孟瑶无奈地笑了声,一如往年的配合,蓝曦臣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在薛洋去闹晓星尘的时候,默默擦掉了孟瑶脸上的面粉。

“你就这么顺着他。”蓝曦臣突然开口低声说了一句,孟瑶歪着头瞧着蓝曦臣,手指点上他的脸颊,也在蓝曦臣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白印子。

这种放松的时候,总能让孟瑶心情愉快:“我习惯了,不过,我也不一直顺着二哥吗?其实阿洋就是贪玩,无伤大雅。”

“阿瑶其实不需要顺从。”蓝曦臣回了一句。

沉默了片刻,孟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过了片刻,他开了口,似乎话语难得没有过脑:“我顺从的时候,得了高位。我不顺从的时候,得了一剑。”

孟瑶也该是怨的,这场怨,从金光瑶延续到了孟瑶。

蓝曦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嘴巴,他翕动了下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这一刻孟瑶才像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真抱歉,二哥莫把我的话放心上。”孟瑶的神色紧张,微微皱起的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他拉了拉蓝曦臣的手,希望吸引他的注意。

可蓝曦臣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拌着馅子,孟瑶产生了一股恼意,自觉的自己被人说八面玲珑那么久却犯了这种错误。

孟瑶又揉捏了几下面团子,面已经好了,蓝曦臣那里的馅子又差不多了,薛洋已经又回来了,身边跟着一个被他弄得像只花猫的晓星尘。

“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蓝曦臣突然说了一句,他擦了擦有点脏了的手。

少了一个人吃饭,薛洋还开心,听到蓝曦臣要走自然是举双手赞同,反正现在馅子和面团都好了,包包馄饨和煮馄饨也不算什么难事。

蓝曦臣走得脚步极快,孟瑶这下慌了,蓝曦臣若是说什么也就算了,可现在他一句话都不说,孟瑶或许清白,可金光瑶的那双手沾染了太多的血渍。

否则,他怎么会在最后刺他一剑呢?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孟瑶已经追出来了,他站在自家的门口,也生了一点怒意,他说的也没什么不对,蓝曦臣生气什么。

都到门口了,自然是不可能再回薛洋那里吃馄饨了,想着睡一觉应该也就好了,只是他有点就蓝曦臣走了。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孟瑶进了家门,几乎是在下一刻,他就被人抱进了怀里,一声声,一句句。

那个自诩算得上理智的人说着:“对不起。”

只有三个字,孟瑶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又听到了蓝曦臣说得那一句话。

对不起什么?其实蓝曦臣自己也不知道,为那一剑,为那时没信他,为当初没帮他,还是为当初太不懂金光瑶。

“二哥,我想吃面了,我记得城南有家铺子,面很好吃。”孟瑶就这么回抱着蓝曦臣,就这么埋在他的胸口,他看不见蓝曦臣的表情,只听见他说了一个好字。

这句对不起,是他奢望了许久,却从来不曾奢望可以听到的话语。

包得乱七八糟的馄饨出了锅,其实已经不能算是馄饨了,只是烂了的面皮和散掉的馅子,味道当然也就差了些。

还好薛洋和晓星尘吃的是干馄饨沾醋吃,伴着醋味其实也就不太介意本来这个馄饨该是什么样子了。

难得有一两个没坏的馄饨,也是稀奇古怪的模样,看得出是薛洋的手笔,就算只是这么几个丑得不得了的馄饨,也让薛洋沾沾自喜了许久。

吞咽下了面团,晓星尘看着薛洋等待夸奖的表情,他揉了薛洋的头发:“很好吃。”

“你喜不喜欢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口是心非这一点在薛洋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随即他自己吃了一筷子,“是还不错。”

“听别人说,过几日好像江湖有些事,我想要去看看。”吃到一半晓星尘说了一句,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薛洋看了他一眼:“不行。”

“你的意见与我无关。”晓星尘又回了一句,他塞了一个馅子进薛洋的嘴巴里,瞧着薛洋越发生气的表情,他却笑了,“晚些时候我就回来。”

“万一你不回来了呢?你还欠我钱呢。”薛洋似乎还想争辩什么,恶狠狠地,他咬着馅子,馅子煮了太久,味道太淡了。

“我从来不说谎的。”似乎只是随口一说,可是,这话出自晓星尘的嘴里,却莫名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薛洋没有接话,只是想着,早知道今天就不吃馄饨了。

评论 ( 5 )
热度 ( 90 )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