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及第一次见你。

【晓薛】光荣

深夜听歌之后的脑洞XD娱乐圈paro,洋洋和道长是一对歌唱组合,算是有原型,和原型关系不大就是了。

光荣——晓薛

【一】

金氏本是一个房地产公司,在金家的小儿子金光瑶接手金家之后,金氏开拓了新的行业——纸醉金迷的娱乐圈。

倒不是金光瑶看中了娱乐圈的吸金能力,若是推不出什么热门的明星,这就是个赔钱的行当,可现在金光善已经死了,金子轩也出去独立门户,如今的金家都尽数是金光瑶说了算。

最简单也最方便的造势方法,自然是开一场举国轰动的选秀,胜者的奖品格外吸引了素人的目光,无数人蜂拥而至。

金光瑶站在小房间里,透过特殊的镜子,他看着各位选手的表演,亮眼者有之,平庸的人自然也是有的,金光瑶看得都快倦了。

突然外头一阵嘈杂起来,似乎是出了什么意外,金光瑶揉着太阳穴走了过去,这还没出名就开始闹事,到时候也不知道若是以后真的出名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几乎是第一眼,金光瑶就看到被人群围绕的少年,那是个极其好看的少年,十足十的少年意气,带着几分清爽的感觉。

他似乎是撞倒了什么人,两边的已经吵起来了,少年的身边站着一个劝架的人,约莫要比少年大上几岁,也是同样的出色。

站在少年对面的人金光瑶就要熟悉极了,还是小小的个子,大概才十一二岁,眉眼精致极了,特别是眉间的一点红色,更是增了些许的俊俏。

“阿凌,你在这里做什么?”金光瑶走了过去,直接拉开了他们,手握住了金凌的小手,“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看到金光瑶的那一刻,金凌的眼睛都亮了几分,就像是找到了靠山了一样,他带着喜悦喊了一声:“小叔叔!”

人群发出了倒吸一口气声音,都觉得少年怕是没希望了。

身为来选秀的薛洋自然知道面前的人就是金家的掌管人,这次选秀怕是没戏了,薛洋白了一眼金光瑶,直接抓住了晓星尘的手。

“哼,这种选秀不参加也罢了,这种眼比天高的小破孩的小叔叔,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阿洋。”晓星尘看着已经上了火气的薛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也就释然了,他本就是陪着薛洋来的,如今薛洋不想参加,算了就算了。

“我看你是没什么才学,如今临阵脱逃吧。”金凌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个盛气凌人的薛洋,直接就怼了上去。

这下薛洋是彻底炸了:“你说谁没本事了,我还就不走了,如果我过了,你可要给我鞠躬道歉!”

“赌就赌!”

【二】

那是极其动人的声音,光是吉他拨动的旋律,都让金光瑶可以想象到曲子里的画面。

少年是天生的巨星,他光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站在他身侧为他伴唱的晓星尘就显得黯然了许多。

就像是太阳遮住了月亮的光。

一曲终了,被阻止参赛的金凌站在金光瑶的身侧,听完了整首歌曲,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在看到评委按下了通过的绿色按钮的时候,更是有几分不甘心。

金凌是有骨气的人,他走了过去,弯腰道歉。

薛洋没有原谅金凌,他只是微微地抬起了头,下巴对着金凌,他笑了下,仿佛世界都亮起来了。

这个薛洋会红,金光瑶这一刻就已经深深明白了这件事,薛洋不是未经雕琢的朴石,而是仅仅被布遮住光芒的钻石,他只差一个掀开布的人。

在选秀的时候,金光瑶就已经签下了薛洋,当然在薛洋的要求之下,他也签下了晓星尘,他们作为组合一起参加了比赛。

不出意料,这对组合一路闯到了最后,他们的名字是这么耀眼,仿佛他们才出道就已经站上了巅峰。

胜利的奖杯被薛洋握在了手心里,人群簇拥着他,他像是加冕为王的王子,头顶上飘散着彩纸,这一刻,他回过头看到了晓星尘,他弯眼冲着晓星尘笑了一下。

像是炫耀的孩子,冲着晓星尘挥了挥自己手里的奖杯。

那是没有旁人的庆祝宴,在最便宜的出租房里,放着两个人的生活用品,小小的桌子上,放着当年薛洋渴望了许久的香甜蛋糕,

“恭喜。”晓星尘倒了一杯果汁递到了薛洋的手里,那双在薛洋看到宛若星辰的眼睛里,仅仅倒映着薛洋的模样。

薛洋就着晓星尘的手,抿了一口果汁,就往晓星尘的身边凑了过去,他歪了歪头,就仰头亲吻了上去。

唇齿之间都是果汁的甜味。

“这不是我的功劳,是你的功劳啊,晓星尘。”他搂着晓星尘的脖子,“你当初要是不救下我,现在就没有薛洋了。”

剩下的淹没在一片缠绵里,床头的相框里放着一张照片,小小的两个人凑在一起,年纪略小的那个人,笑着露出了虎牙,他的脑袋抵在了另一个孩子的颈窝里。

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感情变成至死不渝的爱情。

在镁光灯的背后,在无人发现的角落里,在一切的最开始,名为相守的花朵,在彼此的心底绽开了它的花瓣。

只是从此往后,他们再也不是为了彼此而活。

【三】

仅仅三年,薛洋就走到了一线的位置,金家的资源尽数投在了他的身上,相对的,薛洋所给金家带来的财富也让金光瑶舍不得这颗摇钱树。

虽然薛洋和晓星尘是以组合的形式出道,可是薛洋和晓星尘的名气实在是相差太多,提到晓星尘的总是会被戴上薛洋。

这自然惹得晓星尘的唯粉不太满意,作为两者的cp粉,当然只觉得一片血红。

“如果你从云端跌下去,你会害怕吗?”坏心眼的记者向薛洋提问,这个云端有两种意思,薛洋不是傻子,也听懂了记者的言下之意。

他看了一眼坐在他身侧的晓星尘:“我为什么要害怕呢?反正如果我跌下去,晓星尘会接住我的。”

“要是晓星尘是在云端上呢?”记者再一次发出提问,说实话是有些步步紧逼了。

晓星尘接过了话题,他只是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含着浅浅的笑回答着:“那我就跟着阿洋一起跳下去,然后接住他。”

他说得这么认真,几乎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金光瑶看着节目,看着薛洋和晓星尘越来越明显的互动,皱起了他的眉头,适当的卖腐的确会吸引一些cp粉,可是如果真的成真,那么不仅仅是掉粉的问题,指不定就要退出这个圈子了。

就像当年红极一时的魏无羡和蓝忘机,曾经的如日中天,如今也变成了最寻常的普通人,再也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消息。

在薛洋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和晓星尘的组合解散,晓星尘被配给了两个新人,组成了另一个组合。

“这是为什么?!”薛洋找到了金光瑶,他质问着金光瑶,晓星尘站在了薛洋的背后,略带安抚地摸着薛洋的背,他只是盯着金光瑶,没有说话。

金光瑶看着晓星尘的动作,他举起了手上的杯子,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热茶:“我倒也很想问问你们,你们两个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应该是为了你们好吧。”

“为了我们好,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为了我们好!”薛洋狠狠地拍着桌子,“我是喜欢晓星尘,这很丢人吗?为什么不可以呢?”

“那你还想红吗?”金光瑶抛出了问题。

这下薛洋不说话了,他咽了咽口水,然后他转头冲着晓星尘笑了一下,他抓住了晓星尘有些冰凉的手:“可是晓星尘比红还要重要。”

“又不是要分开你们,这样反而能给你们打掩护,有什么不好的。”金光瑶平静地看着他们,耸了下肩膀,“晓星尘你是明事理的人,你会懂得吧。”

眼睛一下子明清起来,晓星尘点了点头,他伸手把薛洋搂紧了自己的怀抱里,下巴抵在薛洋的头顶。

“距离不是由别人说的。”晓星尘握住了薛洋的双手,他的温度从掌心传递给了薛洋,“无论多远,我觉得我和你都有这么近。”

【四】

 偷偷摸摸的爱情,似乎给薛洋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工作完之后,回到两个人的家里,就可以看到心爱的人,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极好的体验,薛洋爱极了这样的生活。

可是他越来越红之后,自己可以控制的时间被压缩到了一点点,这样实在让太不满足了,越来越多的工作压得薛洋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可惜,他和金家的签约还有许久才到期。

转眼又是八年,薛洋依旧和晓星尘在一起,只是不再是那么的轰轰烈烈,变得更为平淡,可是这种平淡里,也透着无法分割的强烈。

晓星尘后来和两个人组的组合,以组合里的两个人结婚双飞宣告结束,晓星尘本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娱乐圈,他便成了薛洋的经纪人。

几乎是照顾着薛洋的衣食起居,着自然是薛洋乐意看到的,能时时刻刻和晓星尘腻在一起,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薛洋和金光瑶的签约到期了,金光瑶无论抛出了多么诱惑的条件,薛洋都没有同意,人们都猜测着薛洋最后的选择。

“当真不签了?”金光瑶拿着报酬丰厚的签约单,向薛洋挥了挥,这些年来,他和薛洋也姑且成了朋友。

薛洋如若无人地坐在金光瑶办公室的沙发上,他摇了摇头:“当然是不签了。那么累的活,我可不干,以后啊,我就做你家小侄子的助理好了,星尘做他的经纪人。你看看你家侄子刚出道,就如此光芒万丈。”

“你做他的助理,你们不吵架就不错了。”金光瑶不由失笑。

薛洋在金氏的最后一天,他举办了个人的告别演唱会,人们都以为他是签约了别的公司,不再唱歌了,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造了一个噱头,而金家也乘最后吸一票金。

那是他和晓星尘的成名曲,却了晓星尘的合唱,显得有些单调,这是这场演唱会的收尾,安可声响了起来。

“很多年以前,我还是一个小乞丐,我帮别人送信,信没送到,还被人给打了一顿。我的小指也是那个时候断了的。”

薛洋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小指的伤口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有些从以前就开始粉薛洋的人,忍不住就开始流泪。

“我那时候以为我要死了,就算我死了,又有谁会在乎呢?”薛洋笑了,露出了他标志性的虎牙,明媚得像是刚出道时候的他,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可是,我被人给救了。”

“明明自己也是被收养的,却从自己的口粮里留出了我的那一份,我应该算是被他给养大的吧,后来他师父拗不过他,才也收养了我。”

“他很宠我,我想做什么都会陪着我,就连那时候我说,我想参加选秀,他也陪着我。”

“你们都说我站在了巅峰,这是我的光荣。”薛洋握着话筒的手有些颤抖了,坐在台下的晓星尘看着薛洋,笑得温柔。

薛洋顿了好久,才接着说了下去:“这不是我的光荣,是他的光荣。”他深深地鞠了躬,然后他说,“我爱你,晓星尘。”

措不及防的告白,让会场乱套。

“从今天开始,我将无限期地退出娱乐圈,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当初金光瑶问了我一个问题,如今我还是相同的答案。”

“晓星尘比红更重要。”

他丢掉了手里的话筒,扔掉了背着的吉他,他走到了舞台边,世界如此安静,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看着大屏幕里的薛洋和晓星尘。

“我要从云端下来了,你要接住我啊。”薛洋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晓星尘伸手了自己的双手,他点着头,下一刻,薛洋腾空,从台上掉进了晓星尘的怀里,晓星尘揉着薛洋的发丝,他亲吻了他的头顶。

“我接住你了。”他这么回答。

霎时间,掌声雷动。

“阿洋,你是我的光荣。”

【五】

金家新推出的新人金凌一出道就获得了无数的资源,在出道的第二年,他就获得了许多的奖项。

后来有人听到了金凌的助理在后台和金凌吵架,金凌的经纪人在一旁劝架,好事的人透着门的缝隙拍了一张照片。

从模糊的影子里,他似乎觉得金凌的助理和经纪人有些眼熟,像是那曾经的天王巨星的薛洋和他当众出柜的恋人晓星尘,可是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啊,大概是我看错了,这么出名的两个人怎么会做助理和经纪人。”

依旧拿着金光瑶工资的薛洋表示日子格外愉快。

评论(11)
热度(176)

© 空弦白芷 | Powered by LOFTER